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5

  整个过程南希都像一个旁观这场闹剧的旁观者一样淡淡的说着一切。默了一会,南希又出声:“就是这样了,他是能言善道的顾言啊,他为什么不用他的天赋解释呢,他说什么我都会信,哪怕是告诉我这只是个误会,但他还是什么都不说,还是选择了放开我的手。”话音落下,接连的是死一般的沉寂,沉默的最后是南希轻轻的结尾:“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说出来感觉真的好多了,呵呵。”

此时的静晚听完这些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南希的淡然冷漠是众所周知的,可是谁又知道这淡然冷漠的背后裹藏了多少孤独与背叛,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这是人最大的悲哀。

那推推挤挤,那同唱同乐的青春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僚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可是能让南希曾经如此决绝的离开这个,她生活了17年,给了她那么欢声笑语的地方,可见被背叛的痛苦曾让她多么绝望。

突然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快乐父子俩.....”打破了安静,静晚皱了皱眉头,看着南希一脸嫌弃的表情,尴尬的接起了电话:“喂,对,我和南南已经回来了,聚会?后天吗,好,我和南南会去的,嗯,到时候见。再见。”挂了电话,南希又恢复她的清冷,拿起酒杯放到嘴边,淡淡的说“呵,你这品味还真是十年如一日。”还不待静晚开口反驳又开口:“聚会?什么聚会?”

“高中的同学聚会,每年都会有,这次咱们回来刚好赶上了,这次是余萌办的。说是余萌的丈夫是个土豪,这次就办在了了帝都,还让咱们穿礼服赴宴,估计就是来炫富的。”

“余萌是谁?我不去。”南希说着就往嘴里灌酒,静晚眼疾手快就抢下了南希的酒“大小姐,别喝了,你才几天没进医院啊,您老人家真以为您的胃是铁做的啊,您别再让我背你去洗胃了!说实话我也没指望你记住余萌是谁,唉,您这脸盲记得我就不错了,您别窝在您那小黑屋里画那些破图纸了,至于男伴我帮你找~”

听到这话南希不乐意了:“呵呵,首先,如果没有我那破图纸,你们这些模特可能就得裸奔了。其次,我为什要记住一个莫名其妙闲得蛋疼的女人,最后,男伴?下一步是不是就是学跳交际舞了?”

然而静晚完全不吃这一套,歪着头冲着南希坏笑道:“我知道你怕什么,说这么多不就是怕遇到顾言嘛,我还不知道你。”听到这话南希僵了一下,随即又淡淡地说:“没有。”

静晚和南希毕竟将近8年的感情,看到南希这种表情,心里不免疼了。

伸出胳膊搂着南希轻轻的说:“都过去了,一个贱男人而已,他们那种律师行业忙的脚不沾地的,明天八成也去不了。再说了咱们南南又漂亮又是著名服装设计师,还是市长的宝贝女儿,想要什么男人没有。从明天起,本姑娘就给你介绍帅哥,保证比顾言强千万倍!好不好?”

事实证明,一个蛮横且能言善辩的女人是无敌的,南希最后还是被拉去聚会了,但是男伴却是坚决不用。而静晚心里过了一遍B市所有认识的男人,排除老的小的不正常的见不得人的,最后发现,就只剩下那个自己要求下次再谈合同的易思源,可是一想想他是顾言那个贱男的好哥们就整个人都不爽了,可是又没什么认识的合适做男伴的,就只能勉强拉上了他。

由于某静非要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认识到海归的就是好,一大早就拉着南希和易思源去公司找自己的专属化妆师做造型。最后到达帝都会场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对于约定的十点已经远远过了,可是静晚大小姐却完全没有迟到的意识,开心的享受在四周投来的倾慕的眼光。

被挽着的易思源感到很无语,低头在静晚耳边说道:“大小姐,您老人家男伴在这呢,别到处贼眉鼠眼瞟了嘿。”静晚歪过头瞟了瞟易思源反击:“你懂什么,姐们这是天生丽质,你只是男伴又不是男友,管那么多干啥。”

这话堵得易思源毫无反击之力,不过夏静晚说的的确没错,三人同时进入会所:夏静晚一袭蓝色紧身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南希白色一字肩鱼尾长裙,棕色自然卷发,慢慢垂直下来,加上她的标准表情——面无表情,活脱脱一位冰山美人。10厘米的鞋上贴着闪烁的钻石,一闪一闪的是那么的吸人眼球;站在中间的易思源身着白色礼服,经过精心裁剪的礼服衬托出他优雅不俗的气质,一个比王子还要尊贵优雅的身影展现在众人面前,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一行人显得无比耀眼。

Noble球
漂亮的静晚妹纸

NO.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