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地下室2

  梦里,苦涩的味道填满了口腔。那是个很不好的体验。我本身怕苦,难受得连起身都不愿,便继续昏睡。

病人真不好当,像个猪那样吃了睡,睡了吃,不久后会发现自己变胖了。

我睡得很沉,就连味蕾上的药味都没能够唤醒我。无力的身子加重了睡意。

耳边回荡着雨滴声,不时冷风钻入被窝,冷得把自己包成粽子,只可惜被子太薄,无法抵挡雨天的寒冷。

梦境里,糊里糊涂地,我做着醒来就会忘掉的梦。

随后,我梦见一些过往,一些没有特别意义的梦。

生前,家里只有四个人,爸爸,妈妈,我还有我的弟弟。平淡无奇的生活,没有特别的生活经历可参考,近乎无趣的生活。现在看来,这些记忆却染上缤纷色彩,是被我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美好。

记得以前,我弟弟人胆小如鼠,怕暗怕独自一个人,连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于是,我常常责骂他,讽刺他本是个女孩子,只是生错性别。

我无法忍受他娇惯的性格。

这时,弟弟都会哭鼻子,搬救兵去。从小宠溺小儿子两位家里仅有的大人都会要我迁就他。

当时,我感到很委屈,仿佛已被全世界抛弃,但我没说,说了也无济于事,父母还是会偏袒弟弟。

我把悲伤藏在心里,把愤怒埋在心底,那里黑暗得连我自己都无法直视。

父母的话回荡在心海里:“弟弟还小,你做姐姐要礼让,弟弟不懂事。”

泪水流不出,集在眼眶里。

我知道,无论多少年后,弟弟仍还是小的,这是必然的,因为我比他早出生五年嘛。

因此,我很厌恶他,凭什么他有父母的加护,我却要付出时间照顾他,还没有得到赞美?而唯一有的,只不过是父母的指责?

……你们的眼看不到我吗?

有一个午后,太阳没那么强烈的时候,我们两姐弟在后院种花。

挖泥土挖到一半时,弟弟撞了我,一个不稳,我的铲子掉在一旁的沟渠里。我气得命令他把它捡起。见铲子沾到沟渠的水,弟弟拼命拒绝,死都不肯去捡。

我推着他去捡,他则努力推开我。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我们在拉扯时,弟弟一个不稳,就摔进沟渠里。

我拼命想拉着他,不让他摔下去,却不成功,还意外打翻了沟渠旁装着泥的塑料瓶子。

我的心,那时,剧烈跳动着。原来,我一点都不愿他死,不希望他出意外。

他是我的弟弟,我的家人。

掉下去的泥土覆盖再爬起来的他的脸上。他胡乱扒开脸上的泥土后放声大哭。我赶快把他拉起,快手快脚地带他去洗澡。

父母回来后,弟弟第一时间抱着妈妈哭得天昏地暗,诉说着他摔倒的经过,却没提到,是我推他下去的。

听着父母的责骂,我心里的惭愧少了一点,却无法掩盖自己犯下的错误。

我不知道弟弟是否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自那次之后,我尽量远离他,不想我的自私再伤害了他。可那个牛皮糖就是爱贴着我,弄得我烦躁不堪。

就这样,我们都长大了。

初中二的他高大帅气,不再是以前的胆小鬼了。

可是,我,却如以往那般一意孤行,长得越来越丑,没人缘,没朋友,孤单一人过完高中,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

以前,我最爱做的事,就是沉浸于虚幻世界,小说、电影、动漫等等能够忘记自己不堪的东西。

我一直都知道,我只不过是在逃避现实。

就连高中毕业了也不打算踏入社会,以等待大学通知书为理由在家里荒废时间,躺在床上腐烂。

而身为高材生的弟弟,除了学习外,他都会出门,把青春一词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人生灿烂耀眼,与我相比,他很正常,正常得我都羡慕妒忌恨。

他的朋友多得他叫不出名字,而我的点头之交一只手都数得完。

女朋友一个换一个,他常挺胸,骄傲地说自己是高材生,要注重学业,那些不读书的女生交一个星期往后她们都腻了,于是他便会在女生提出分手前先把女人给甩了。与我这个恋爱史为白纸,连个暗恋都不曾有的人不一样。

弟弟是个很现实的人,也是个很上进的人。因此父母都把我当反面教材来教弟弟的,从小到大,错的都是我。

每一次出门回来时,他发现我不曾离开电视半步,便会开始念着与妈妈一模一样的经,连我也会倒背如流。

……好好珍惜生命、去做有意义的事、偶尔找朋友叙叙旧、整天看着电视伤眼睛、人生是多姿多彩的,不该把生命浪费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

他看到我看那些幽灵鬼怪,重生复活等的戏都会“啧啧”两下,说我幼稚,去相信这些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还说是不是希望自己也像僵尸那样复活。

我闭嘴不言,并不是无法反抗,而是觉得没必要浪费时间跟他解释自己只不过是在看戏罢了。

难道你看女人就是想变成女人吗?歪理。哼。

之后他就开始长篇大论,讲起人生道路,什么生命只有一次,还什么人生什么追求,弄得我好烦,我错了,他一点都没变过,还是一样烦,只是换了个方式而已。

之后,我梦到有一天,我赖床,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如同与床合为一体,难以分割。而弟弟走了进来,看见我的模样摇摇头叹气。

我看着那张已拉长的脸孔,像看到了以前那幼稚可爱的小脸,不禁感叹起时间的流逝。

“姐,借我美工刀。我的美工刀生锈了。”他低头,看着我,站在床边等我行动,一点自己找的意思都没有。而我却慵懒地翻身,伸懒腰后随带把床边桌子上的铅笔盒里的刀子取出来。

想到自己的美工刀说不定也生锈了,我便有气无力地推出刀子查看,见生锈的部分不会带来太多影响后,才把刀递给他。

这时,这个画面看来很熟悉却陌生。我不断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因为是自己以前的记忆,可是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人高马大的他不知道耍什么疯,摆起最近流行起来的偶像姿势耍疯……哦,不是,他自称是耍帅。

一只手抵着头,往下看的眼神像在鄙视我,他用着剪刀手,接过了刀。

心跳加速,如同早就知道下一秒会发生的事。

忽然,弟弟的剪刀手接不稳刀子,刀子便随着一种叫地心引力的力量往下掉。一切都像电视里演的慢镜头,刀子缓缓落下。刀片没被收回,反映着光,掉落前转了一圈,直直往我的脖子处插……

看着刀落下,我想别过头躲开,可身子僵硬,脑袋一片空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吸凌乱,手脚颤抖,我不知是被子外太冷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使得手脚抖动。用力呼吸空气,希望氧气能使自己脑袋冷静下来,以便自我安慰能达到一点效果。

双手捂着脸,四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不敢闭上眼睛,害怕又会梦见那个噩梦。

那是个噩梦……我不断说服自己。弟弟怎么可能会杀我呢?这一定是混在记忆里的噩梦,一定不是真的!

……他再憎恨我,也不会杀我的,就算意外也不会的……

所以,我一定还活着……

这时,我忽然想起,自己已不是自己了。

我已经死了……

因为死了才会穿越……

就算不死,穿越后也同等于死了……

心脏,仿佛不是自己的,它在激烈地跳动,如同在告知我还活着的事实。

但是,身体却冷得如块冰。

我不想承认自己已死的事实,因这同等于承认弟弟不小心害死了我。

我不是不面对事实,而是不希望弟弟带着惭愧而活,他不该背负比我更深的惭愧与罪恶感。那种体验不是他一个小孩子能够承受的。

【杀人犯。】

我唯一不希望他经历的,就是被人嫌弃,被人厌恶。

我高傲自大的弟弟怎么可以经历这种挫折?!

深呼吸,我那里压下心里的翻腾的情绪。

而这时,通往储藏室的小门被打开了。绑成马尾的白色发丝被透过储藏室里的窗照射进来的月光照得闪闪发亮。那双红色的眼睛透露出脸色没有表现出来的慌乱。

他快步走来,问了一个相处以来问过好多遍的问题。

“怎么了?”

泪水集在眼眶,我忙着不让它留下来。我发现自己变了。明明一年四季就只有切葱头时流过泪以外没有哭过一次。可是来到这里连续哭了两次。

见泪水还是止不住,我抬手擦掉它。

“做噩梦了?”温柔的声线与覆盖头顶的大手传来的温度,是让人多么迷恋。

点点头,我不想说话。

“没事的,梦而已。睡吧。”

听见他要我睡,我更不愿意睡了,发狂式摇头以表示自己的不愿,也不管干燥的头发会不会扫到他。

“睡不着?拿来帮我一个忙。”他说着时,眼睛就像夜空里的星星,不停闪耀着,鬼使神差地就点头了。

我不知道我一个女病号能在夜黑风高的夜晚里给予身为商人儿子的他什么帮助,但我还是下了床,跟随他的脚步。

地下室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