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黑风高钻狗洞2

  思绪最后一点一点的飘回,如失去支撑的树叶,从树上飘落到床上不大方方正正的包袱上。

就此僵持了很久,等到远处钟楼的声音敲响,预示着已到黑夜,父王一行人从中午出发已经走了很久了,欣暗才长舒一口气,松弛的身子紧绷起来。

一手拉起挂在墙上的斗篷,在空中打了一个转,披在欣暗娇小的身子上,把她严严的包裹在其中,布料刚好拖到欣暗的脚裸,襟带翻飞,更添一层王者霸气。

伸手取过胸口的鬼面具,贴脸带上,把那张孩子的面容生生的变成了恶鬼。

推开窗户,右手向后一抓,包袱被吸到欣暗手中,挂在背上,紧紧地贴在后背,斗篷向后一扬,空气鱼贯而入,托着锦绣腰带,欣暗一只脚踩上窗框,一蹬,整个人在夜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

欣暗张开双手,减少阻力,排飞荡到前面的披风,一支手点瓦砖,再次让本要着陆在墙上的的身子打了一个侧手翻落到墙下,双脚又一蹬墙,几个旋转,绕开了侍卫,躲到皇墙一角。

这些动作欣暗做得行云流水,不带半点迟疑。

扶着红色的墙砖,冰冷沁骨,脚下的白色地砖有些已经爬满了青苔,夜晚绿莹莹的一片,甚是滑人。

头顶飞过的黑影不知是归鸟还是蝙蝠,印照出短暂的一片黑暗。

一想到黑影,欣暗就不自觉的联想到那天与自己大打出手的人,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却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敌意,虽然坏坏的,但是有些举动还是流露出贵族的优雅气质。

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吗?

其实欣暗本想借助这些黑影一闪而过,翻墙出去,但是小腹突然一痛。

妈呀!怎么现在来呀!

因此不得不改变计划了,欣暗揉着肚子,悄悄地扒开角落的一团草,下面露出一个狗洞,呈不规则图形,但尖利的的地方已被岁月磨平,顶多蹭出一些青紫的印记。

欣暗把扒开的草往下面压了一压,撅着屁股探头出去,左右望望,确认没有危险后费力的伸出两只手,压着墙面,放低身子,像个毛毛虫一样蠕动,最后把两只脚拉出来,抖抖斗篷上的灰尘,嫌弃的甩掉被湿气弄饱满的青苔以及一些其他植物。

刚才地上还有一些小虫子,好奇的想朝欣暗跳过来,都被她一口气吹出几分米外。

最要人命的就是地上很凉,接触到她的小腹的时候简直就是趁她病,要她命!还不能弄出一点声音,就怕招惹来侍卫,把自己关进地牢。

唉!必霄现在应该还在偏门那里等着自己吧,要不是怕她等久了,欣暗完全可以等刺痛缓和一下现在走的。

不过再痛也没有什么,终于出宫了,欣暗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条人集荒芜的小巷,几户人家的大门关着,门前挂着玉米等食物,屋檐上不时滚落下几滴积水。

半天这大街小巷肯定也会很热闹吧!

抬脚向外走去,惊动了不知是哪家的看门狗,在门内狂叫起来。

一时间此起彼伏,充斥着真个宁静的夜晚,而欣暗的身影,早已融进一片无灯火照耀的夜色中。

月黑风高钻狗洞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