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我没醉(20050908)

   第八章 我没醉

方雨尘心情因许愿而好,许愿对他的关心和谅解感动地印在他心扉里。

第二天方母也就回深圳。他的生活还是如往常。方母只是来看看他顺便给他一些零用钱。他平时也是买一些喜欢的小说、杂志、海报、CD之类的。

他喜欢唱歌却唱不出好听的歌曲,常常唱跑调,他也认为自己没有音乐天赋,只是他相信熟能生巧,唱多了自然有音乐感。方雨尘这小子还特喜欢武术方面的,听说张税会双节棍,曾星夜赶去他家拜师学艺。后来自己买了双节棍,每天有事没事都有耍几分钟,希望有一天能达到李小龙的效果(不过这不可能,因为小龙效果掺杂了些电影艺术效果)。班中有位同学会一字马,有一次体育课该同学展示出来给男生见识见识,他看见了尤为羡慕。心里想要缩小与李小龙的距离一字马必练无疑,就如中国要发展非要对外开放不可,这理儿无懈可击。

暑假悄悄而来,这已是他来草城的第二个暑假。夏日煦煦,有时候光阴事件也不晓得是什么,在学习上在生活上,他进步了许多,学会了独立,心中暂得两个世界,一个是深圳特区一个是落后的草城。心中时常会把两个地方相比,在寻索不同也在寻索相同之处,随着成长的足迹,日记本已经写了满满三本。

他静静坐在台灯前,打开自己的日记,在灯光的柔罩下,听着张洪量的《大海》,写完今天的最后一页又是一本,里面斑斑点点零零散散,随手左右翻一翻,看一看不禁想:这是我吗?我是这样的吗?有过这样的事吗?原来我当时会这样想的。翻着翻看见自己的第一篇日记,虽然幼稚,但也是成长的一种足迹一种心情。

*月*日星期三晴

我怀着高兴的心情骑自行车去学海书店买这本日记本。我想用这本日记本来鞭策我的学习、生活。记下往事、记下欢乐。

我一定要堂堂课认真听,课课认真学,回家还认真温习。我应该学会重来,从前浪费的时光就让它过去。将要来的时光以及现在的时光我将不会再蹉跎。我想我的生活将来能回归自然依山而居就好了,这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的第二个目标是当一名高级警官,为了捉住人民的罪人我会勇敢牺牲,但不会伤害无辜。现在社会风气很不好,就如草城我所见到的。如果再这样下去生活会美好吗?

幸运吧!在我重新开始的路上,有许愿的鼓励关心,还有张税这位知心好友,与聊风生。(完)



记忆,一种过去的现实。有人就说崇拜记忆最傻,也许少有人懂得云的美,或许是方雨尘沉醉在过去的回忆中,此刻他又在端详着另一篇日记而出神。

*月*日星期六晴朗

在许愿的生日PATY,我玩得很开心。朋友欢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张税喜欢唱歌,唱得天昏地暗。我吗?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等待练好歌喉再亮相。再说我与许愿聊得正开心。她今晚真的很美。望窗外繁荣的夜景,无际的夜空点缀着点点星光,夜也很美,美得让人感动。

我认为,真是今晚,我与许愿的友谊才是真挚无瑕,别的朋友都在玩游戏,我与许愿也在一旁玩小时候的游戏——猜拳。不过另加了一个小条件,猜输了可以问对方任何问题,而且必须真实的回答。第一局我以剪刀对布胜出,我笑着问:“许愿,今晚你特别漂亮,肯定有化妆吧?”随即她微微笑回答:“看得出吗?”

“你的左眉毛好象比较长些,”我都笑得抿不住嘴。她才说要去房间看看。可能是把眉头画好吧。不过我认为不用画了,这样也很美呀!

第二局她猜赢了,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在场的那个女生,因为有人说我喜欢她,我看她在场,回答了伤了谁都不好,所以那时我只是不停地用笑来掩饰我的困窘。更困窘的是张税余华他们也凑过来听,还有许愿问了我两遍,好象一定要我当众回答一样。

后来他们走了,我才告诉她一个否定的答案。(完)



尽管方雨尘确定自己没有醉,不过第二天清晨头脑真的很胀,而且不怎么清醒,就连明媚的晨光他也感到刺眼。男人为快乐而干怀,也为忧愁而独酌。

最让方雨尘没有料想到的是,他那晚的快乐竟无意的建立在某个人的痛苦上。

许愿生日的第二天是星期天。他骑着自行车去找张税打兵兵球,之后张税骑着自行车,方雨尘坐着。目的地是很破烂的母校,两人很快乐的对打了将尽两个小时,而午后的阳光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所以方雨尘决定不玩,回家看书罢了。张税也有这意思,两人就懒洋洋的牵着车慢慢走向校门口。张税蓦地发现许愿与她的妹妹许静在一旁与一个外表K型的男生(这人在许愿的生日会上出现过)正聊得兴头,在那里还有另外几个许愿平日的朋友在打羽毛球。张税忙拍拍方雨尘的肩膀,叫他回头看。他还没来得及定睛看清,那K型就带着灿烂的笑容走过来对他们打招呼,方雨尘才知道张税认识的。张税也才知道是方雨尘认识的。接着K型就拍拍自行车并很开玩笑的样子,顺手把自行车后轮胎的风放了,还把胎塞捏在手指上玩。方雨尘看在眼里,心想这人开玩笑的风格还是挺迥异的,绝对够幽默。但是他丝毫没有一点讲究幽默要适可即止的原则而把胎塞交出来。许愿和许静在为这个过份的幽默嘻笑着。

直到张税为这个幽默感到不耐烦了,有点反黑脸的叫K型还胎塞,但他就是不理也不还,还在笑,似乎沉醉于自己的杰作中。张税终于烦透了,牵着行车走,方雨尘也跟着走,甚至还没来得及与许愿许静打个招呼。

方雨尘不明白,张税的朋友为何那样没礼貌,而张税又真的不要胎塞,要要知道去加个胎塞要花钱还花时间找修车店。

方雨尘不由对张税抱怨的说:“你的朋友怎么这样的?!”

“我都不认识那K型。不是你的朋友吗?”

“什么,不认识?我也不认识。”

“那他又与你打招呼?”

“我以为是你的朋友,正与你打招呼。”

“我才没有这样K型的朋友。”

“不会吧!”

“怎么这样的?!”

这件自行车事件,六七天后方雨尘也就淡忘了。

又到另一个星期天,张税与钟宇强等组队去草地踢球,不过方雨尘这次不加入,只是在一旁看两队的攻势情况。发现两队正在混战不堪,因为所谓的裁判严重失职,在一旁与漂亮女生聊天。

方雨尘觉得这种踢法很无奈也很无聊,就走走去看别的队在场的情况。忽然发现一个星期前的那个K型也在那。方雨尘忍不住踏过去想问他上星期的事,方雨尘心想彼此身段相差无几,必要时一定要和他来一把。方雨尘挺着胸,走过支拍拍他的肩,语气随意而缓和的问他:“我和我的朋友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整我们的自行车?”

“那你认不认识老鸡?”K型带着夸张的冷笑问道。

“什么老鸡啊……”方雨尘觉得莫明其妙,这关老鸡新鸡什么事。

“就是上次许愿生日,穿红色风衣的那个。”

“喔,就是那个坐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听歌的家伙啊?”方雨尘因回想他的愉快与那穿红风衣郁闷相对比的场景,得意的笑了。

“家伙?老鸡是我拜把大哥,而他的亲哥是青龙帮帮主林飞。你没死过,生日那天你过得快乐,而他却不好过,是他叫我来整你的。你服不服?”K型是似因为有靠山语气显得更加尖酸傲慢。

方雨尘才知道自行车事件的缘由,同时也知道原来帮派在草城中一定慑人的噱头。不过他也知道青龙帮帮主林飞与张税关系铁得很,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张税定能摆平。所以决定在这场一对一的谈判中,气语和气势都不要让他,豁出去与K型辩驳一翻。

“许愿喜欢与我聊天,而老鸡自己不找乐子,关我什么事,因为这样就叫你来整我,老鸡也未免太可悲太好笑了吧!”方雨尘尽量把事件放置在无可反辩的常理中。

“我赞同你这种说法。”K型看样子有点气量,好象是为理而服非为气势而服。

方雨尘趁机假装很豪爽的说:“那我们交个朋友吧。那件事你就对老鸡说明一下。”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这场可能斗殴的势力范围内,一个选择赞同,而另一个在惊心动魄中获得意外的胜利,也是止戈的胜利。

这是他来草城第一次可能像在深圳一样头破血流的与人斗殴。而这一切都是他不想的。就像与张税斗殴的那个家伙说的一样,你不惹事事还会惹你呢。在深圳因斗殴而结仇不得不离开,来到这草城,所以从性质上与来自东莞的张税萍水相逢。两人因为缘份吧,而走在一起,会不会自我改造、互助影响,最终获得生命中隐藏着地智慧的积极的力量呢?



第八章 我没醉(2005090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