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准备

  “这次多亏了司先生的帮忙,我们才能这么快解决这个案子。怎么样,司先生要和我们一起去庆祝一下么?”

“有什么好庆祝的,凶手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抓住他当然快了,若是这样的凶手都抓不住,就直接辞职或许还能留有面子。”

“是是是,司先生,凶手虽然不是大恶之人。但能抓住他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再说是司先生帮忙的,我最起码也要请司先生吃一顿饭。”

“李警官,我常年生活在国外,习惯了吃西餐,而且S市里能稍微符合我口味的西餐也只有乔斯曼安西餐厅,你确定你请得起。”

“瞧瞧,这就是贫富差距吗,乔斯曼安西餐厅里面的一杯水都要几千呢,更何况一餐。怕是一请客,估计自己就要倾家荡产了。”李警官在心里默默地想。

“司先生,我不知道你爱吃西餐,所以我只带够吃中餐的钱,抱歉。”

“李警官,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表现得稍微聪明的一次回答。”司锦年说完就自己径直地走了。

李警官站在原处直擦冷汗,他懂得了以后如果还需要请司锦年帮忙,就得多做事少说话,不然会被司锦年说得无地自容的。

司锦年坐在车上,想着徐浔最后对他说的话:秦小姐是位好姑娘,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误会,我希望你们能重新在一起,别到以后像我一样就算反悔也不可能了。

“好姑娘么?秦初夏,你到底是伪善还是真的可恶呢,为什么我唯独参透不了你?”

后来又自嘲地摇了摇头想:“我什么时候也这么糊涂了,就因为他学过心理教育么,这样就能轻易看透人心,他可笑地连自己的感情都没有控制,我居然就相信他的话,或是我心里还是对秦初夏有一丝的执意吧。”

现在司锦年开始怀疑自己对秦初夏的到底是爱还是恨。若是爱,那么这次我不会放手,即使你不爱我,我也要让你爱上我。

“锦年,你回来了。”

“嗯。”

“锦年,你爸爸打电话过来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告诉他,我没空。”

“锦年……”

“你还有什么跟他有关的事情不要跟我说,我没空搭理他。”

“可是,锦年,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

“那又怎样,我只记得我只有母亲,从来没有过父亲。好了,我很累了,我要去休息了。”说完,司锦年就上楼休息,只留下白雅静孤零零地站在原处。

“司锦年,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我在国外整整陪了你五年,你是否有一刻是对我动过心呢。”白雅静落寞地想。

另一边,秦初夏的家。

“哇塞姐,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刺激的事情。”

“什么刺激,是惊险好么?”

“姐,这位代管姜朔集团的人是谁啊,这么牛叉叉,都快刷掉我心目中福尔摩斯第一的位置,跻身为我心目中的第一男神。”

“你的心倒是变得很快嘛。”

“叮咚叮咚……”

“是玥玥啊,你怎么来了。”

“初夏姐在么?”

“在呢,我叫她出来,初夏,玥玥找你。”

秦初夏和秦睿轩从房间走出来,秦初夏问张玥玥:“玥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对不起,初夏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又不是你的错,我们又不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来,这是我的弟弟,秦睿轩。”

“你好,我是秦睿轩,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

“好了,我们都是邻里邻居,不用这么拘束。

“嗯,那初夏姐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明天见。”

第二天,秦初夏带着张玥玥去咖啡店打工。但是,秦初夏却看见了顾雨珂坐在里面,她没有点任何东西,像是在等待谁。后来来了一位30岁上下的男性坐在了顾雨珂的对面。

“雨珂,我跟你交往有3个月了吧,那我们今天就说清楚。”

“嗯。”男子看见顾雨珂淡淡的神情,感觉又无奈又气愤。

“我觉得我们俩不合适,不是你不好,而是你的性格太强硬,又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我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所以还是分手吧,以后见面我们还是朋友。”

“既然你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也不可能挽回什么。”

“雨珂,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女强人形象,不然很少有男性能够包容你的。”

“谢谢你的忠告。”

最后,男子无奈地离开,秦初夏对张玥玥说:“玥玥,剩下的你帮我弄一下,我有位故人,我过去跟她说说话。”于是便过去坐在了顾雨珂的对面。

“秦初夏还真是巧啊,这么大的S市,到哪里都能遇见你。”

“刚才那位是你的男朋友。”

“是啊,不过刚刚已经分手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不是都听见了,是他提出的分手。”

“雨珂,我了解你,对于你喜欢的你不会表现得那么平淡。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是要和他交往?”

“秦初夏,你不要自以为觉得很了解我,你知道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看透一切的样子。”顾雨珂一说完,就要拿起椅子上的公务包走。

秦初夏拉住顾雨珂的手臂,阻止她走:“雨珂,我只是就事论事,我希望你对自己好点。”

“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别忘了当初是你先抛弃一切的。”顾雨珂说完,手一甩,秦初夏便跌坐在地上,手腕传来一阵刺痛,看来是伤到骨头了。

顾雨珂的眼神闪过一丝担心,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冰冷,不搭理秦初夏就自己走出咖啡店。

“那什么人啊,把你弄伤了还理直气壮的,什么故人,初夏姐是你仇人吧。”张玥玥一边扶起秦初夏,一边嘴里愤愤地念道。

“玥玥,不要说了,是我欠她的。”

“好吧,那初夏姐,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玥玥你帮我跟老板娘请一下假,我想回家静一静。”

“好的,那初夏姐,回家路上小心点。”

司锦年坐在车里,眼睛看向外面,看到秦初夏在路边走着。

“把车开去那个女孩的附近。”

秦初夏奇怪得看着这辆黑色的商务车,等到车里的人摇下了车窗,秦初夏看清楚里面的是司锦年。

“上车。”

秦初夏不理他,自顾自地走。

轿车一步一趋地跟着她。

“怎么,跟我耍起小性子来,你是要我亲自拉你上车么?”

秦初夏只好无奈地拉开前驾驶座车门。

“坐后驾驶座。”

秦初夏坐上后驾驶座后,跟司锦年保持距离。

司锦年没有再说话,只是自己静静地眯眼假寐,一路上他们之间都保持着安静。

“司少爷,已经到了。”

“知道了,下车。”

秦初夏看见的是一家品牌服装店,她不知道司锦年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吧。”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司锦年一边挑衣服一边说:“今天晚上集团有一场宴会,我刚好缺少女伴。”

“所以你找我么?你不是有女朋友么?你可以找她啊。”

“我有说过她是我女朋友么?再说,我不想她来当我的女伴,她是白氏的千金,我是司家的公子,我想第二天新闻头条就是我和她。”

“那为什么选我?”

“因为我刚回国,在S市里认识的并且和我比较搭配的女性就只有你了。”

“换上这件看看。”司锦年递给秦初夏一件紫色的晚礼服。

秦初夏无动于衷。

“我知道你现在的生活缺钱,只要你配合我演这场戏,我就付给你一笔可观的酬劳,如何?”

“好。”秦初夏接过晚礼服去试衣间换衣服。司锦年则坐在沙发椅上随手拿起旁边的时尚杂志,边看边等待秦初夏换好。

已经过去20分钟了,还是不见秦初夏出来,司锦年等得不耐烦了。放下杂志,就走进秦初夏所在的换衣间里。

“你的自理能力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么?换个衣服都要这么久。”

司锦年一进去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秦初夏背对着司锦年,背后的细带还没有系上,留了一大块美背给司锦年看见了。如牛奶般白皙的脊背,一条不深不浅的背沟使秦初夏的背看起来柔软又美丽。以前司锦年对秦初夏的定义就只是觉得她漂亮,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背部就令人遐想,他觉得后悔了,不该让她穿这件,他不希望她的美展现在别人面前。

“你怎么进来了,出去。”

“怎么,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出来,所以就进来了。”

“那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你手是受伤了吧,确定不需要我。”

“不需要,你快给我出去。”

司锦年非但没有出去,反而走进了秦初夏,抬起手在秦初夏的背后帮她系晚礼服的细条。

“我劝你不要乱动,不然到时候晚礼服一不小心掉下来,我看到的就不仅仅是你的背了。”

秦初夏听后,就不敢乱动,等待司锦年系好。司锦年微凉的指尖碰到了秦初夏的背,引起她的微微轻颤。

司锦年凑到秦初夏的耳边说:“我就只是轻碰到了你的背,你就有反应了,秦初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不是早就不是处了么?”说完,司锦年故意在秦初夏的耳边轻吹出一口气。

司锦年薄凉的嘴唇碰到秦初夏的耳朵,秦初夏的脸和耳朵一下子涨的通红,愤怒地叫道:“司锦年你系好了没有,系好了就给我出去,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

司锦年带着愉悦的轻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我已经系好了,这就出去。”

等秦初夏调整好情绪出来时,司锦年的眼光里带着满意和些许的惊艳。

“不错,那就走吧,秦初夏。对了,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女伴,所以今天晚上要好好配合我。”

“我知道了,那我不画点妆么?”

“不用,你素颜就已经足够艳压群芳了,毕竟我的审美观一直都是处在高处的。只是你的手没有问题么?”

“没关系的,伤的是左手,起码比右手好,只要左手不要用力就行了。”

第十六章 准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