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叶晗

  “备车吧!”我淡淡地道。

素问眼中惊愕一闪而逝,随即呐呐劝道:“小姐,梦都是反的,表少爷他定然……”

我冷冷的打断她:“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

素问立刻蔫了:“是。”

我暗叹一声。明白素问想不通从来不信命的我为什么突然相信梦。我总不能对她说,我体内有个神秘人,是他告诉我晗儿出事了吧?只得拿托梦的话来唬她。而且我为了演得更逼真一些,昨天就在大悲寺外溜达了一圈,为今天的正戏做铺垫。

晗儿大名叫叶晗,是五年前和爷爷云游时被我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对外只说是我失散多年的表弟。我和爷爷悉心照顾了他数月,总算把小东西养得不再像个木偶似的毫无生气,然后在一天夜里他跑去爷爷那里不知和他说了些什么,爷爷就动用关系把他送去学艺了。从此以后,鲜少归家。

那么,晗儿此次回京,是为了什么?现在外面天寒地冻的,戥锌又没有说具体的时间地点,我不禁担心起来。正胡乱想着些有的没的,马车“砰”地一声突然停下,未及我出声询问,赶车的已道:“小姐,路边躺着一个人。”

我和素问对视了一眼,素问道:“我下去看看。”

会不会是晗儿?我精神紧绷起来,竟是一刻也等不得地想要确认,道:“我和你一起去!”便匆匆地下了马车,见到不远处果然有一个蓝衣男子,侧身躺着,满身的血与泥,从远处看就已是十分狼狈了。我甚至有一丝恐惧,倘若那个人真的是晗儿,我又该怎么办?我的脚深陷在雪里,踉踉跄跄地跑过去,那人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到足以令我辨认,双目紧闭,唇因为失血过多看不出红色来,还哪有上一次离开时生龙活虎的模样?

我的眼睛有些发热,强忍着把湿意逼回去,我弯下腰,正欲把他翻过来,本该昏迷不醒的人却突然睁开眼,刹那间如绝世宝剑出鞘,目光狠厉,直到焦距对上我的脸,又猛地收了回去。低低地唤了声“阿陌。”,僵硬的身体微微动了动,紧握着剑的手指舒展开来。

还知道防着人,看来死不了。我松一口气,连忙吩咐赶车的小厮:“快把他抬进去,回城,去回春馆!”

会春馆,是爷爷的医馆。爷爷虽多年不坐镇其中,依然有不小的名气。

“啪”地一声轻响,小厮把晗儿放入车里,他即使仍在昏迷中依然紧蹙着眉,显然已是痛极。我看着又是一阵心疼,哗地解开他的上衣。

“啊!”素问惊呼出声,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精壮的上身上各种各样的伤口,它们有的已经开始结痂,有的却皮肉外翻,因之前的搬动向外渗血,总之狰狞至极。素问用帕子掩住口,哭道:“表少爷他怎么会受这么多伤?”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只把他当做一个从未相识的,需要医治的病人,对素问低声斥道:“不许哭!还磨蹭什么,快把我的医箱拿来!”

我早就料想过晗儿的情况不会太好,又是“未卜先知”的,故去大悲寺前就备下了很充足的伤药绷带等物品,前来寻时又命素问悉数带上。接下来的两个时辰过得飞快,还不等我处理好他所有的伤口,医馆就到了。下了马车,又接着包扎了一会儿,才完成任务。我这边手一停,素问就立刻很贴心地摆好了饭菜,一边服侍我用膳一边问我:“小姐打算几时回去?奴婢去命下人提前烧上小火炉。”

“今天不回去了,就在医馆住下罢。”才把人送过来,今晚的情况最是凶险,我在这里还能放心些。

素问迟疑片刻,最后还是道:“是。”

礼数,从来都不是我在乎的东西。我低头注视着晗儿。

晗儿生得极好,五官清秀,漂亮的过分,甚至有些像女孩子。我还记得他初进苏府时,一干人马惊艳的目光。苏千雪由于鄙视他身份低贱还能矜持些,苏千婷却因为是庶女的缘故,自觉“门当户对”,大着胆子勾引过他,晗儿视而不见,结果苏千婷羞愤之下连带着更加怨恨我。

戥锌虽然也生得俊秀绝伦,却与晗儿不同。他整个人都透着高远从容的味道,不可亵渎不可亲近,而晗儿却带着禁欲的气质,否则当年,怎么会让怎么会让信王那样疯狂。

戥锌。又是戥锌。留晗儿在我身边,就是他的意思。这个少年极少地出现在我面前,却如此强势地在影响我的生命。

恍惚中听到戥锌问我:“你姐姐是真正的妖孽啊,阿陌,你为什么不害怕?”

害怕?我为什么不害怕?我想到姐姐出门后不久,娘亲就一头在墙上撞死了,她临死前那恐惧又悲哀的神情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让我觉得在她眼里,姐姐成魔比全家被杀还令人绝望。

于是我不答反问:“姐姐不是在杀那些坏人吗?”

粉雕玉琢的男孩望着我认真又困惑的脸,轻笑出声。他说,我的阿陌,你不了解人类的愚蠢。

我不解地望着他唇叛弯起的好看的弧度,像是在……嘲讽?

我的阿陌,当你陷入绝望的深渊,请呼唤我的名字,求我与泥签订契约,我就来帮你。

绝望是什么?深渊,又是什么?

第十章 叶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