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风波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我落进了一个男人宽阔的怀抱里。

定远侯府的小侯爷,风临风九少!

我的思绪在刹那间回笼,来不及介意他正横在我腰间的手臂,急忙坐起来扳过怀中千芊的小脸,轻声问道:“千芊,你怎么样?”

千芊呆呆地看了我片刻,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听见她的哭声,我更是心急,约莫着小姑娘大约是吓坏了,一时半会儿也哄不好她,遂抬臂将她重新抱起,对风临略略地一福:“多谢小侯爷出手相救。”

然而后者只是冷冷地盯着我,沉声问道:“你是谁?”

我在心里苦笑一声,暗暗责怪自己不够淡定,只怕他已是发现些端倪了。想到这里,我眨了眨眼,努力做出一副幼鹿般惊慌羞怯的神情,用蚊呐般的声音道:“不过是京城里一名普通的闺阁女子罢了,是舍妹顽皮,不小心叫耳坠砸到了小侯爷,请小侯爷见谅。”话说到最后已是微不可闻,头也慢慢地低了下去。

风临半天都未曾说话,我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此时必定是眉峰皱起,猜测我究竟是不是那个人,于是又动了动身子,轻声道:“众目睽睽之下,还请小侯爷注意形象。”

正在这时,“哒哒”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伴着一个男人不羁的语声:“肃远,人救也救了,怎么还抱着人家姑娘不放?”

说话的人是贤王世子,就连长时间不在京城的我也知道些他的风流韵事,然而直觉告诉我,这个人绝对不好惹。然而皇家的人,又有哪个是好惹的?

贤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

此时不是我该插嘴的时候,我用手轻拍着千芊的背安抚她,顺便把头低得更深了些,俨然小女儿家不胜娇羞的模样,只是他们都看不见,我的眼神已经恢复了自信与镇定。

风临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抽回横在我腰间的手臂,淡淡道:“无妨,下次小心些。”

“多谢。”我再次向他轻轻一福,小心地翻身下马,正想着如何处理后续事情,只觉得手腕猛然被人握住,紧接着脸颊上便是一烫,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伴着苏千雪尖锐的嗓音直直传入我耳:“苏千陌,你是怎么照顾妹妹的,居然叫她摔下去?”

千婷在一旁接过千芊,劝道:“大姐,三妹妹也只是一时冲动。小侯爷乃龙凤之姿,她一时心动,也无可厚非。”

我在一旁听得气血上涌,苏千雪和苏千婷还真是给足了我面子,不放弃任何一个编排我的机会,明摆着在说我不知廉耻用拙劣手段勾引风临,还不惜搭上妹妹!她们这样编排我,于苏府、于爷爷脸上就有光了么?可我先前在风临面前懦怯的形象已然形成,此时反击反倒会令他更加心生怀疑。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缓缓对千雪下跪,沉默不语。没有辩解,没有委屈,只是不争辩的落泪,这是一种任何人无法拒绝的无助和悲哀。

戥锌说过,适当的示弱和回避,可以让我躲避一些惩罚和难堪。

果然,苏千雪死死地瞪了我一会儿,不耐烦道:“行了,起来吧,还嫌丢的人不够多么?回府!”

与来时不同的是,千雪三姐妹上了同一辆马车,对我这个养女唯恐避之不及。素问扶着我上了后一辆马车,立即揉起我在冰天雪地里跪得有些僵硬的腿,担忧地问道:“小姐,你怎么样?怎么好端端地会从楼上掉下来?”

我叹了一口气,道:“有定远侯府小侯爷在下面接着,我还能如何?等回了府你快去告诉姐姐,今日怕是不能与她见面了。”

“是。”素问应了一声,继而怒道:“那个苏千雪和苏千婷也真是过分,处处针对小姐,以小姐的能耐,就是随便使出几个手段也够她们喝一壶的了,又为何如此忍让?”

我淡淡道:“我是什么来路你最清楚,爷爷教养之恩厚重如山,我又怎好为难他的亲孙女?还好你够聪明,没在苏千雪打我时出声求情,不然这场戏还真不知要唱到什么时候。”

素问撇了撇嘴,冷道:“那小姐也不该那么随便地就跪了苏千雪,呸,她也配!也不怕折寿!”

我微微愣了愣,想到戥锌也曾轻描淡写地说过类似的话,心中有些好笑,便道:“我哪里是跪她,我是为了爷爷的名声。你这丫头怎么越大越泼辣,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小姐不是也不想嫁人吗,还取笑奴婢。”素问不满道。

我轻轻笑了笑,是啊,我最大的愿望便是功成身退,与姐姐一起隐居山林,对酒当歌,逍遥自在地了却余生。可我依旧清楚地记得,儿时我带着向往对姐姐说出这个心愿时,背后有熟悉的叹息声传来,回过头去,却没有看见戥锌那张淡然的脸。

我捂住心口,不详的预感涌上,为何?

第五章 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