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操控

  当司锦年和秦初夏到达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拉起警戒线。他们看见的一座人形冰雕,冻在冰块里的明显是位少女,但是与上次不同的是,她化的是艳丽的妆,而且穿的是汪玬琪的晚礼裙,俨然就是美艳少妇的装扮。

为什么凶手给死者的与上次的装扮截然相反?

“看来凶手的作案手法升级了。”

“现场有留下什么证据么?”

“哦,发现一只口红。”

“看来凶手还真是大胆呢,若不给他点沉重的打击怎么行呢。调查清楚死者的身份么?”

“调查清楚了,死者名叫张媛露,是卓英学校的大一学生,成绩优异,属于一般的小康家境,父母早已离异,现在与她的母亲和继父一起生活。”

“在学校的同学关系怎么样?”

“死者在学校的同学关系融洽,与她熟识的都说她为人和善,乐于助人,温柔大方。”

“凶手是因为汪玬琪的风流杀她,但张媛露品学兼优,完全不符合凶手的口味。”

“你只注意到表面么,凶手给汪玬琪包装成玉女形象,但是给张媛露却包装成美艳形象,汪玬琪是不加放肆的,可能张媛露就是收敛在深处的。”

“不过凶手这次的艺术居然是‘冰雕少女’。”

“凶手可能是住在不远处。”

“为什么?”

“学校里不管同学还是老师都夸张媛露品学兼优,可是凶手偏偏挑选了她。那就有可能凶手跟她认识,但凶手已经是成年男性,那就只有可能是凶手的女性同谋,再加上现场有口红留下,她可能也是卓英学校的学生,认识张媛露,所以她们不可能住得太远。现在先去卓英学校。”

秦初夏和司锦年来到卓英学校先问了张媛露的任课老师。

“张媛露她在学校表现得怎么样?”

“学习很好呢,是学校尖子生,作为老师,她遇害我感到很难过。”

“那她在学校有什么男朋友么?”

“没听说她有男朋友,倒是有不少男生向她表白,但她都拒绝了。”

“学校有没有和她关系不好的女生?”

“在我的印象里是没有的,跟她关系很好的倒是有很多。”

“根据老师和同学的口述,几乎没有女生和张媛露交恶,你看出什么来了么?”

“那些问过的与张媛露认识的女生中没有一个是同谋,她们的回答冗杂,看来是没有经过准备的。”

“那位同谋可能只是认识张媛露,并没有和张媛露相交。”

“在学校里没有和张媛露相交的学生也有不少,不可能一一排除。”

“对了,身上可能会有股淡淡的玫瑰香。若是这样,她可能会用很浓的香水味去掩盖。”

“还算有点开窍。”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引蛇出洞。”

司锦年运用警方的力量,在学校里张贴警察正在寻找一位女孩,她以前不喷香水,但今天身上有喷很浓的香水味,如果有谁知道请如实告诉的通知。

“我想没多久就会有人来报告了,那位同谋该是慌了吧。”

“咚咚咚……”

“请进。”

进来的是一位短头发的女生,“请问是警官先生么?”

“是的。”

“你说的女生我不知道是不是大一五班的陆渝,她以前都没有喷过香水,但今天她早上来的时候身上的香味很浓。”

“谢谢你配合我们。”

另一边,陆渝正在跟人打电话。

“哥,怎么办?警察调查到我们学校里来了,我们事情好像败露了,他们已经要找到我了。”

“小渝,不要怕,没事的。我打电话给K先生,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没事的,没事的,不要慌。”

“知道了,哥哥。我会多跟警察打迷糊,不会让他们抓住你的。”

“嘟嘟嘟……”

“K先生,我杀人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他们已经要抓住我妹妹了,我该怎么办?”

“哦,这么快,看来司家的独子倒是挺有本事的,需要费点心思了。”

“你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随便挟持个市民。即使警察抓住了你妹妹,也不会拿你和你妹妹怎么样?”

“K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

当秦初夏和司锦年找到陆渝时,她并没有慌张。

“你们终究还是找到我了。”

“我知道人并不是你杀的,你只是在协助杀人,所以真正的凶手还在暗处。”

“你别妄想了,你们是找不到他的。”

“是么?看来要请你去警局了。”

陆渝坐在审讯室里,看得出来没有了之前的镇定,反而多了一丝紧张。

自从司锦年带她来到审讯室已经半个小时了,却没有开口,这完全是对陆渝的心理折磨。

“凶手和你有着密切的关系,或者是姐弟,或者是哥妹,所以你这么维护他,我说得对么?”

秦初夏看见陆渝揪了自己的裤子,就知道司锦年说对了,她觉得明明不是在审问自己,自己却也十分紧张。

“我调查过了,张媛露虽然在学校了品行兼有。但是在外面她跟很多社会上的男性都有过亲密的关系,甚至还做过已婚男子的地下情人。她和汪玬琪的品性差不多,你们专挑这些女性,是因为在童年时你们被这种女性害过。让我猜一猜,可能是一个女人勾引你们的父亲,破坏了你们原本幸福的家庭,是这样么?”

“为什么说找不到他?难道他背后还有人么?”

“不要说了,你说得都对,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那些女人有多该死么?为什么那种女人可以幸福,而我们要被抛弃,要过着别人耻笑,寄人篱下的日子。我们有什么错,错得都是她们。”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不管对不对,事实都是你们杀了人。”

“这是可笑,你们在这里吃香喝辣,出身好,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你抓住我们又能怎样,这永远都不会结束,永远都不会。”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警局的电视被侵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被绑住的人。

“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各位警察看到了么?这是你们要保护的市民,我想你们不会牺牲这无辜的市民,那么就带着我妹妹来飞机场换。”

“司先生,这可怎么办?”

“去飞机场,换人。”

他们来到飞机场,看见凶手拿着刀架在市民的鼻子上。

“哥哥,不用管我,你先逃啊。”

“不行,我们都会没事的,我现在手上有人质,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警察同志,救救我,救我。”

“只要你们把我妹妹安全地送过来,我就不伤害他。”

“陆范,出身H市,早年修的是美术,后来转行学习计算机程序。父亲在外面找了个情人,把你们和你们的母亲陆氏扫地出门,原因是陆氏不贞,而这一切又是你父亲的情人杨氏所设计。后来你们和陆氏被人谩骂耻笑,陆氏忍受不了割腕自杀,只剩下你们相依为命,你们就改成母姓。你们趁你的父亲不在,打晕了杨氏,把她投入河中。”

“所以在你心里就有了一种畸想,有了把汪玬琪打扮成玉女形象投入水中,这也是被你称为艺术。第二位张媛露其实就是白莲花的形象,你揭露了她的本来品性,在于杀人手法上,得到了升级。怎么?陆范,我可以称之为‘颠倒艺术’?么?”

“司先生,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看来你认识我。”

“不,是我的老板对你十分感兴趣。”

“那还真是司某的荣幸。”

“陆范,你认为你还有活命可寻么?”

“我本来就没有想过活太久,能活一天是一天。”

“你自以为你很高尚,但是你其实就是一个可悲的杀人犯,没有人会谅解你,他们只会觉得你可恶,该死。”司锦年把范渝的嘴巴上贴上胶布,拉着她开始一步一步开始接近陆范。

“司锦年,你要干什么?”

“放心,没有人能伤害到我。”

“你给我闭嘴。”

“看到了么?你连你唯一的妹妹都保护不了。”

“为什么你的母亲连你的父亲都守不住,还含恨而死,因为你母亲她没用。你现在还不是跟你母亲一样得没用。”

“闭嘴,闭嘴,我要杀了你。”陆范已经激动得脸都红了,刀子离开了受害人的脖子开始乱挥。范渝因为被封住了嘴,不能开口,只能流泪摇头。

另一边的秦初夏和警察看得心惊,秦初夏生怕司锦年会被伤害到。

“砰……”一声枪响。

看见的是司锦年拿着枪打中了陆范的右手,陆范右手一阵刺痛,松开了刀,司锦年一个扫堂腿擒住了他。

陆范根本没有想到司锦年会带着枪,而且还有身手。

秦初夏看着司锦年平安无事而且还擒住了陆范,心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交给你了,李警官。”

“司先生,你违法携带枪支。”

“国外是允许携带的。”

“可是现在是在国内。”

“李警官,你要知道我是司家的独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我,若没有携带枪支,我都不知道我会怎么死。而且我帮你们抓住了凶手,也没有什么伤亡,李警官,你可要主次分明。”

“一天多3小时破案,好像比我预计得晚了些。”

“你没事就好。”

“难得秦初夏你会说这么煽情的话。”

“嘀嘀嘀……”司锦年的手机响了。

他收到了一则匿名短信,上面写道:

司锦年,是我小看你了,这次是你赢了,下次再一较高下。哦,代我向司老问好。

看来还有更大的人在后面操控着呢,还真是狂妄。

第二十章 操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