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少女心思

  小溪水泠泠地淌过泛着青苔的凸凸石块,激起几点零星的水花,风吹拂着水面,溪水越发地急了。乌暗的云朵从莫山山脉慢慢压近了过来,哗哗的雨声由远及近,像小时候母亲颠着谷粒的声音。

何惠兰站在屋子的门外,看着远边天际层层而叠的乌云,皱了皱眉头,随即转向了屋内喊道:“喂!老头,要下大雨了,咱屋顶边那一处漏水你修了没?”

“哎呀,这天...”老何听到声音便跑了出来,看了眼天边的乌云,有些惊慌。他看了眼何惠兰说了声这就去修后便跑回了屋子内。只留下何惠兰呈咬牙切齿状地说了声:“这死老头子...”

溪儿听到娘亲的叫喊也跑出来一看,她看着远边暗暗沉沉的天空,心里忽然地一跳,沈异,沈异还在小山丘那边呢...

“喂!丫头你在这干什么?别吵到了沈先生,他吩咐过不要去打扰他的!你...”何惠兰压低了声音对着整在沈先生房门口转悠的女儿喝道。她以为又是女儿调皮正想好好说说她却看到女儿满脸焦急地拉住了她的手,有些慌乱地说:“娘亲!小异、小异还在外边呢!外边雨可能已经下很大了!他会给淋坏身子的!”

“这,不会吧,小异那么聪明应该能找到一处地方避雨吧!”何惠兰这才想起小异还在外边修炼未回,当下心里也是有些担忧但还是用安慰的口气对女儿说。

“不!他这个木脑袋,只要一修炼就什么都不管了,要沈先生去才带得回的,娘亲你让我进去...”溪儿正想敲击房门的时候只听到沈天旭在里边说:“溪儿姑娘不必担忧,异儿自能应付,倒是...”房里的声音停了下来,不一会,沈天旭便打开了房门,手里还拿着一把青黄色看不出什么材质矿类的三尺宝剑,只听到他将宝剑递给了何惠兰说道:“倒是外头的庄稼恐会被这场大雨毁了收成,你拿着这把剑,插在种植庄稼的土上应该就能保住了。他说完看了手里的剑暗自轻笑了下,同时心底说道:“干将,真是难为你了,曾经斩王裂疆的一代侠客要去守那庄稼。而那宝剑似是有所感应般,轻轻晃动了下,一丝意念自剑中传入了沈天旭的意识之中,那是一声仿佛历经百年的沧桑之音——“不比在你身边闷吧!沈天旭一怔,旋即摇头轻笑了下,见何惠兰母女正望着自己,当下有些窘迫只得又向何惠兰重复了下之前的话。

“这,沈先生,您这宝剑,我们...”何惠兰看着那剑,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但想必沈先生当日便是用这宝剑斩下了野山猪王,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剑的威力,但这把剑一定极为厉害的,只是她不知道当日沈天旭并没有用干将,一头野山猪王对他而言不过举手之间。

“好了,拿去吧!雨越来越大了!”沈天旭说完便把剑塞进了何惠兰手里,然后转身回了房。

“溪儿,娘亲现在要去后边的田野一下,你不要乱跑!乖乖在家里等着!”何惠兰也不推辞什么了,毕竟庄稼的收成关系将来日子过得怎样,她说完拿着沉甸甸的剑身,找了件蓑衣披在身上便跑了出去,雨点正唰唰地滴落下来,她望了下沉沉的天际,走得越发地快了。

溪儿看着娘亲远去的身影又转身看了眼沈先生那紧闭的房门,有些犹豫不定,只是待她再看向远方的天际时,终于是按捺不住,她转身回到娘亲的房里找了两件蓑衣,将其中一件有些残破的披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抱着另外一件蓑衣便跑出了屋子。路上的地石泥泞,雨水似一根根银针竖直地穿插下来,密密麻麻,风一吹,便刺在了溪儿透薄的脸颊,冰冷而酸痛。

“丫头!来,给我搭把手!咦!这人都到哪去啦?”老何找齐修葺的工具以及向隔壁借了张抽梯刚走进屋子正想喊来溪儿帮下手却是发现屋子空空荡荡的,他眼看雨越来越大,只怕再不修好屋顶漏雨了就难办了,所以一时便没去理会,赶忙地抬着抽梯往破损的地方去了。

溪儿一路上跑跑跌跌,身上早已溅满了混杂着黄土的脏水,只见她一脸脏兮地抱着怀中的蓑衣,爬上了那被榕树覆盖了大半天空的小山丘。

漫天的雨点穿过层层叠叠的榕树叶,带着卷带而起的尘土流入了这片厚实的土地。那榕树下,雨雾模糊间,一轮泛红色的光圈如赤练般旋动飘浮着,而那光圈之内正盘坐着一个俊俏少年,正是已经在此修炼了一整天的沈异。只见那光圈自他的小腹贯通而过,绕过头顶又溯回而下,周而复始,循循不息。外边的雨滴顺着光圈的外围滑落下来,似有一层透明的罩子裹在了外头。

溪儿走近榕树,看着树下那被红色光圈围绕着的沈异,不觉轻呼了一声,但她立马便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是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那恍如仙界的景象,连怀中的蓑衣跌落下来也毫不察觉。

她看着那神奇光圈,口中喃喃道:“这便是修炼之人么?”她忽然记起那一晚在父母房门前听到的喁喁细语...

“惠兰,你说咱丫头是不是和异儿走得太近了?”她路过门口时正听到父亲说到自己的名字,于是便停了下来附在了门口边偷听。

“这不是很好吗?两个人玩得到一起,再说异儿这孩子多乖啊,你闺女能学学人家就好了。也省得我担心。”溪儿听到着话顿时瘪了瘪嘴,嘀咕了几声随后又细心听了起来。

“我倒不是说异儿不好,相反他是太好了,虽然现在还是个稚气的少儿郎,但以后必是个英俊郎儿,再说他跟着沈先生学那通天彻底的本领,以后即便不如沈先生但那一身本事也绝非咱们能想象的!”

“嘿!这多好啊!”

“所以说妇人就是见识短,你看从小到大,溪儿有对哪个男孩儿如此关心么?每天一到吃饭第一想的就是异儿,有事没事总往异儿修炼的地方跑!你就没点想法?”

“这,小孩嘛,这喜欢玩在一起...”

“小孩?咱这十五岁就该嫁人了,溪儿今年快十三了罢!”

“你是说溪儿喜欢异儿吗?”溪儿听到这话,心跳越发地快了,她屏住呼吸地听着,不想错过父母间的一字一句。

“可不是嘛!但你想啊,他们是修炼之人,岂是咱这种凡人高攀得起的,我看你还是改天找溪儿谈谈断了她这心思,省得日后伤心。”

“唉,若真如此是得和溪儿说说了,没准是你在瞎想罢!”

“但愿吧!”

溪儿那时候只当是父母间的胡乱之语倒没多放在心上,修炼之人怎么了,什么高攀...不过自己的心事被父母识破当时羞得她赶忙跑回了自己的小闺房,在那之后她看沈异时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异样。只是此刻,她看着恍如天人的沈异,渐渐地明白了当时父母话中的意思,是了,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丑陋闹人的野丫头,将来沈异会娶自己么?那时候的他身边一定有许多宛若仙女般的女孩吧...自己,自己怎么能,怎么能...她想着想着,似是有些痴了,突然脚边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是那件粗糙、丑陋的蓑衣,她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一狼狈样,一阵不甘的滋味涌上心头,她咬了咬下嘴唇,转身便跑了,漫天的风雨掩盖了来时走过的痕迹,天地之间,一时分不清方向。

第五章--少女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