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迟暮,我爱你

  我的适应能力一向极差,而且极其认床,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望着窗外已经灰暗的天,阴郁中又透着一丝亮色。外面丫杈上的树叶在一丝丝月光的照亮下反射出微弱的光,好似它隐约的生机。

拉上窗帘,关上灯,也把一切光亮和喧嚣挡在外面,这样我就可以睡着?

这已经是今晚我第五次到付瑶的寝室门外敲门,里面一室的黑暗和寂静告诉我她还没有回来。

独自徘徊在这座空荡的宿舍楼,细风回荡在长廊的每一个角落,四周安静的让人发毛,这个暑假过后,就会变得吵闹。我最害怕安静,却也不喜欢吵闹,我这种自相矛盾的性格恐怕也鲜少有人理解。

思绪被一阵铃声抽回,“喂。”

“暮儿,你睡了吗?”安若明略显低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没有,睡不着。”我慵懒地回答道。

“你到阳台上来。”

我披了一件薄针织衫,急匆匆的跑到了阳台上。月色如水,繁星如珠,黑夜如幕,安若明就站在那盏似昏暗却明亮的路灯下,向我挥手,灯光称的他分外光亮,嘴上沁着微笑,洁白的牙格外耀眼,他就那样在那里站着,在那里站着,看着我,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笑中是驱不散的温暖。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他,微风吹开了我散乱的头发。它们凌乱在风中摇曳,似我荡漾着的,少女的心一样,那时,我们眼中只有彼此,他明亮的眸子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星光,映照在我心上,如寄语湖里泛起的淡淡涟漪。

我下了楼,和他肩并肩漫步在广阔的操场上,手上握着他买来的奶茶。

“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回去赶工作吗?”我理了理头发,在地上留下了模糊不明的影子。

“你每一次换到一个新的环境,就会失眠,我还是记得的。还记得你刚上高中吗,还有大学新入学,你睡不着就会给我打电话,聊到你睡着为止,有时候还会听到你的呼噜声。”

“我哪有打呼噜啊?”我暴腆的说道,拿出手不停地打着安若明。

“好了好了,没有打呼噜,是我编的。不过我可以听见你的浅眠声,像柔顺的猫一样,细微却可闻,所以那时我养了一只叫做小暮的猫,看着她,就觉得是你,可是”他突然顿住,我抬眼看向他那张晦暗不明的脸,是悲哀的神情。

“却跑丢了,我再也没找到,她再也没有回来。”他自嘲的一笑,眼里竟是无尽的哀伤,继续说道:“暮儿,我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永恒,父母,奶奶,包括那只猫,都成为我生命里抓不住的瞬间,拼尽了力气去抓,还是枉然,也许我不该奢望拥有,就那么看着就挺好。”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滴到了奶茶杯上,啪的一声,如我阵痛的心破碎的声音,安若明从往事风尘的回忆中回过神,看着已满脸泪痕的我,“都怪我,怎么突然说这些,不哭,暮儿。”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擦在我的脸上,小心翼翼地拂去我的泪水。

“我送你回去吧。”他转过身,阴影掩盖了他此刻的表情。

我一把环住了安若明的腰,把头靠在他的后背上,感觉他的身躯一滞,大掌覆上我的手,“怎么了?”他轻声问。

“对不起,安若明,我之前不该试探你的,也不该独自让你去面对那些,都是我的错。”

“暮儿。”他企图挣脱我环在他腰上的手。

“对不起,安若明,对不起,我以前总是逼你,其实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我就是想要你亲口说出来。我太任性了,从来没分担过你的难过和悲伤,对不起,对不起。”

他猛地转过身来,我仰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满眼泪水地看着他,他说:“这些都不是你的错,相反,是你让我一无所有的人生有了寄托,暮儿,不哭了,好吗?”

他将我娇小的身躯拥进怀里。

“安若明,我爱你,会一直爱你,如果他们都成了你生命里的瞬间,我会成为你生命里的永恒。”

他抱着我的手紧了紧,将他的头埋入我的颈间。

之后似有若无听到:“迟暮,我爱你。”

第十五章 迟暮,我爱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