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沈式微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天是灰色的,飘着蒙蒙小雪。

“罪妇没入掖庭,从此为宫婢。”掖庭令王德胜声音洪亮,仿佛此乃大赦天下的圣意,穿透偌大的大明宫,回荡在迷蒙的天空。“走罢,诸位。”

年方双十的郑氏靠在年幼的女儿身边,僵硬地叩首谢恩,拖着一生一世的悲痛,一步步,淹没在泪眼朦胧的罪妇之中,迈向冷冰冰的与世隔绝的牢笼--掖庭。

“这是谁家的,”王德胜指指人群中失魂落魄的郑氏,“好好的人儿,从此是永无天日了!”

“可不是,”旁边的小太监张奎回话道,“听说是上官仪一族的,如今不过双十年纪。”

“真是可惜啊,”要事在身,他也只好感慨一番,“罢了,这世上可怜之人比比皆是,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咱们也走罢。”

“是。”张奎亦步亦趋地跟在掖庭令身后,眼珠子却转动得飞快,雪忽然落得更猛,他一个哆嗦,“真冷啊!”

“我看你与我倒是年纪相仿,”顾典事眼下正分配宫婢,见郑氏虽神采尽无但气质不俗,不禁可惜,“起来罢,可还识得几个字?”

她倒惶恐不安起来,心里既是感激又心存戒备,“奴婢不敢,字倒是识得。”

“既是如此,那就将你配至太极宫弘文馆内做杂役,”顾灵念及她身旁的幼女,“若是有不便,尽管说来。”回首过去,自己当日从当朝名家顾鸿业孙女之殊荣跌至任人欺侮卑微不堪的宫婢之境况,方才及荆的自己饱受折磨,几乎命丧于此。如今,既然自己有小小权力,定不能辜负曾经所受的苦难,更不愿重蹈覆辙,冷眼旁观。

不曾想不苟言笑的她竟如此关怀,实在令郑氏惭愧。“母亲放心,婉儿会自己照顾自己。”婉儿见母亲眼眶泛泪,于是挺身而出,“但听姐姐吩咐。”

“哦?”她来了兴致,这样一个聪颖可爱的孩子,于这冰冷的宫闱,无异于天赐良物。“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上官婉儿。”既不称奴婢,也不行叩首,许是孩子的纯真天性所致,许是源自血统里那一份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从容。年幼如她,尚不知掖庭是何处,更不懂宫婢为何物,只知此处新颖,孩子的心性让她发出纯粹而美好的笑,“姐姐你呢?”

真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燃起了冰冷的内心,也正是此刻,她暗自许下诺言,好好守护这个治愈心房的孩子。“顾灵,从此你便称我顾姐姐罢。”

多年以后,直至她临死的那一刻,都从心底里感激曾经的自己,曾经那么倾尽全力地哺育一个人,曾经义无反顾地在这冷冰的宫墙内活出不一样的色彩,曾经有这样温暖的希望燃烧着年轻的心。孩子啊,永远是希望。

“奴婢有一事相求,”郑氏见顾灵果真豁达,便鼓起勇气,低低说道,“奴婢自知才疏学浅且恐无暇照顾,幼女的教养。。。”

她摆手,示意她无须再言。

“真是大胆,顾典事哪里有闲暇管你。”身边的小宫女薛敏敏早已看不下去,今日姐姐可真是转性了。“更何况论才学,我们顾典事比宫教博士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教你区区宫婢,真是可惜了!”

郑氏惶恐,一连磕了几个头,“奴婢知罪,请顾典事恕罪。”

“母亲,”婉儿见母亲卑微地叩首求罪,心里酸楚,倔强地反问,“以我的才智,也不比寻常孩子。”

“别磕了。”顾灵蹙眉,她真是太过胆怯,以至于卑贱得任人欺侮,只怕不利婉儿日后。又见婉儿自信如此,更是喜爱,“好,既是如此,从今往后你便跟我。待你长大,再入内文学馆不迟。”

“谢姐姐。”婉儿应道。薛敏敏气不打一处来,真是见鬼了!

“多谢顾典事成全,多谢顾典事成全。”早有耳闻,承自顾鸿业的天资,顾灵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如今总算得偿所愿,死也心安了。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成全”二字,顾灵心里百感交集,当年府中学士云集,最熟悉莫过于成全;当年入宫举步维艰,朱文暗地相助,最感激莫过于成全;此前宦官居心叵测,最渴望莫过于成全;如今,自己竟也有这样的机会成全他人,真是触目惊心的变换。

“喏,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薛敏敏不情愿地领着二人来到掖庭中部的一所陈旧的木房子中,临走前不忘狠狠地警告上官婉儿,“不过是一个小贱婢,从今以后给我小心点!”

说罢,长相平凡的她一瘸一拐地消失在长长的甬道里。后来,婉儿才得知,当年若不是薛敏敏相助,恐怕顾灵早已自刎于宦官们的淫威下。如今这样嚣张自持,可见也是护着顾灵的缘由也未可知。

“姑娘慢走。”郑氏谦恭地待她远去,才嘱咐道,“从今往后,再不许像今日这般大胆。”

“知道了。”小婉儿漫不经心。

她静静地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淹没在飘落的白雪中,苍茫的天空,以及一眼难以望尽的深不见底的宫墙,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想,安静地发了一会儿呆。一片雪花,落在稚嫩的鼻尖,她伸出小手碰一下,露出白白的牙齿。

雪越下越大,她喊道,“母亲~母亲~”

屋内的郑氏也笑了。好像大梦一场,过去的一切,亲族的满门抄斩,曾经的鹣鲽情深,都随着漫漫大雪掩埋,恍若隔世般,过去的一切从此说再见。庭芝,你还好吗?

终究不过梦一场。

沈式微
每一段结束都可看作一场梦,不管曾经多么真切地感受到过,不论是否刻骨铭心山盟海誓,结束了离开了消失了,好比一场梦,如今梦醒了,情也逝了。 最近看了太子妃,有点小感触。“早知是梦,何必要醒。徒留一生的孤独和寂寞,拥抱不到曾经的你。世事一场大梦,也许你只是我的梦中人,奈何梦太短暂,爱过绵长,触碰不及你的一切。”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