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 见面礼

  晨阳的光照在云海棠脸上,痒痒的,暖暖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嘟着小嘴,满脸不情愿的直起身子,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云海棠一个不留神,撕扯了一下,感受到下身的坠痛,云海棠龇牙咧嘴的撑着身子,撇撇嘴,看向旁边冰冷的床榻,淡淡一笑。

她早知道了,她是墨家威胁整个云家的砝码,因为这一代,云家的主系,只有这一个嫡女,无子,她对云家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这算盘打的可是震天响!

但是,奇怪的地方在于:她是云家嫡女,从小万千宠爱,张扬嚣张,为所欲为,从进宫到现在,受了那么多的苦,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也早就委屈的哭了!她却一直淡漠疏离,没有对羞辱做出任何反应。

云海棠端坐于凤塌前,面容清冷,嘴角含笑,笑却不达眼底的冰霜,墨发轻盘,妩媚如斯,淡点胭脂,柳眉不描而秀,朱唇不点而红,好一个江南佳人,而佳人眉间,却是化不开的失落……

云海棠冷冷的看向面前狗仗人势的宦官,不做言语,面前的太监微微屈膝,面容满是嫌弃,阴阳怪气的说到:“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旦雨看见这个奴才如此不尊重她的主子,气鼓鼓的嘟起嘤唇,满脸愤慨,云海棠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看着面前自顾自的阉人,云海棠浅浅一笑,千山水乜:“公公真是老了啊,本宫让你起身了吗?”刁蛮任性的右相嫡女,回来了,珧图气的嘴巴一鼓一鼓的:“老奴给皇后娘娘请安!”说完,也不等云海棠接话,连忙大喊:“新立皇后云家嫡女接旨!”云海棠笑笑,半蹲于地:“臣妾墨氏接旨!”

“吾妻皇后娘娘贤良淑德,特此其居焕颜宫,钦此!”下人们低低的笑声传来,云海棠毕竟是大闺女,何时受过此等羞辱,强压住眼泪:“臣妾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焕颜宫,与冷宫何异?只是更荒凉,更破旧罢!

“公公慢走,不送!”珧图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什么破皇后,水都不给一口喝,其他宫里的主子再好再坏的事都是有赏银的,这宫里的主子倒好,直接拉下脸来下逐客令,恨恨的看了云海棠一眼转身一扭一扭的走了。

旦雨担心的问:“主子,这珧图可是皇上身前的红人,而且也是个记仇的人,怕是免不了给主子小鞋穿!”云海棠张狂的大笑一声:“再怎么得宠也只是个奴才,有那个老爷脾气,却只有奴才命!既然是伺候人的,何苦一身傲骨,平给自己添堵!”旦雨和花蝶连连点头,抑制住心里的不安。

话虽然张狂,云海棠心里却叫嚣着:“云海棠啊云海棠,你可真是拉的一手好仇恨,这才一会儿,你是做了什么有损阴德的事情?又多了一个仇人,这日子怎么过啊……”想着以后宫中的日子,云海棠更是觉得生无可恋了!

一个太监尖锐的声音像被踩着尾巴了:“滟皇妃到!慧妃娘娘到!旗妃娘娘到!莲妃娘娘到!容嫔娘娘到!丽嫔娘娘到!瑛嫔娘娘到!苏贵人到!菱贵人到!恬贵人到!素常在到!媛常在……”

旦雨窃笑着看向已是一脸黑线的云海棠,正欲打趣,却不曾想云海棠朱唇微启,云淡风轻的说:“那个太监,打扰中宫娘娘休息,杖毙!”众人皆惊,脸上一惧,呆楞住了。

云海棠眉角含笑,仿佛刚才修罗一样的女人不是她,其实这不是云海棠刁蛮,近日她发现好些宫女下人仗着她不受宠,懒散傲慢,她是为了杀一儆百!这是她思考了很久的,她要让所有人知道,不管她是虚名还是实份,她就是天邳国的一国之后!还容不得下人们造次!而且,她是皇后,这什么常在、贵人都要打扰她,这个太监也看不起她还是怎么的?

她冷冷的看着面前无动于衷的下人,嘲讽的勾起嘴角:“怎么?我的话没人听吗?”众人急急忙忙将那个太监拖了下去,远处,响起一阵杀猪的嚎叫,渐渐淡了。

各位娘娘们也愣了,这是个什么意思?下马威?齐齐屈膝:“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美眸微转,看向面前心机不纯的女人们,淡淡颔首:“妹妹们无需多礼!”

容嫔最先站出来:“皇后娘娘万福金安,昨日妹妹未来拜访姐姐,今天特来补上,望姐姐见谅!”秀手一挥,一名青衣女子端着一件“落阳舞蝶”奉上前来,落阳舞蝶,当年名冠京城的舞衣,华美至极,美得勾人心魂,云海棠却不为所动:“妹妹客气了,如此贵重之礼本宫受不起。”众人还欲说什么,云海棠摆摆手:“妹妹们,本宫乏了,改日再聚吧,有什么见面礼就交给旦雨吧!”,众人哭笑不得,这皇后娘娘可真是干脆,见面礼?真是直白啊!

落阳舞蝶,当年云海棠生母——宋涵依是青楼花魁,卖艺不卖身,以一曲名动京城的剑舞得到云海棠父亲青睐,苦苦追求,修成正果,当然,一名毫无背景的女子被抬为了正妻是因为在嫁入云家之前,宋涵依就坚定的说了,她不会做小,而云海棠的父亲也答应了,如此,便有了云海棠,可惜的是,宋涵依生云海棠时难产,死于当日,而云海棠的父亲,也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才缓过来,痛哭了一场!

而落阳舞蝶为何会落到云水容手里,就不得而知了,云海棠自然知道云水容的意思,羞辱她的出身吗?可是她别忘了,在云家,她是嫡女,在皇宫,她是皇后,她终究是不及她!

看着面前嬉嬉闹闹的人群,云海棠瞬间一个头两个大!草草了事,翻身回塌睡了个回笼觉,再睁开眼,却把她吓得不轻!

看着眼前睡的比她还沉的人,云海棠哭笑不得,静静的看着熟睡的墨渊脸上难以掩饰的倦容,云海棠竟有些心疼这个少年皇帝,素手轻轻抚开墨渊轻皱的眉头,做噩梦了吗?

云海棠挣扎着想站起来,墨渊像是感受到了般,手轻轻的环绕住她的腰身,下意识的不要她离开,嘴里轻唤:“梦儿,你回来吧,朕知错了,朕不要这江山了,什么权势滔天,什么锦绣山河,什么美人如画,朕都不要了,可好?不要离开朕,朕不能没有你,渊不能没有梦儿!”

心,微微一颤,费尽心思,以命为博的皇位都能拱手相让,他,是有多爱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又为什么要离开他?梦儿?是的,梦儿,脑海里一阵刺痛,梦儿梦儿,直觉告诉她,梦儿,和她有关系!颓败的放弃,静静凝视着墨渊,墨渊,你,究竟有什么痛苦的过往,会让你夜半呓语?

叹口气,乖顺的躺回去,纤细白净的小手环住墨渊的腰,小脸埋在他的胸前,找一个舒服的位置,浅浅一笑,沉沉睡去,云海棠的执念从来不难,不求天长地久,但愿曾经拥有。

感受到怀里可人的动作,墨渊嘴角轻扬,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梦儿,是你吗?

2 见面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