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药神1

  看着看似比以前还靠近的天空,我的脑袋不做任何思考。现在,已经不适合在思考了,只剩下接受。人生里虽然有许多出乎预料的事,但不是每一件都能反抗,有时还是要试着去接受并习惯。

对。

……

吸一口气,我强制压下心里那份烦闷。

我现在忽然发现人类的习惯是有多可怕了。

人的习惯能彻底改变一个人,连同价值观、性格、生活习惯以及人的回忆与情感,以融入当前状况,给予最合适的反应,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异类。

闭上眼,我……不想再想了。

再想下去,越想只会让自已更压抑,更难过。这趋势很危险,危险得会危害自己的性命。不可以,不可以想着轻生。我努力说服自己看开,就算自己也觉得人生无意义。

“思微。”听见人的呼唤,我转过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门边逆着光站着。白色长发没被束起来,披在肩上滴着水,他脸上面无表情,褐红色的眼看着我,美得如画里的妖精般迷惑人,身上只穿白色的袍子,却是那么的妖艳。

“嗯?怎么了吗?”我很疑惑,还未从呆滞的状况回过神来。

“去洗个澡吧。”他担忧地望着我,像是怕我怎么了。他仍站在原地看着我,目光使我有点焦虑,不禁抿起嘴,不自然地下了床。

直到我走出房间,他的视线才放过我。

从外看去,被隔离出来的木制屋子跟四周的建筑比起来显得很简陋、破烂,房间的空间也不大,依照小说戏剧里演绎的,显然他在这家不受到爱戴。被受宠的大儿子这么想都不会住在这种偏僻无人的院子吧?

更糟的是这“院子”没有庭院,只有一个通往其他院子的一条走廊,沿路长满杂草,被几朵黄色小花点缀。

穿过走廊,左转,那里有一扇门。我抱着从房里拿来的衣服,伸手推开门,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水池,我特怀念浴室。

我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怀念这种东西,平常来说应该怀念更有价值的东西,但我真的发现厕所和浴室是多麽有价值的东西,对于穿越到古代的我来说,对,是的,真TM的有价值。

这里是一个露天的水池,没有屋顶,只有四面墙一扇门和一些盆栽放置在角落。笨手笨脚地脱了衣服,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就算早知道不会有人,也想顾虑一下,然后才缓缓地把脚伸向水池里。

冰冷刺骨的水包含着脚尖,令我瞬间后悔了。我不想再洗了,但碍于那男人,我还是硬着头皮洗澡。我从未想过洗澡也会变得如此艰难,原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压在心底里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我紧紧抱着双脚,因水位只到胸口处,便把头抵在脚上,眼泪涌流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我做错了什么?神啊,为什么是我?

小说里的女主角不都是坚强的,有能力的女人吗?

为什么是我?虽然我爱看穿越小说,但……我不想这样,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不要过这个他人的人生,不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要在这没电脑的地方!我还有很多漫画、动漫、小说和连续剧没看完,我还要跟我家人去很多很多地方,我……

悲伤的泪水不是如水池的水般冰冷,而是炽热的,烫得脸颊阵痛。

我才不是白思微!

我是……

……

额?我是……我是谁?

……

记忆里,家人张口呼唤我的“名字”,却没发出半点声响。

他们自顾自地说着,却唯独说不出我的“名字”。

记忆里,朋友挥着手,高喊我的“名字”,但只有无声无息的肃静。

他们都兴奋地说着好玩的事,但只有叫不出我的“名字”。

……

心一抽,我茫然地抬起头,望着远方。发丝遮盖了视线,望不到前方。水池的水冷若冰霜,连同心也冷了。

我的名字……

我是谁?

泪水止不住,独自一人待在冰冷的水里,迷失自我,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不知过来多久,忽然,砰的一声,水池唯一的入口被人撞开。我连忙回过头,看向声源。

散乱的白发下红色的眼睛慌张地扫过四周,看向我时如找着了自己遗失的宝物般,快速奔来,把我从水里拉出。力道大得我无法反抗,只能顺势被他抱入怀里。

温暖的体温灼伤了我虚弱的灵魂,瞬间失控地大哭起来。手环着他的腰,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让眼泪鼻涕贴在他胸前的衣物。

他僵硬的肢体暴露了他的呆滞,我却无心去管太多,只想靠个肩膀大哭一顿。

我听见他轻声叹气后,一手环抱着我的腰,一手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抵在他的肩膀上,还轻拍着我的背,似无声的安慰。

“陆煖,我忘了我的名字了。呜呜……”

“忘了就忘了。嗯,你叫白思微。”他答道。

“呜呜,我不叫这名字,这名字太蠢了,白痴的思维什么的,我不要!可我却想不起来了,呜呜……”

“……嗯……”他也无话可说,这是认同我的想法?

“呜呜……你也好可怜。明明摆着一张冰块脸,却叫‘暖’。呜呜……”

他的身体明显怔了一下,但没出声反抗,像要让我好受一点。

微风拂过,带着寒意,穿梭于万物间。

“呜呜……哈秋。”

……

这一天,我哭了很久。隔天,却感冒了。

真丢脸,而且不止一次。

神啊,我已经不知道有什么可抱怨了。唉。

@

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发呆,无事可做。

感冒使得我的鼻子有点呼吸不顺,难受极了。

陆煖去熬药了,没人管我,身边也没有女婢这种生物,也没说话对象,真无聊。我真该叫冰块给我找只宠物来养,毕竟养宠物就是为了自说自话的乐趣嘛。

我勉强起身,来到镜子前,想看看自己的模样。拖着疲累的身子,哭泣发泄后空虚的心灵想要用一些琐碎的事填满。在寻找人生目标之前,还是把自己的脸记好是优先的事。

当我抬起头来时,发现这镜子不像小说里所说的铜镜,模糊不清,反而清晰得能够看见脸上的青春痘。

镜里女人,不,是女孩瘦骨如柴,脸色苍白,黑色长发及腰,脸蛋是瓜子脸,鼻子不是很挺,眼睛……是蓝色的!

我激动地扑向前,想看个究竟,却不幸太过用力而鼻子撞向镜子。

曾经听说,打架要打鼻子,因为鼻子最脆弱、最容易断的脸部骨头。

疼痛袭击神经,痛得我捂着鼻子跪下,泪水自昨天的痛哭后再次流出来。

我的鼻子,不会歪了吧?呜呜……好痛。

不会断了吧我的鼻子,这里没得整容的啊!神啊,救命……

这时,英雄救命恩人二度出现。返回房间的陆煖听见声响便急忙赶过来,看见我跪着捂着鼻子的愚蠢的模样,愣着了。我看见他眼神死。

“你干嘛?”

原本“你在做什么?”五个字缩成三个字,很明显他心情不好,脸色更恐怖了,面无表情的脸上好像有很多黑线划下,黑色不明气体在四周飘逸,把高傲冷酷的形象发挥得淋漓尽致。冰块好可怕。

但是我还是决定无视,奋力站起,走向他,泪水还是不能止住。

“冰块,我的鼻子要断了。”说完,我更加觉得鼻子很痛,一只手紧拉着他的衣服。

“冰块?”他好像对这个称呼有意见,但是他顺手拿起挂在门边的外衣,一件披在我身上,一件自己穿上。为什么要穿衣?外面不冷啊。他速度迅速,快得我来不及反应过来他就抱起我往外冲。

我抓着他的衣服,不让自己掉下来,要知道摔下去很痛的。

自从我醒来以来,第一次出去。他沿着走廊走,却在尽头往右走而不是左转去大水池,再转几个弯,我已经记不得路线,我不会是个路痴吧?

花了几分钟,我们最后终抵达了传说中的,后门。对,后门,无人徘徊的后门。

陆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花纹的卡,丢在地上。一种中二的人一定知道的魔法阵出现在我们脚下,我忽然有种穿越到不得了的地方来的感觉,魔法阵耶!

地上白色的法阵闪着光,四周的风集了过来,周遭的景象渐渐褪色。

陆煖抬起手,连念咒语都剩了,勾了一下手指,法阵浮上来,一阵强风吹起,我反射性闭上眼,再次睁开时发现已经不在后门前了,而是另一个地方。

潮湿的空气在呼吸时侵入口腔,寒冷如冰的气息围绕着我们。映入眼眶的是一望无际的白,后来我才发觉那是因为白茫茫的雾团弥漫。

在云雾消散后,一大片山群被白雾缭绕,如身在梦幻的国度。这里的天很高,很宽阔,很美丽,也很自由。云朵飘在空中,变化多端。温暖的阳光找下,暖暖的,驱散了寒意。

药神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