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交易

  已是凌晨的3点,卓世文也没有丝毫睡意,坐在书桌前,他像是在等着谁。屋外的雨越下越大,电闪雷鸣的,让人听着就惊心。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他知道,是她回来了。

卓梦推开了书房的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湿透,沾黏在她娇瘦的身躯上浸心的冰凉,她的发黏成一团一团的很是狼狈。卓世文看着她有小小的吃惊。她的样子很狼狈,她的眼神却很坚毅,他想,她应该没有什么时候是比现在更清醒、更勇敢的了。

她站在书桌前,直视着她的父亲,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甚至比看到一个陌生人还要来得冷漠。

“我可以和江楚凡结婚……”

她对他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卓世文浅浅地笑了,这个答案早在她踏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

“很好。”

他简短地说了两个字,对于他的忽视卓梦也有了免疫,父亲一直都是这样对她的,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她浑身发着颤,不是因为身体的冰冷,而是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不是最讨厌母亲和我的存在吗,我嫁给江楚凡,我永远都是卓家人,你永远也别想甩掉我和我母亲的存在!”

卓世文沉下了眼神,脸颊紧绷,他强力隐忍着自己胸口涌上来的怒气。

她冷冷地笑着,缓缓地转过身她慢慢地离开,身子已经开始僵硬了,支撑她身体的力量也被抽走,她的背影显得有点佝偻,拖着冰冷的身子她一步一步挪出了书房。

......

那天过后,卓梦就大病了一场,没有去学校上课,连房门也没有出过,每天就是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地睡着。

“卓梦……卓梦……”

朦朦胧胧中听到一个声音,好像是徐妈的。她缓缓地睁开眼,看到眼前站着的的确是徐妈。她伸出手抚上徐妈的手臂,借着她的力她撑起自己的病体,倚靠在徐妈替她垫着的枕头上。

“卓梦,施小姐来看你了……”

徐妈轻声地对她说道,眼睛红红的,看着卓梦虚弱的样子,她心疼得不得了。

“洛洛?”

徐妈让开了身子,让她能看到她身后站着的施洛洛。

“洛洛……”

她看到施洛洛,尽量让自己能露出笑容来,却没想那个笑容让人看了更加地心疼。施洛洛早就想哭了,只是强忍着泪,不让它流出来而已。徐子珊看着这对泪眼朦胧的好姐妹,也知道自己不该在这里多留。

“施小姐,你在这里帮我照顾下小姐,我去给她弄点吃的。”

“好。”

施洛洛应下了徐妈的请求,徐妈对她笑了笑便出了房间。屋里只剩下她和卓梦两个人,这也让她们轻松了不少。卓梦向她伸出了手,施洛洛自然而然地向她走去把手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卓梦对着施洛洛甜甜的一笑,像个做错事的小妹妹一样,拉住她的手,将她牵引到床边坐下。

“你怎么会来,你不是最讨厌来我家的吗?”

施洛洛狠瞪了一眼她,拿过床头柜上的药,她一边给她递水一边没好气地说着她。

“是啊,我是不喜欢来你家看到那对母女,可要是我再不来的话,以后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说我能不来吗!”

卓梦知道施洛洛是在关心她,可她说得也太恐怖了点,接过施洛洛递过来的热水,她笑着说道:“我只是感冒,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是吗,小感冒你怎么可能躲在屋子里大半个月不出门。”

刚刚还满眼泪水的施洛洛一和卓梦抬上杠就又恢复了她泼辣的性子,卓梦有时候还真是有点怀疑那个柔情似水的女子是眼前这个大咧咧的女人吗。

卓梦冲着施洛洛撇嘴笑过,将手心的药送进嘴里,喝掉一大口水也冲不干净嘴里的苦涩。

“伯父……”施洛洛欲言又止。“他替你办了退学,你……知道吗?”

放下水杯的手有片刻的停留,但卓梦很好的掩饰过了她的失神。

“不知道,但也不难猜。”

“你真的要嫁给江楚凡?”

施洛洛问得有些急切,原来她虽然打趣过她,但那只是玩笑,她从来没想过卓梦真的会嫁给他,还那么快。

“你知道这件事了。”

施洛洛软下身子,说起她们共同生存的圈子时,她不免多了几分无奈和讽刺。

“卓氏集团和九峰国际联姻这么大的事满世界都在宣扬,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听着施洛洛的话,卓梦也觉得很悲哀,明明当事人都在痛苦,可偏偏全世界都在庆祝。施洛洛拉上了卓梦的手,脸上没有了往日的不正经,她一脸的严肃。

“回答我卓梦,你是认真地吗?”

施洛洛难得一回地认真,可她较真的事卓梦偏偏不想那么较真。她苦笑着,靠着床头柜,她有些疲倦地回答。

“没有所谓的认真不认真,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

“怎么能这样……你就不反抗吗?”

要是换做是她自己,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这档事的。

“你觉得,我能反抗得了吗。”

卓梦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施洛洛能看到,她眼底的悲伤有多浓,哀莫大于心死,她的心还没死,所以她就一直这么痛着。卓梦反抗不了,没有人比她这个好姐妹了解,卓梦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如果她的父母要逼她和不爱的人结婚的话她还可以以死相逼,可卓梦连死都逼不了他的父亲。她很幸运,有一对疼爱自己的父母,他们根本舍不得她受伤,但是卓梦呢,她就算死卓家的人怕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吧,他们,就是那么的冷血。

“那宫野呢,你和他又该怎么办。”

她和宫野之间的事除了求婚那件事以外卓梦从没有瞒过施洛洛,所以他们之间的事除了他们自己就是施洛洛最清楚了。

“我和他……”

卓梦的心瞬间揪了起来,只是想起他一点点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刀扎着一样,鲜血淋漓却不能死得痛快。

“已经不可能了……”

她呢喃着,眼里满是绝望。

“洛洛,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他,我好想见到他,可是,我不能再见他,以后都不可以,我要和他断得干干净净就必须隔断来往,我好难受,心好痛,就像是要碎了一样……”

她强忍着泪水不流下来,可泪水太多了,她根本控制不住,她捂着胸口,说出的话都开始嘶哑听不清楚。

施洛洛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里酸酸的。

她伸出了双臂,强笑着对她说道:“过来,我抱抱你,也许我抱着你就没那么痛了。”

看着施洛洛的笑容,卓梦也笑了,可马上她的嘴角就撇了下来,扑进了施洛洛的怀里,她大声地哭着,像是要把她所有的痛都哭出来一般,她的悲伤铺满了整个屋子……

房间外,徐子珊端着食物站在墙边,听着屋里的哭声,她默默地擦掉眼角的泪水。

......

卓氏集团千金与九峰国际第一人的婚姻被记者们一波接着一波的炒作早已是街知巷闻的“新鲜事”了,商场上的两大巨头的联姻,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人们乐于关注的焦点。但无论外界为这场婚姻闹得怎样的纷纷扬扬,卓家也是如常的平静,准新娘也是在浑浑噩噩中度日,即使是有最好的朋友陪伴。

阴雨天气已经过去,外面的天也渐渐有了阳光和蓝天白云。金色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地板上,照亮了整间屋子,却照不到卓梦待的那小小的一方天地。

她蜷缩在窗子与墙相连的角落里,粉蓝色的窗帘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庞,她闭着眼扬起了头,想接收到一点点的暖光都不行。

施洛洛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着这样阴沉的卓梦,她也乱了心神,这样的她总让人看了心疼又心酸。

“卓梦……江先生来了,老爷和夫人让你下去……”

施洛洛一听到要让卓梦去见那个男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这都什么父母啊,自己的女儿都这样了他们还逼她做这做那。

“不去,不去……卓梦哪儿都不去,谁也不见,让那个江少爷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洛洛……”

卓梦一声喊住了情绪激动的施洛洛,看向站在门口的徐妈,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感情。

“告诉老爷,我换一身衣服就会下去。”

听了她的话徐妈才松了口气,要是卓梦真的不下去她还真没什么借口好去搪塞。

“好。”

徐妈一走施洛洛就爆发了,她真的搞不明白卓梦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都这样了还要去见那个人,你不是自己找虐吗?”

“他已经是要成为我丈夫的人,躲得了这一次我还能躲他一辈子吗?”

她看向了施洛洛,眼里没有情绪的波动,在施洛洛看来她已经没有比这更绝望更悲情的眼神了。施洛洛闭上了嘴巴,默认了卓梦的话。她说得没错,他们结了婚,她怎么还可能躲得掉。

......

卓梦一下楼许晴就殷勤地招呼着她,看得施洛洛一个劲地掉鸡皮疙瘩。

“卓梦,快过来看看,楚凡都为你准备了什么。”

楚凡?卓梦听着许晴这么亲热地叫着江楚凡的名字就觉得刺耳,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已经变得那么好了。

“是什么?”

即使卓梦再怎么不感兴趣他带来的东西她还是要看看,乖宝宝当习惯了她不习惯当面拒绝人,那样谁都尴尬。

接过许晴手上的宣传册,她看了一眼,的确是她喜欢的东西。许晴看她看得入神,不失时机地在她耳边吹捧着即将成为卓家姑爷的江楚凡。

“楚凡知道你喜欢这位日本大师的设计,特地飞到日本请他为你们设计结婚礼服,你看他对你有多上心。”

从宣传册上移出了目光,卓梦抬起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江楚凡,细声地与他客套。

“谢谢。”

他优雅地翘着腿,双手交叉在上,他似笑非笑地保持着他的风度。

“对我未来的妻子这是基本的尊重,不算什么。”

卓家二老看着他们假面的融洽都是微笑带过,这样的场面他们没必要去打破面上的和平。施洛洛再看不过也插不上嘴,只能小声地冷哼出气。

“礼服已经送到了婚纱店,我约了他们明天去试穿,你明天有空吧?”

她说没空又有什么用,他已经决定好了。

“我会空出时间。”

她避重就轻的回答,低下了头,她想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她可以发言的机会了,这场会面她只是做个旁听者,商业联姻的傀儡,主角永远都是那些利益熏心的男人们……

第十二章 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