皇上隆恩浩荡
皇上隆恩浩荡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18-07-24 17:19:23

新文《王爷,王妃喊你去做梦》已开,可在作者作品列表里看到,坐等大家来~~ *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 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 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 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 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 一,竖着走的聂弦音。 二,横着走的聂弦音。 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 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后记:(九)【全文终】

第001章 重口得很呢

  大楚,建隆十三年。

县衙后院

聂弦音坐在秋千上,荡悠荡悠,边荡悠,边抛出一颗蜜饯,然后仰脸用嘴接住,嚼吧嚼吧。

“弦音,你这小丫头原来在这里,叫我好找!”

聂弦音扭头,便看到衙门的师爷李仕急急前来。

“师爷找我有事?”小身子跐溜一下从还未完全停下的秋千上滑下来。

“是啊,快,快去前面公堂,又有人来找张大人断案了。”

“哦。”

其实想想,李仕找她能有何事?除了过堂,还是过堂。

聂弦音撇撇嘴,叹了口气,便拾步往前堂走。

**

聂弦音到的时候,县令张山已正襟危坐于前方主座,审讯却并未开始。

同往常一样,她是从被遮挡的偏门进的,然后掩于张山右手边的一块大屏风后面。

这般,她跟张山二人是可以互相看到的,堂下其他人看不到她。

不过,她却可以看到堂下一切。

因为屏风上有个小孔,配合上面的油墨画,相当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张山需要她的一项本事,又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断案靠的是她一个小屁孩。

什么本事呢?

她会读心。

对,只要看着对方眼睛一段时间,她便能知晓对方心中所想。

这也是张山之所以愿意收留她在县衙,给她好吃好喝的原因。

依靠她的这个本事,张山屡屡破获各案,名声鹊起。

朝张山略略颔了颔首,她便趴在小孔上朝堂下看去。

两个男人入眼,她眸光微微一敛。

两人都很高大,皆一身华服,一人白衣胜雪,一人黑衣如墨,且都生得极其俊美。

然,撇开衣着,撇开俊颜,单单这两个男人的气质,只一眼就让她得出一个认知。

绝非一般人,非富即贵!

特别是其中身着墨黑暗纹滚边锦袍的男人,未言未语未动,甚至未有任何表情,只随随在那里那么站着,浑身就散发出一种摄人的气场。

“见到张大人为何不跪?”首先开口的,是一旁的师爷李仕。

公堂之上,除非有功名在身,或者身份矜贵,其余人一律需跪,这是规矩。

黑袍男人未做声,也未动,白衣男子略一抱拳开了口:“方才已跟张大人言明,我们并非对薄公堂,张大人无需升堂,我们前来,只是想问张大人一个问题而已。”

“可是......”李仕准备再说什么,被张山扬袖示意打断:“什么问题?问吧。”

“谢张大人!早就听闻张大人明察秋毫、断案如神,任何人、任何事都瞒不过张大人的火眼金睛,所以慕名前来,就是想请张大人帮看看我三哥有没有说谎?”

白衣男子边说,边伸手指了指黑袍男人。

张山眼尾余光睃了弦音一眼,问对方:“大概何事呢?”

“事情是这样的,今日......”白衣男子稍显犹豫。

顿了顿,才继续道:“今日,我三哥被人发现在......在我二娘的房里面,两人衣衫不整,我父亲怀疑他们二人有奸.情,但是我三哥矢口否认,二娘又悬梁自尽了,人证物证都没有,根本没法查,所以......我父亲让我来找张大人帮看看......”

张山:“......”

李仕:“......”

三哥跟二娘?乖乖,这辈分......

不仅乱着伦,还重口得很呢。

而且,都闹出人命来了,还不报官不过堂?

这是想暗地里搞搞清楚就算了吗?

怕家丑外扬?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