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头绪

  秦初夏看照片里的汪玬琪跟她是浑然不同的风格,卸掉了本来艳丽的浓妆,把她玫瑰红的露背晚礼服换成了素白的长裙。不只是这样,秦初夏还细心地发现凶手把汪玬琪的手指上涂的红色指甲油卸掉了,还把她原来长长的手指甲剪得很清爽干净。使汪玬琪整个人看起来清雅多了。那么凶手的作案手法很简单,为什么要花这么大手笔在汪玬琪的装扮上?

还有凶手特地把汪玬琪的双脚绑上石头,脖子上也系上石头,双手绑上石头,那就是防止她浮上来。还有就是如果直接放下去的话,汪玬琪极有可能后脑会被石头磕到,可是后脑根本就没有伤口,那就是凶手进入游泳池池水里把她放下去,那凶手为什么这么细心保护和一定要让她沉在水下呢?

“怎么,你是打算参与这个案子么?”就在秦初夏认真细思的时候,司锦年开口了。

“不可以么?”

“没有任何经验,没有任何相关的学识,就想要破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不试试怎么知道。”

“看来你是铁了心。”

“我会用的行动来证明。”

“既然初夏都这么主动了,我作为嫌疑人也要协助初夏才能让我摆脱嫌疑。”

“卓总你这么积极调查案件,就不怕你不理集团的那几天,集团不会出什么事情么?”

“我就几天不在,卓氏不至于倒闭。”

“是不会倒闭,但可能业绩会下降呢。”

“司先生你这话可不好听呢,卓氏现在好端端的,我不在也不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的。”

“若是我运用姜朔来拉拢一下你们卓氏的几个股东呢,你想你们集团的业绩可能会下降几个百分比呢?”

“司先生,真是会说笑,卓氏的股东不是说拉拢就拉拢的。”

“但是卓总你也不要小看了司家和姜朔集团,对于那些心存他心的客户来说,一点蝇头小利就能被拉拢了。”

“司先生你不觉得这样做过于卑鄙了么?”

“商场上尔虞我诈,怎么能说是卑鄙。若是卓总你还不放手,别怪我向媒体爆出汪玬琪曾经和你父亲有过一段情的丑闻,到时候大概所以矛头都会指向卓氏,那卓总你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清闲了。毕竟你只知道汪玬琪和我母亲有联系,仅此而已。”

“司锦年,你敢!”卓宸的假面微笑已经被司锦年打破了,他现在只有气愤,连客套的称呼都没有了。

“卓总,我司锦年有什么不敢做的。所以劝你好好做你的总裁位置,我还不想把

情做得太难看。等我和秦小姐把案件破解了,你自然就洗脱嫌疑,你需要关心卓氏就行了。”

卓宸咬牙切齿地说:“司锦年,你还真是厉害呢。”

“承蒙夸奖,司某不甚荣幸。”

最后结果是卓宸气呼呼地走出警局。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你接手这个案子。”

“我的话是最标准的中国话,怎么,秦小姐连中国话都听不懂,是要我翻译成英文么?”

“先看案子吧。”秦初夏生怕从司锦年嘴里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连忙转移话题。

“你有什么看法?”

“第一,凶手可能是学过计算机程序之类的。第二,凶手可能是宴会中的服务员之类的普通人,不可能会是知名人物,还是跟汪玬琪不熟的。第三,凶手是男性,身高在1.8左右,皮肤不白,偏向古铜色。”

“为什么?”

“因为汪玬琪她选男性也是有标准的,她喜欢身材高大且阳刚的男性。”

“可汪玬琪也追求过你,司先生你不是个例外么?”

“我当然不能跟那些平凡的男性相提并论。”

“那为什么可能不是汪玬琪熟识的?熟识的不是更有作案动机么?”

“汪玬琪的身份是什么?”

“汪氏总裁。”

“试想一个总裁怎么会与普通人熟识。”

“有可能是机缘巧合之下。”

“秦初夏你以为是电视剧呢。你看这张照片里汪玬琪的手掌上有没洗尽的墨迹,那就表示凶手是用纸条约她的,若是熟识的人相约的话不是用手机等电子设备更方便。我想现场是有汪玬琪的手机吧。”

“是有。”

“里面的通话记录上可有什么人是普通身份的或是未知号码。”

“没有,她通话的基本都是一些企业家或是她助理。”

“凶手若是熟识的,汪玬琪的手机里肯定会有他的电话号码,凶手只要打通电话给汪玬琪再把她手机里通话记录里有关于他的一切都删了或是把手机销毁不是来得更更简单快捷。何必先用纸条相约,再删记录,这不是更复杂化了。”

“既然凶手不是与汪玬琪熟识的,那为什么要害她,还对她做了这么一番功夫?”

“所以说是凶手本来就是锁定了她,再伪装进来,你想想汪玬琪不同于其他女性的地方是哪里。”

“比普通的女性的欲望更胜。”

“有关汪玬琪的独家新闻都是一些美艳总裁,风流总裁之类的,曾经还被拍到和3个男人睡在一起的新闻。”

“那凶手锁定的目标不是随机的,他挑选的都是一些风流女性。”

“那不是像夜总会之类的地方的极有凶手存在。”

“不,那里太没挑战性也不符合凶手的口味,凶手需要的是完美的艺术品,那里完全不够格。”

“试着站在凶手的角度,把汪玬琪包装成清雅的模样,再把她完全浸入水中,那在水中的意境不是很唯美么?”

“我没觉得美,只觉得可怕。”

“你要知道凶手的脑子里总比普通人多一个平行世界”司锦年说完,就走向警局外。

“你去干什么?”

“补觉。”

“……”

“秦小姐,我发觉今天司先生的心情特别不好,虽然他以前也是阴晴不定的,但今天他的话比以前还不留情面。”

“李警官,恭喜你,你终于发觉了。”

“我哪里惹到司先生了么?难道是因为我怀疑他并对他态度有点恶劣的原因?”

“李警官你要知道司锦年的脑子里是装着两个平行世界的人,这些还不足以是他生气?”

“那是为什么?”

“早上的电话和他说的补觉。”说完这句话,秦初夏拍了拍李警官的肩也走了。

李警官一脸悲戚地站在原地,他的心里千万种思绪飘过,终于默默总结了一个结论:“千万不要打扰的司锦年的睡觉时间,不然后果很严重。”

秦初夏来到警局外,看见司锦年坐在车里假寐。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

“你不是要休息么?”

“这样简陋的休息环境,只会让我觉得难受,所以没有什么区别。”

“那你的意思是凶手还会继续作案。”

“是。”

“那就赶紧去找出凶手啊。”

“不。”

“为什么,你不是答应警察会接手案子么?”

“我是答应了,但是我现在不想运用那个精力和心思。”

“那你就等待凶手再杀害一个人?”

“为什么不可以呢?像那些女人不知道破坏了多少家庭。”

“司锦年,那万一下一个被害得人是我呢?”

“不可能,你不符合凶手的口味。”

“在你的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

“为什么你恨我,因为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那种女人,所以怎么能说我不可能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闭嘴。”

“怎么司锦年,还不让我说了,难道我有哪句说错了么?”

“秦初夏,你非要这样作践自己么?”

“那司锦年你何尝不是在放弃,你说过每猜透一个罪犯的世界都让你兴奋,现在你连那种仅存斗志都没有了,明明比别人都有能力。我放下了身段,你是放下了信念,那就拿着你那可悲的骄傲做鬼去吧。”秦初夏愤愤地说完就要离开。

司锦年下车拉住了秦初夏说:“秦初夏,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从没有觉得你是那种女人。对于案子,我说过我会协助破就会协助。还有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完美的分析解决此案,对于助手的你,我只希望你别影响我就好。”

“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助手了?”

“哦,不是你接这个案子么?难道你认为凭自己就能够破?”

“走吧,助理小姐,你不是很迫切么?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这个‘艺术凶手’。”

“啊,去哪?”

“尸检报告是溺死,只有脖子,手腕和脚腕有伤口,尸体这块已经没有线索了。那就去看看汪玬琪的‘遗物’。”

“司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

“汪玬琪身上的所有东西给我看看。”

李警官拿来了汪玬琪当时所穿的素白长裙,她的手机和包。

“看来凶手还有一个同谋呢。”

“啊,为什么?”

“秦初夏你过来看看她的包,同为女性的你应该知道缺少了什么?”

“噢,缺少了口红,若是男性就不会拿口红,我们已经确定凶手为男性,那就只有可能他有一个女性同伙。”

“虽然抓住凶手不是很容易,但是抓住那同谋就真的太简单了。”

“嘀嘀嘀……”

“喂,什么事?”

“李队,在西城这边发现一具冰雕女尸。”

“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在西城那边发现一具冰雕女尸。”

“没想到仅仅只过了一天时间,凶手又开始作案,看来他有点急不可耐呢。”

第十九章 头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