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我的难过

  苏宜没哭,勉强地被余惘扶了起来。理秋瞧见内心又是一揪,开口:“能走吗?”苏宜咬了咬下唇,“没事,一会儿就能走了。”她好像是要证明自己一般,牵强地靠着扶手下了楼梯,尽管走的是歪歪扭扭的。

理秋只觉得胸口有一簇野草在疯狂的滋长,明明刚刚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可现在看着她下楼的背影又不由担心起来。

“苏宜!痛就别走了。”余惘拉着她的手停下,话语里是愤懑和心疼。和她一同长大的都知道,平日里看起来疯疯癫癫像个小流氓,什么都不怕似的,可从小就怕疼,打针都会哭的哪一种。苏宜在悲伤的边界被拉回了一点,皱着眉轻声问她:“刚刚我是不是很差劲儿啊?”

“怎么说你好?谁表白和上户口似的,服了你了。”口头上是嗔怪,却听不出生气。

“我要和别人不一样嘛。唉,果然男神是不可以指染的啊……”

理秋回到教室也有点心神不定。

瞿宁不由问他:“苏宜找你什么事啊?”理秋沉默了一会儿,想起了前几天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女孩。当他了喊了一声竟然没有回应,蹲下身子去拿东西时,那微卷的栗色长发扫过他的小臂,那有些微痒的感觉一下又一下触动着他。理秋反应了过来,“没什么事,她就是腿摔着了。”

瞿宁的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声调拔高了几分:“摔着了?!”这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他倒不会有什么反应,可那个人叫做苏宜,是和他从小长到大的女生,在她面前各种欺负在背后却默默守护的女生。他站直身体望向理秋,俊朗的面上是一抹显而易见的怒意“怎么弄的?”

理秋:“自己摔的,你去看看她吧。”不平不淡的说辞,讲得自己和局外人一样。

近几天,苏宜都没有出现在理秋的视线里,不知道腿还没有好还是逃掉了。篮球队的几个人一同外出吃饭的时候,理秋隔壁桌的两个人女生的说笑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甲女:“瞧苏宜简直是傻的可爱,叫她去表白还真去了。”

乙女笑了笑:“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嘁,矮冬瓜。”

甲女应声附合:“哈哈,营养不良吧,那胸一看就是遗传了她爸的。”两人嘲讽般笑了两下又谈起了别的事情。理秋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饭粒,轻皱眉头,最近有关于她的事情还真是挺多。

苏宜同学被打击了一个多星期,迅速回血,就有和之前一般元气满满了。余惘有和以前一样从体育生那里打听到了球赛的一线情报,十月末会有一场省级球赛在本校举行。

“你说我再去看他的比赛会被讨厌吗?”苏宜忧心忡忡。

余惘叹了一口气:“之前找他表白的徐殊童都不怕,你瞎怂个什么劲儿啊。”

提到那个徐殊童苏宜就来气,一来二去地找理秋可勤快了,一天能偷看个三四遍,虽然自己也不例外,眼睛还不带眨的。不过还是很不爽她很久了。离球赛的一个月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让教室后的那颗银杏树黄了叶子,让教师里的苏宜寂寞难耐。

第五章我的难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