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重拾旧业

  不知道是不是司锦年有一种的威慑力他一开口,没有人敢说话。

李警官假装地咳了两声说:“案发地点想来你们都清楚了,是在后郊的小树林中,那里几乎没有什么什么人来往,所以凶手选在白天杀人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张玥玥后来偏偏选了无人的后郊小树林,而且有充分的杀人动机和杀人时间,张玥玥是头号嫌疑人。”

“等等,我有话说,你不觉得这一切未免太凑巧么?太巧合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一次巧合。我都觉得这有点圆不过来”

“的确是太巧合了。”这时候司锦年开口了。

不知道是司锦年开了口,秦初夏觉得自己有了依靠,感觉底气就足了。

李警官说:“那你们看一下这些照片,这是当时的案发现场。被害者金妤娜是全身裸着的,她的双手被反剪绑在树干上。不仅如此,她的头发已经全部被剃光,全身都是被凶器划得一道一道的,经伤口的深浅程度判断,凶器是一把美工刀。还有就是她体内并没有男人的**,可以排除奸杀。”

“这是我知道的所有情况,尸检还在进一步地了解中。”

“李队,尸检报告出来了,根据报告结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好的,那基本了解到的就是这些。”

“你们没觉得这张照片有点怪怪的么?”张玥玥指着照片里金妤娜的手疑惑地说。

“怎么说?”

“哦,我想起来了,我在和温宇吃饭时,透过玻璃窗看到了金妤娜,她那时的手臂上戴着一块表,只是这张照片里面却没有了。”

“你在案发之前看见过金妤娜?”

“是的。”

“那当时她的情绪是怎么样的?她当时是在干什?”

“就和平常一样。干什么的话,应该是在等什么人。”

“你看到她在等什么样的人了么?”

“没有,她站了差不多5分钟,就走了。”

“那你知道那块表的出处么?”

“我知道,那块表是我在金妤娜生日那天送给她的。”温宇回答。

秦初夏皱着眉想了想,说:“凶手会不会是位女性,而且有可能是喜欢温宇的同是A大的女生,因为她并没有拿金妤娜身上的其他财物,偏偏挑选了温宇送给金妤娜的那块表,这是其一。其二,她为什么要了金妤娜的头发,金妤娜有一头很纯正漂亮的金色卷发。凶手要头发很有可能是因为嫉妒,若凶手是男性,就说不通了。其三,凶手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多处刀伤,尤其是脸,伤口密布,这就更加充分说明了女性的嫉妒心理。把她双手绑在树干上,我想是不要让她反抗,更好下手。”

“我看不一定是女性,极大可能是男性。”司锦年开口反驳。

“为什么?男性根本说不通。”秦初夏知道司锦年以前是学校犯罪学的高材生,后来才去经商,所以他今天推翻了自己的推测,这让秦初夏有点兴奋。

司锦年看了一眼秦初夏期待兴奋的眼神,继续开口道:“凶手是把金妤娜反剪绑在树干上,他把金妤娜正绑在树干上,金妤娜也是很难反抗的,所以你这推论漏洞。你看这里,还有这里,金妤娜的胸部,臀部这两块地方都没有刀伤,而其他地方的伤口确是很多,这不是一个疑点么?若是女性,为什么单单留下这两块,只有男性,因为根据调查显示男性最喜欢女性的这两部分,所以可能凶手曾经和金妤娜是很亲密的人,例如以前的男朋友,所以他不忍心用刀划这两块。至于手表,可能就是因为嫉妒,但那是凶手对温宇的嫉妒,温宇抢了他喜欢的人,也就是金妤娜,所以他拿走了金妤娜的手表,因为手表是她身体上最容易带走的一部,拿走其他的反而就不太容易了。还有你漏了最重要的一点。”

秦初夏皱着眉头问:“是什么?”

“发现她的尸体时为什么是裸着的?”

秦初夏豁然醒悟,觉得案件发展得越来越扑朔迷离,心中越发得想探求真相,连忙问:“为什么?”

司锦年看了看秦初夏,继续淡定自如地说:“发现她的时候头发是没有的,何不想想这可能不是出于一种嫉妒,而是出于一种幻想,想想有哪种女性会把头发剃光,那大概只可能是尼姑。这就可以完全解释为什么发现金妤娜时她是全身裸着的。”

“为什么?”李警官疑惑地问。

“对于这么简单的答案我不想再去说。”

“李警官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尼姑她是有戒律的,去除了贪,嗔,痴,恶,欲。发现金妤娜时她的尸体是裸着的,就是犯了‘欲’的戒律。凶手这么做是为了向我们表示金妤娜本身的脏污。”顾雨珂鄙夷地回答。

李警官的面色涨得通红。

“那为什么发现金妤娜时她的双手是被反剪绑在树干上?”

“你们好好想想,金妤娜的姿势表达什么?”

秦初夏回答:“这看起来有点像是罪犯被‘审判’时的姿势。”

“看来秦小姐起码没有把关于刑法的所有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没错,凶手有可能就是在为金妤娜‘审判’罪行,若是正着绑在树干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凶手极有可能是跟秦小姐一样是学刑法学的,于是就自然而然地给金妤娜弄了这么个姿势,可也是这也是他的一个漏洞。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测,所有的证据真相都要经过调查才能得出,信不信,也是你们的事。”

“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杀我女儿的凶手,你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

司锦年不屑地说:“我要的我怕你们给不起,我之所以参与这个案件,只是因为我暂时代管姜朔集团,而你们的公司正在与姜朔集团合作,若不是这层原因,我是不可能插手的。”

“好了,我已经给你们锁定了凶手的几个特征,找人,查明,就是你们警察的事。”

“好!凶手是A大的一名学刑法学的学生,,男性,曾经可能和金妤娜有着亲密关系,很可能是恋人关系。现在立刻去A大调查,查出凶手。”

“好了,凶手的特征基本也推测出来了,接下来就剩调查了,玥玥也被排除了嫌疑,玥玥和我可以走了么?”

“不行,刚刚只是推测而已,不能真正判断凶手,张玥玥还是有留下来的必要。”

“那好,若是抓到了凶手,你们做警察的要跟玥玥道歉,毕竟还没有确立真凶,玥玥就被一位‘泼妇’给打了。”大概是司锦年在这里,秦初夏大胆了起来,本来磨灭了的骄傲性子又上来了。

“你怎么说话的,一个姑娘家说话怎么这么……”

“难听”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司锦年散发的冰冷气寒气堵住了嘴。

司锦年凉薄地地说:“可真是‘贤妻’呢,金董事长你的眼光可真另司某自愧不如呢。”

“司先生,我们只是因为着急,请见谅。爱女被害,作为父母的,情绪波动都会很大。”

“我不想说这些。听好了,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这些警察最好在两天之内给我找到真凶,在三天之前给我完全结束此案,这是我能给出的最大耐心。之后,大概你们就等着金氏公司的麻烦吧。”

警察们满脸愁苦地看着这尊大神,怎么感觉他才是警局真正的大boss。

“你们若是不加快速率的话,很有可能你们的警局就会被上诉,然后瓦解。你们这个警局可能成为S市,哦不,乃至全国,第一个被上诉的警察局。”顾雨珂慢悠悠地说。

秦初夏不用想也知道警察们一个个肯定都是泪流满面了,那个速度,都已经是脚底生风了。

司锦年闭着眼坐在那里休憩,显然是没有睡好就来到警局处理事情,而顾雨珂静静地站在他旁边。

“锦年。”

一声锦年打破了司锦年的休憩。他不耐地皱了皱眉头说:“你怎么来了?”

“我回去时没看到你,后来打给姜煜,他告诉我集团出了点事情,让你到警局来处理一下。”

“你知道我在这了,不用担心,先回去吧。”

“可是,锦年……”

白雅静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司锦年的话打断了:“你也知道我没有太大的耐心,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闹恶劣化。”

“那好吧,锦年,我先回去,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她说完,看见司锦年后面站着的秦初夏,眼神一下子变得很奇怪,后来又快速恢复过来,对秦初夏微微一笑就走了。

秦初夏没有看到白雅静看见她时眼神的变化,她现在的心思都花在快点破案的身上,连司锦年一直在看着她都没有察觉到。

“初夏姐,初夏姐。”

“怎么了?”

“那个司先生一直在看着你。”

“哦,是这样么?”秦初夏回过头,看见司锦年现在闭着眼坐着休憩。

“初夏姐,他在之前一直都是在看着你的,他是不是喜欢你。”

“其他人喜欢我有可能,但他,司锦年,绝对不会。”

“为什么?”

“玥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的事情吧。真是的,我早就说过了温宇不适合你,现在啊,间接害死了金妤娜还差点害死了你。”

“好了好了,初夏姐,是我被蒙蔽了,我现在已经对温宇很失望了。再说,我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我问心无愧。”

“嗯,这样最好,我只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快点抓到真凶,快点了解此案。”

第十三章 重拾旧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