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格兰国抓贼记 5

  人生太漫长……长得使人忘了最初的心情,忘了最初的事情,也忘了最初的人。

  我们不再为在饥饿时得到的食物而开心,反而嫌弃其味道难以咽下;不再为父母的一句夸奖而兴高采烈,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也不再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却不停否认不明确的事物,以维持自己所了解的知识。

  一味地觉得变化是错误的,是痛苦的,认为人生就该像大人们曾说过的样式,长大、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老去、再死去。

  其实说到底,人,只是活在前人留下的传统之下。只要你做出前无古人的事情来,周围的人甚至是自己的父母也会在成功之前不停的反对,阻止、劝说,说着自以为是的话,说是为了自己好。

  ……所以说,人类,本身就是狭小的生物,不希望出乎意料的事物存在,如同定时炸弹,随时引爆,炸毁了他们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

  但,人,却追求新鲜、不同的事物。听着,就觉得矛盾。

  @

  “老大……”魔眼的干部们欲哭无泪,他们潇洒冷酷的老大既然称一个路过的陌生人为大人,还闪着眼睛恨不得贴上去,看得他们不想承认眼前的人是平时把他们踩在脚下的嗜血老大……虽然老大打架都是不见血的,还喜欢绷着一张冷酷的脸,但老大打架的方式要是不叫嗜血,那他们就顶多也就是切磋罢了。

  个个平时作威作福的王城第一坏人集体干部此时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活埋了,以免出去说大话时没底气。

  而有钱又有武力的灰发老大完全不把自家干部放在心里,连眼里一个渣都不算,继续奋力让轻松吊打他的陆煖记住他,一扫之前疲累的神情,“大人,咱们别管这些杂鱼,就说说这刀的事。十万块,我先写个欠条给你行吧,还是你跟我回家去拿,我身上没钱啊。”

  听到黑社会老大说没钱真是够了的。难道他不该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大方,手挥一挥,一大把钱摆在眼前的吗?白思微纳闷,原来赚个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还得考虑交钱的问题啊,要是在现代就好了,卡一刷,了事。

  “随便。”陆煖倒是不在意钱的问题,“在那之前,有件事要拜托你们。”

  哦,终于想起咱们是来打架的了……呃,也不是啦……嗯……我们是来干嘛的了?我又开始间接性失忆,忘了自己前阵子还想着找天川来卖钱的事了。

  “什么事?你说,我奇·格雷格绝对会办到。”灰发老大直起腰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的说,连名字都报了,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空中的弥漫着熟悉又陌生的气氛。

  “诶,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去找人麻烦罢了。”陆煖说得轻松,可听在白思微耳里却变了样。

  ……诶,大人的世界小孩子还是不要懂的好。

  突然,陆煖撇过头,弯了腰,一个劲的呕吐。黑红的血洒满地上,汗水顺着他苍白无色的划下,他不断地用力呼吸,像在努力忍着无言的痛,又像在平复腹中的什么。

  “大……大人!您没事吧?”奇回过神来,快速扶着摇摇欲坠的陆煖,拍了拍他的背。

  “没事,死不了。”陆煖擦拭着嘴边的血迹,酷酷的甩了这么一句。

  ……死冰块,臭冰块,让你逞强,让你装B!活该吐血了。

  果然,弱者永远要付出代价才能胜过强者,而那代价绝对不会是微小的,就连弱者要装逼也要付出吐血的代价……不过,不得不承认他之前说的话确实挺有道理的,你不说,他看不出,又有谁会知道你真正的实力,装个逼能顺利解决问题,何乐不为,但是要吐血就算了,我还是当个花瓶在旁边乘凉。

  虽然心里吐槽,我还是不忍心看着他吐血吐得死在路边没人认领,只好上前意思意思扶着他,说到底他还是自己法律上的丈夫……可能吧,毕竟听说结了婚,还互换什么名字的。

  当陆煖毫不犹豫的把自身所有重量压在我的身上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只不过是在自作多情……这男人就算死在路边也是他活该!

  刚才不是有个男人扶着他吗?干嘛还要我扶着!我一个大病初愈的弱女子哪来的力气扛他这个高她一个头的男人!!去靠黑帮老大啊,他力气绝对比我大!

  “大人……你不会是用了禁术吧?”奇老大小心翼翼地问。

  “禁什么术!不要乱讲话。”陆煖虚弱的反抗,然后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就是用了又怎样,叫你妈妈来打我啊。”

  一个词,欠打。

  我深呼吸,忍着想揍陆煖的冲动,一面拖着陆煖的身子。

  “诶,大人,刚才你说过要找谁麻烦来着?”正想去交代事宜的奇老猛的大回过头来,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一个叫盟叶联的家伙……”陆煖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块白玉。玉的表面刻着花纹。当陆煖手掌上的血迹沾到玉上时,一阵绿光绕着玉随着刻印转了两圈,一只眼角和四肢上有和白玉相似的浅绿色花纹的白鼠从玉的中央凭空出现。

  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白鼠率先往一个方向奔去。

  “跟上去!”陆煖喊到。

  过后,我才知道,古代的追踪器有多么神通广大。

  @

  我觉得自从我穿越了后,人生变动很大。

  从一个沉浸在虚拟世界的透明人,到一个看着其他人做戏的观众。没有了网络,我才知道……原来身边的人其实就是从一出又一出不同的戏剧里出来的主角。

  而我眼前正上演着令我无言的一出闹剧。

  想必所有人都懂十九二十世纪的意大利穿着黑衣的黑手党和香港叼着烟还纹着身的黑道,黑暗的势力,无情的犯罪分子。

  我真难想象这种恶魔般的帮派干部和老大脑子里有坑的样子……

  看过一只老鼠跑,也看过一只猫追着一只老鼠跑……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一群黑帮高层追着一只老鼠跑!!!

  “……呵。”陆煖不小心发出笑声,连忙抿嘴,强忍着笑意,一手拼命点着一颗飘着的黑色球体。我想这应该是类似相机的东西。

  黑色球体分为两个部分,绘着蓝色圈圈的部分应该是快门,而另一个部分就是镜头吧。

  我想,我应该不是穿越到地球的古代,而是另一个不被人知晓的世界。

  ……连相机都如此先进,还漂浮着呢。

  “为什么我们不追上去?”他们都要走远了。

  “我的器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它要去哪里。走吧,我们走捷径。”陆煖拉起我的手,悠闲自在得如同在自家后院散步。

  “你不解释吗?”我一头雾水阿。

  “嗯?”陆煖回过神来,才了解我在问什么,道:“我自己铸造的物器都有特定的气息,啊不过是人家不会意识到的只有物器有的气息,只要追踪正确的气息就会找到,更何况你这与天川有契约的主人就在旁边。不过行窃的是格兰国另一个帮派,我一个人打不过,所以就找其他人帮忙啦,很简单吧。”

  ……我该说什么呢……说你草率还是……l

  “但为什么是魔眼啊,直接找国王不就行了?”你不是要去见人家吗?

  “因为我看不顺眼他们老大的那把刀被人夸上天啊。”……所以你这只不过在是公报私仇呐!!!

  “那你又为什么让他们追着白鼠跑啊?你不是知道目的地吗?”

  “……你怎么那么多为什么。”陆煖不耐烦地揉着我的发当做报复,“跟着我混不会亏了你的。”

  “嗯。”默默闭上嘴,果然,人就是讨厌啰嗦的人。

零御
默默地继续烦恼故事发展......

格兰国抓贼记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