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你幸福,我就幸福

  目送着出租车缓缓离去,我胳膊突然被巨大的拉力猛地一拽,撞上他坚实的胸膛,翘挺的小鼻子瞬间发出了抗议。我仰头看着安若明,他目光如炬,我迎上那炽热的目光,仿佛感觉下一秒他就会吻我。而他却回避似的侧过了头,瞬间一股尴尬的气氛漫延。我们两个,一个仰望星空,一个俯视大地地向前前行。

“这么快四年就过去了,你都快要大学毕业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安若明首先打破沉寂。

“考了本校的研,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以后呢,当个大学老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是不是很没有追求啊?”

“一个女孩子本就不需要像个男人一样打拼,过的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就好,难道你要成为女汉子吗?”安若明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了我的手,小心谨慎的态度好像我是一件他要膜拜的圣器。

“我本来就是个汉子,你不知道吗?除了这个,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要问我的吗?”

“没有。”

安若明总是这样,对我如此体贴之极,却又谨小慎微,哪怕好奇也不会询问或质问我,更是从来不曾有任何越矩的举动,无论在精神和肉体上都高度柏拉图,我真有一种活在乌托邦的感觉。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主动说,刺激一下你。

“你觉得肖扬怎么样?”我问道。

“你觉得他怎么样?我对他评判的是非曲直都在于你。”安若明反问我。

好吧,好吧!你把问题又踢给了我,那我就说。“他在学校里人气也很旺,人也很好,平常也是很照顾我,更难能可贵的是很有耐心,可以善后我的各种粗枝大叶。”我掂量着安若明的表情。

“嗯。”我正在等待这下文,显然某男惜字如金,给我了一个字以后就再不多言。我不死心,继续问:“你就没什么看法?”

“能对你好的都是好人。”他补充道。

“啊?”

“你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外,我在济南工作也脱不开身,多一个人照顾你总是好的,我也安心。”

既然他还是这么含蓄,好吧,我就说开。“他喜欢我,大家都知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接受还是拒绝?”我在等待他斩钉截铁让我拒绝。然而他却说:“暮儿,你要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我急了,对他说:“你除了说这些,就没有别的了吗?”

他思忖了片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真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给你幸福,我会很开心,因为我最大的幸福就是看着你幸福。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会再假借他人之手照顾你了,因为我要来南京来了!”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会来南京啊?怎么不死守济南了?”我兴奋地问。

“前天刚收到的通知,调我来南京,昨天来南京协调好了相关事务,今天就来见你了。”

“好啊,都来了也不告诉我,今天才来见我。”就在这时突然我一个哆嗦,打了一个喷嚏,“入夜太凉,你以后多备一件外套,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他把他的黑色西装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这外套可以当裙子穿了。

他刚要伸出打车的手被我拦下来了,“今天花了那么多钱,我们还是坐公交车吧!”

“也好。”

一路聊到公交车站,正好搭上公交车,从裙子的口袋里摸出两块钱,“我请你。”我露出迟暮的招牌式微笑。

“那就多谢迟暮小姐了。”

车子一启动,我刚要跌倒,被一个坚实的手臂拉了回来,真是有惊无险。突然注意到车上的人观察我们的异样阳光,再看看我自己,黑色西服外套包裹下的我,真的好像坐台小姐啊,这不怪我,小女子本就魅惑脸。

踉踉跄跄的走到最后一排,我们竟心有灵犀的都想拥有片刻安宁,安静的欣赏着城市夜景。突然有什么压住了我的肩膀,侧过脸看着安若明沉静的睡颜,终于理解岁月静好的真谛。

幸福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再长的路程也有停靠的终点。我有时候总是在想:真正的快乐有时候并不在于你要的结果,而在于你所经历的过程;也许正是拥有曾经的彼岸花开,才会在漫长的等待中拥有希望。

“想什么呢,该下车了。”安若明闭着眼睛倚在我的肩膀上说。

说着便拉着我的手下了车。“你在装睡?”

“只是闭着眼休息了一下,为了见你,熬着夜赶完了手上的工作,太累!”安若明揉着太阳穴说。

我心疼地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头依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我分明感觉到他要抱我的手又再次放下。“安若明,你怎么这么傻?”

透过宿舍的窗玻璃,我看着安若明离去的背影,我的不舍无处蔓延。

第四章 你幸福,我就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