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醉

往生醉

往生醉流年晓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回京

  序

子夜,叶公山。

叶公山不高,只有几百米,树木丛生,郁郁葱葱。唯有半山腰处,一小块平地被开垦出来,稀稀疏疏地坐落着几十户人家,名曰叶家村。从叶家村一路向东不远处便有一方断崖,并不深,但有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溪穿过崖底,河床上尖锐的石块突兀地伸出溪面,想必失足掉下去还是足够去见阎王的。

今天是望日,月满如银盘,散发着诡异的红光,有夏虫的长鸣把寂静撕开一条裂缝传到村中,狭窄的小径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那轻响不同于任何一种动物的脚步声,倒像是人类在这夜间孤寂地行走。可是,这样晚的时辰,谁会独自一人出来呢?

果然,很快地,从路的转角处,闪过一抹翩跹的衣角,紧接着,一个女孩的身姿完全地显露出来,她大概七八岁,微微有些营养不良的瘦弱身躯完全地罩在雪白的亵衣里,仅在领口处露出一块雪白的肌肤和半只同样雪白的贝壳项饰。叶公山深居内陆,距海甚远,而这女孩却以贝壳作为饰品,着实令人感到奇怪。

实际上,女孩并非孤身一人。如果细细地望去,就会发现在她前方不远处有一条通体血红的小蛇,就仿佛,地狱的使者在诱惑着纯洁的少女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深渊。

微风轻轻地拂过丛林,远方传来野兽低低的呜咽。女孩带着对未知的远方的好奇和恐惧一步步前行,离叶家村越来越远。

清风慢慢地消逝,虫鸣声渐渐沉寂,时间仿佛在不知不觉间静止,唯女孩与蛇成为天地间唯一的活物,重复着前行的姿态。

终于,小蛇停了下来,它用冰冷的头轻轻蹭了蹭女孩的小脚,转身游入茂密的草丛中消失不见。带着些许茫然的表情,女孩轻轻拨开草丛,只见一棵参天古木后,有一个齐腰高的山洞,仿佛一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随时会把女孩吞噬。她终于迟疑了起来,正考虑着要不要就此逃走,这时,山洞里传来一个低沉优雅的声音,那声音仿佛黑夜中悠忽飘荡的鬼魅琴声,夜夜萦绕在她的梦里。

声音的主人说:“我的泊筝,你来了。”

女孩露出欣喜又茫然的神情,“你,是谁?”

一回京

今天是冬月初一,我和爷爷每年回京的日子。我掀起车帘的一角,抬起头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想到在京城中等待我的亲人,想到我那温暖舒适的小窝,心情变得格外好。

我的侍女素问见我眉眼含笑,也跟着笑,带了几分心疼地道:“小姐这是想家了罢?一年中有大半年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小姐也该回去享享清福了。”

我笑眯眯道:“这话说得不错。”心里却想道,傻丫头,苏府哪里是我的家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享福还是受罪,又有谁能看透呢。思念及此,笑容便淡了几分,徒生出几许恍然来。

渐渐地,窗外的风景倒退得越来越慢,最后静止,不由得精神一震,不等小厮提醒便跳下马车。爷爷的马车走在我之前,待我下车时,他已然在与一对年轻男女和一个老妇说着话。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一圈,认出那男子是我的“长兄”苏千顺,女子是我的“长姐”苏千雪,老太婆是我的“母亲”刘氏的乳娘李嬷嬷,便连忙走上前去行礼。李嬷嬷便笑道:“才八,九个月未见,二姑娘是出落得越发地标致了,想必再过个几年定能与大小姐一样天香国色,难怪夫人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盼星星盼月亮地惦记着。”

不愧是刘氏身边最得力的人,有水准!既夸赞了我,又暗示了我不如苏千雪漂亮,让她心中平衡,最后那一句话却是说给爷爷听的,因为我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儿。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腹诽道:“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盼我回来了?刘氏不做个小人贴上我的生辰八字天天用针扎就不错了吧?”想归想,我脸上的微笑却是分毫不减,“千陌承蒙母亲抬爱,惶愧无地。”

“都是自家人,还客气什么。”苏千顺接过话头,不着痕迹地瞪了眼已隐隐露出不耐之色的苏千雪,淡淡笑道:“想必爷爷和二妹一番舟车劳顿累极了,外面天冷,快回家吧,母亲定是等得急了。”

“嗯,走吧。”面对自家孙子,爷爷的脸色有几分缓和,负着手大踏步向马车走去。

“爷爷,让雪儿扶着您。”在接到李嬷嬷的眼神暗示之后,苏千雪如梦初醒,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殷勤笑道。

难怪刘氏让李嬷嬷跟来,这个苏千雪,还真是上不得台面!我正暗自想着,那边爷爷已经不着痕迹地避开她,命令道:“不必了,老夫让陌丫头服侍惯了,还是让陌丫头来!”

我轻叹一声,乖巧地扶着爷爷上了马车,假装没有看到千雪投过来的忿忿的目光,低声抱怨道:“老头子,你是见不得我好吧?”

“我要是不叫你过来,你就得和雪丫头共乘一辆马车,难道这样你就愿意?没良心的丫头。”爷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哑口无言,无可反驳。的确不愿意。因为我的爷爷苏延意,东陵王朝内赫赫有名的神医,并非我的亲爷爷。爷爷年轻时就表现出对医学的极高天赋,以弱冠之龄进入太医院,天下杏林高手的中心。后来发生战乱,他跟随先帝南征北战,长子苏平更是从一名兵卒一路升至,立下赫赫战功,直至战死沙场。后来战火停息,爷爷却毅然辞官,决定云游四海。先帝挽留不住,又感念苏家的忠义,特封我“父亲”为长安侯。而我苏千陌,是爷爷唯一的徒弟。

爷爷大概是觉得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带着一个妙龄少女四处云游终究是不大妥当,遂认我做了嫡亲的孙女儿,苏府二小姐。想我苏千陌,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却能凭借在医术上的天分倍受爷爷的疼爱,甚至超过了他的亲孙女苏千雪,就更别说其他人,苏府上下分外看我不顺眼,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正这样想着,马车缓缓停下,我依旧扶着爷爷下了马车,只见我那嫡母刘氏早已带了一干仆妇在门外等候了。她今天披了件暗紫色披风,露出些杏黄色苏绣襦裙的下摆,端庄中自有几分妩媚的风韵。想必苏千雪的好样貌便是出自于此吧!

“夫君今日当值,特命儿媳恭迎公公回府。”刘氏对爷爷深深一福。

我看见爷爷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由于他早年在外征战,本就对幺儿缺乏管束。加上长子战死,奶奶对我的“父亲”苏正更是宠溺非常,以至于他很不成器,而大伯又十分出色,爷爷就对前者更不满意了。但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会不给刘氏面子,只淡道:“嗯,都起来吧。”我亦连忙上前,依次行了礼,一行人相互寒碜了几句,这才带了素问回到我的玲珑阁。

我在正间坐下,素问侍立在一旁,众人是早就知晓我会今日回京的,有名小丫鬟献上茶水,我留在府中的大丫鬟素心率其他在我名下当差的三名小丫鬟向我行礼,口中说着:“恭迎二小姐回归玲珑阁。”脸上均带着淡淡的喜意。只是那喜意究竟是有感而发还是做样子,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我只缓缓地喝着茶,看着上头的雕花飞罩,默默地不说话。

我知道,在下人面前,沉默往往是一种很有效的威慑。果然,她们低眉垂首,连大气也不敢出,整个陌花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

茶喝了两口,我才含着笑意命她们起来。

我合着青瓷碗盖,也不看她们,只淡淡地道:“我一年中有大半年不在府中,想必你们的日子也不大好过。可我现在回来了,必要时自然会为你们撑腰。可你们如果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来……”我微微笑了笑,“我自然有上百种方法能教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素心等人连忙惶恐地跪下,齐声道:“奴婢定尽心竭力侍奉小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我淡淡道:“赴汤蹈火不是嘴上说说就成的。好了,都起来吧。素问,赏。”

素心等人连忙道谢。我揉了揉眉心,长途奔波的疲倦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恨不得立刻躺在榻上睡一觉。心里挣扎了一会儿,便打发了素心等人出去,只教她们为我准备沐浴。

我不知道今日这招恩威并施会对她们起多大作用,亦不知她们当中有多少已被刘氏收买。正如我所说,我一年中有大半年不在府中,恐怕她们非讨好刘氏不能在府中立足罢?反正也仅是三个月而已,若她们不太过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这么思量着,我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终究是抵挡不住倦意,与周公下棋去了。

往生醉流年晓
第一次写文,有诸多不懂之处,请大家不吝赐教。本人在读大一,很忙,兼之人懒,将以龟速更新,请亲们做好心理准备,谢谢!

第一章 回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