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宿舍搬迁(二)

  “你是不知道,安若明进来有多困难,宿管大妈,那叫一个盛气凌人。”姜宇桐一边收拾我的书一边说,“他儿子一天到晚在女生宿舍转悠也没见她管过。”

“她怎么放过你们的?”付瑶问道。

“安若明买了色相,还把买给迟暮的早饭送给她了。”姜宇桐痛心疾首的说,手捂住胸,好像一顿饭挖空了她的心。

“也不怪她,女生宿舍本就不该让男生进。”安若明颇为体贴,将散乱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捡起来叠好,却不巧碰到了我的内衣。

“我来吧,我来吧!”我不好意思的说,某男的耳朵泛起了淡淡的红色,侧过身,去收拾我的桌子,挺拔的身躯在白色衬衣的勾勒下显现出完美的线条,立体的侧颜在阳光的映印下泛着淡淡的光芒。

我的毛绒熊向我飞过来,“哎呦,迟暮,你的哈喇子流了一地”,姜宇桐戏谑的说,“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们还要负责接水。”

我向她的嘴里填了一个红豆包,“吃的也塞不死你的嘴!”

中午,看着一室空荡,忽然意识到我要与这间我住了四年的宿舍告别,我怅然若失。

“不舍得了吧?不过我估计这间宿舍倒是希望你赶快搬走。”姜宇桐摸着我的脑袋,像抚摸一只小动物,“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和付瑶要去社团聚餐,最后一次,大家毕业了也再难相聚,吃一顿少一顿!”

“快去吧,这里有我和迟暮,有时间请你们吃饭。”安若明说。

“得嘞,那就这么定了,付瑶,我们走吧!”

“嗯,马上就来。”

两个人走了以后,我明显感觉到一室的空气都变得暧昧不明了,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营造了一室鹅黄,外面的蝉鸣似有若无的唱响此刻变得悦耳动听。

一转身,我一下撞到了一面铜墙铁壁,我惊地向后缩了一下,面前的安若明俯下头,“怎么了?”,伸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箱子。

“没。”出去拿订餐的借口给我了落荒而逃的理由。

待我回来,安若明已将一切收拾整理完毕,额头的汗珠不禁让我心疼。

“对不起,安若明,每次我都让你受累。”我抱歉的说。

“那就好好补偿我吧!”他向我走过来,近在咫尺的他让我不明所以,我竟情不自禁的的闭了眼,要吻我?

我的脑门突然被弹了一下,“想什么呢?”,安若明问,顺手接过了我手中的餐盒。

“补偿?”我反问。

他举起手里的餐盒,回道:“饭。”

好吧,是我多想了,迟暮啊迟暮,你一天到晚想一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啊!

********

“研究生的宿舍在哪儿?”安若明问,他现在的状态实在可爱,一只手提着两个箱子,另一个肩上扛着一大袋杂物。

我拿起毛巾擦了擦他头上的汗,说:“跟我来。”

一出宿舍门,遇到了同班同学柳诗,本是不熟络的,但是她今天异常热情,并非对我。

“需要帮忙吗?”她问。

“不用了,我们两个人就够。”我回道。

她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眼睛不停地在安若明的身上瞄。

“我叫安若明。”

“您好,我叫柳诗,迟暮的同伴同学。”

“我们时间不多了,先走了哈!”我说道。

我实在受不了她如此直勾勾的眼神,眼里有我不明所以的敌意,一直以来就是如此。

“好的,好的。”在简单几句寒暄之后,便分道扬镳,本以为此生不会相见,却又在人生的下一个路口相遇。

直到六点,终于大功告成。望着窗外已经朦胧的天,月辉似有似无地散落,安若明白色的衬衫浸满汗水,胸前的扣子零零散散地解开,我看见了他小麦色的胸膛,迟暮,迟暮,你可不可以对他有点免疫能力?

我晃了晃总是不争气的脑子,对安若明说:“出去吃饭吧?”,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没有新意,迟暮,你除了每次和他吃饭就没别的了?好像的确找不到别的了。老天就像给我下了诅咒,每次和安若明在一起,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吃饭。

“我已经饱了。”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咕咕叫的肚子不争气的出卖了我。

“因为你秀色可餐。”

第十四章 宿舍搬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