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最是难消

  放下手中的八宝琉翠簪,妧华灿然一笑:“没有。”

李妤华一愣,随后就怒了:“没有准备你就敢跑回来?”秀眉深锁,是怒极的模样,可面前那个人没有丝毫的紧迫感。

“三姐姐怕什么。”勾了唇角,妧华笑得极其傲慢:“我自然不是来寻死的,他们,才要小心呢。”话音落,妧华微眯了双眼,寒气骤升。刚进门的阿祁快步走近,修长如玉的五指覆上那双泛着寒意的眼睛,脸色已是不悦。

李妤华盯着突然出现的阿祁,面露疑惑。

妧华拉下阿祁的手,报以安慰式一笑,顺势无视了李妤华好奇。皱眉,李妤华突然觉得自己甚是多余,是时候离开了。

送走李妤华,阿祁的脸色还是没有缓解,显然是生气了。妧华还是笑,不骄不躁,托着腮,静静的看着某人生气的样子。不一会,阿祁就红了耳根,连带着说话都开始结巴:“你,你再敢这样,我,我就真,真的会生气。”飘忽的眼神带着莫名的心虚。

“好啊。”妧华歪着头,笑意盎然。

这边正安抚好阿祁,书房里又是一片愁云惨淡。

“父亲,如今七妹已经回来,他们的动作必然会加快。我们是不是也……”

李晏任抬手,打断了李承延的话,转而提起谢氏一族,道:“谢家是朝中新贵,如今又有意交好。你们心中急切,为父亦是知晓。但此时绝不能冒进,但也不能不进。谢家,会是一个好机会。再等等吧。”复又想起什么似的,回首看向一直立于一旁的管家曹叔,“则儿出巡也有三月,可有消息传来?”

“老爷放心,二少爷随圣上出巡浙州,必定公务繁忙,加之路途遥远,想来是耽搁了。”曹叔暗暗扣着袖中的信纸,垂下眼睑。

察觉到他的异样,李承奕侧目观察,心下顿时一沉,与大哥李承延交换眼色,皆是了然。兄弟二人匆匆退下。

看着他们的背影,李晏任搭坐在木椅上,似有所指地叹气道:“孩子们都长大啦。”随后阖上双眼,对惴惴难安的曹叔道:“你也去吧。”

“是,老爷。”

在书房外等得着急的兄弟俩,一见曹叔从书房出来,连忙拉着人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圣上在浙州遇刺,二少爷以身相搏,救下圣上,自己却受了重伤,现下正昏迷不醒。随行御医说,若三日不醒,怕有性命之忧。”

李承奕握拳,重重地砸在了墙上,留下一个深红的印记。李承延低声呵斥他:“四弟!”李承奕咬牙,松开拳头,整个人都如泄了气一般。

“圣上已经下旨,寻遍名医。但希望渺小。老奴深知事大,却也不敢贸然告知老爷,只得望两位少爷有解救之法。”掏出一直藏在袖里的信纸递于李承延,曹叔拱手退下。

“大哥,我们怎么办?”李承奕还是年轻,遇事总有些浮躁。性比之下,李承延倒是冷静很多,但冷静解决不了什么,束手无策还是束手无策。

正是困窘的时候,阿祁推着妧华从转角出现。

“大哥哥,下次换一个地方谈事吧。”

李承奕一惊。妧华看着他手上的伤,摇摇头道:“四哥哥这样大意,爹爹又该担心了。”李承奕下意识的缩手,背到身后。

“七妹怎么在这里?刚刚……”

“刚刚,我已经通知人去浙州了。”迎上两位哥哥诧异的目光,妧华还是淡然如兰,“易经丸,强心丹。我也让人带去了。”

“七妹……”

“好了好了~别愁眉苦脸的。”拍拍阿祁的手,对方立马明白她的意思,调转了一个方向,准备继续游园。妧华满意的笑,转头提醒道:“去告诉父亲一声吧。他肯定也在担心。”

想想他们那么明显的动作,不知道才是有鬼了吧。

沿着预定的路线,阿祁推着妧华继续在府中散步。

“阿祁,你也去吧。”知道他肯定不愿,妧华也不急,“我那二哥哥,自小就狡猾的不得了。说他以身相搏,我是不信的。没有人比他还爱惜自己的命了。”

“你觉得有人故意为之。行刺是假,想杀了李承则是真。”阿祁沉下身,与妧华平视,“即便这样,景曳一人也足够了。”是说什么都不愿离开的架势。或者说,是在等妧华说出真正要他离开的理由。

当年一纸段命,说她是天生凤格,引得万般瞩目。偏生李家当时已位居世家之首,权势之大不言而喻。眼看着又出了一个凤凰,政敌们自是按捺不住,联合起来,处处打压李家。而皇室乐见其成,他们并不喜欢一个功高震主的世家。李母殷氏就是在那段时间遇害的。后来李家为了保护她,将她送到青雉山。之后的五年都是他在陪着她。

“我要他们出手。”妧华盯着阿祁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念着:“我不想等了,我要亲手将他们的血放到母亲的祭坛前。让他们也尝尝万剑穿心的痛。”

半晌,阿祁才抚着她的脸庞,说:“好。”

园中有菊,随风弯了腰肢,落下几片花瓣来,恰是粘在一袭白衣之上,来者抖了抖衣摆,毫不在意的模样。

君生无尔
白衣人内心OS:哼,弄脏我的衣服啦<( ̄^ ̄)>

第二章:最是难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