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下)

  “你说的就是我?”我看着她,她也不作答,四目相对间仿佛针落可闻。

当然这些是沈凝永远也不会告诉我的,她带着容笙跌跌撞撞两月才到陈国,这一路上,容笙高烧不退,邺国老百姓见了容笙也不敢医治,谁都知道,璟安候顾容笙举兵造反被公主镇,压,如今已经是一个通缉犯了。沈凝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买了药嚼碎了给容笙,风餐露宿,艰难无比,但是她却并不觉得困难,只是唯一让她难受心寒的是容笙日日念的名字。

“阿凝。”

“阿凝。”

“阿凝。”

她想到了高墙之上盛装的邺国公主,那一瞬间全身发冷,她抚上容笙苍白的面容,心里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历经两月,她终于将容笙平安的带到了陈国,来接的正是沈槿,她一眼便看见了他腰间挂着的玉佩,那玉佩被折断了,沈槿一半,她一半,她知道,沈槿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哥哥,心里忽然就腾升出一个恐怖的念头。

容笙在到达陈国第八天醒了过来,她就守在门外,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从榻上坐起,嘴里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是阿凝,又是阿凝。她将手中的端着的药砸在地上,转身而去。那一刻,她是那样的嫉妒这个叫“阿凝”的女子,为什么,明明两个人这般敌对,明明那个阿凝刺了他一剑差点要了他的命他心里想的却还是那个叫阿凝的女人?

她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重新熬好了药端给容笙。手腕却被他一把拉住,他道,“沈槿说是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

沈凝笑了笑,如同坠入寒冰深渊那般冰冷,“二皇子能给我什么?”

“只要你想要的,我一定都满足于你。”

“二皇子你能娶我吗?”

她觉得她疯了,没错她是疯了。沈凝清楚的看见了容笙脸上的惊讶,她又笑,“我只不过是与二皇子开个玩笑罢了,就像告诉你一声,这世上也有二皇子你不能满足的东西。”

容笙愣了愣,“你叫什么名字。”

“阿凝。”

意料之中,她看到容笙脸上那抹惊讶,不等他在说话,兀自离开寝殿,找到沈槿。以玉佩相认,以二十年分别作弥补,让沈槿帮自己换皮。

那种硬生生从脸上割下皮肤的痛她至今都记得,疼的入骨了,她便带着面纱去看看容笙,在他居住的寝殿里,她又一次坚决了换皮这个决定,那里面挂着的是高墙上女子的画,挂满了整个寝殿,女子的笑,女子的哭,她每一个表情,都在他的画里表现的淋漓尽致。沈凝冷笑,拂袖而去。

换皮历经八月,直至她自己在镜子中都看不到昔日的自己她才去找了容笙。

换皮又怎样,痛苦又怎样?只要那个人的心那个人的眼能在自己身上多放一眼,都是好的。那些时日,容笙日日夜夜与自己待在一起,就算是个替身她也认了,她告诉容笙,他爱的阿凝在镇。压之后当了女皇,他爱的阿凝早就记不得他了,他爱的阿凝亲手刺了他险些要了他的命。

终于,她有了她想要的结果,容笙是那般恨着阿凝。恨不能白头,恨不能相守,够了,这就是她要的结果,容笙这辈子有她相陪足够了。她看着容笙振作,看着容笙派了沈槿潜入邺国,也看着容笙每逢收到沈槿来信后翻涌的恨意。

三年,她终于等到容笙不爱阿凝了。终于等到容笙毫不留情算计阿凝了。终于等到容笙在看到自己对付阿凝后这么维护自己了,足够了。

她笑着看着我,看的我头皮一阵发麻,听着沈凝讲着她与容笙的故事,我觉得好笑,扭头去看着她,“你觉得你给我将这些是在炫耀吗?”

“不是吗?”

“你是故意讲给我听让我离容笙远远的吗?”我兀自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可惜皇后你的如此算盘打错了,我呢,既不难过也不伤心,我记不得以前的事了,所以你说什么都跟我无关。要说唯一跟我有关的那便是这皇位了,你叫他最好坐稳点,不然哪天又会同以前一样被我再刺一刀。”

“就凭你?”

“那我们走着瞧。”将茶盏一扔,我起身就看见立于殿门前的容笙,冷冷的看着我,负着手,不置一言。一颗心忽然一沉,我努力稳了稳身形,对他笑,“我没能力治好你的皇后,我回冷宫了,若是想杀我,尽管来就是了。”

从他身边擦过,手腕被他猛地一拉,耳畔是一句好久没听到的,“阿凝”。

15(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