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查明

  警察去了A大调查关于以前和金妤娜走得近的学刑法的男性朋友,可是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说“没有这号人物”。

“李队,我们调查回来了。”

“调查得怎么样。”

“我们问过了学校里所有的知道金妤娜的学生和老师,他们都说‘没有’。”

“什么?”

“不可能。”司锦年用手扣击着桌子坚定地说。

“司先生,我不是说你的推案过程是错的,可能是中间的一个小环节错了。”

司锦年冷眼一瞥,李警官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

“我的推理不可能出错,要不就是凶手改变了自己的原来特征。凶手以前是学刑法学的,所以心思一定会比普通人缜密,你们找不到他也是自然。”

“可是司先生或许是你自己错了也有可能。”其中的一位警官说。

秦初夏想,一看就是新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们忙得焦头烂额还是找不到凶手,就听一个胡乱推理的人的话乖乖去查凶手。若是我的推理是错误的话,那完全可以说你们就是愚蠢。”

司锦年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继续说道:“你们把你们的没用转移到我的错误上来,真的是可笑至极。”

秦初夏已经看到了警察们的脸色变为猪肝色了。

“我不想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来一起帮你们调查吧,毕竟我以前是学刑法的,比较容易猜到凶手的心思。”

司锦年看了一眼秦初夏,静了半秒说:“我也去调查。毕竟秦小姐帮你们调查的话,作为大学同学也应该帮忙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初夏感觉警察们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一张张脸上似乎写着“恩人啊!”

秦初夏和司锦年来到A大,先问和了金妤娜一寝室的室友。

“我跟金妤娜的关系不好不坏,就是那种见面就打一个招呼的。而且她的性子傲,很难让人融进去。”

秦初夏问:“那她交过几个男朋友你知道么?”

“她交过的男朋友很多,现任的就是温宇,以前交过的有篮球队的前锋,比她大一届的金融系的学长,化学系的高材生,计算机科学系的高材生之类的很多。她的眼比心高,交的男朋友都是不凡的。”

司锦年说:“这些都不是线索。那她最近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么?或和去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这我可不知道,你们去问陈汐吧,她跟金妤娜走得比较近,或许她知道。”

于是秦初夏和司锦年去找陈汐。

“你是陈汐?”

“是。”

“听说你跟金妤娜关系挺好?”

陈汐一边哭一边说:“是的,娜娜她跟我是高中……高中同学,她为什么会被杀害?凶手都不知道是谁?她前几天还约我和她一起去购物的,怎么就这几天……这几天被杀害了?”

司锦年说:“金妤娜她有没有经常见什么特殊的人,或是你看见的生面孔?”

“生面孔的话,有,是心理咨询室的徐浔。”

“那徐浔在A大有多久了?”

“他转来也就差不多一年时间。”

“大二么?”

“金妤娜是什么时候开始见他的?”

“嗯,在他转来A大半年后。”

“那你知道金妤娜她以前是否有学刑法学或是与之相关的学系的男朋友。”

“没有。”

“那你去过心理咨询室么?”

“去过几次。”

“可以了,你的回答另我很满意,秦初夏,走吧。”

“你已经得出结论了。”

“你认为呢?凶手是谁?”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你认定了徐浔就是凶手。”

“能被秦小姐如此认定,真让司某受宠若惊。走吧,去心理咨询室。”

“扣扣扣”

“进来吧。”

秦初夏和司锦年来到心理咨询室,秦初夏看见徐浔也是个温文儒雅的帅哥,实在想象不出来他竟是一个杀人犯。

“你们有什么事情么?”

秦初夏伤心地说:“徐学长,我该怎么办,我的好朋友居然和我的男朋友搞暧昧,我的男朋友好几次想跟我提分手,幸亏我转移了话题,我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既然如此,你就主动和你男朋友提,看看他的反应。如果实在要分的话,那还是分的好,或许你以后还会找到更好的,每个人都要经历过一段情伤。”

“那我和我好朋友以后该怎么相处?”这句话是关键,司锦年认为他杀金妤娜可能是因为情感,让再一次相似的情感问题说给他听,他可能会显现出不同的情绪。

司锦年仔细看他的神情,虽然他的神情恢复得很快,但还是被司锦年捕捉到他的神情有一丝丝的变化。

“像是被好朋友抢走男朋友的事发生过很多,我没有什么很好的建议,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意思,你是要原谅她,还是和她断交,我是不能帮你决定的。”

司锦年的嘴角不禁意地扬起了小小的弧度,因为徐浔不知道的是当他回答这个问题时语气是有点敷衍的,显然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看得出来他是很有耐心的人,那么他的表现便是在排斥。

“谢谢徐学长,我已经知道了。”

“不客气,慢走。”

司锦年始终保持着沉默,秦初夏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走出A大,秦初夏忍不住问:“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么?”

“我可以断定徐浔就是凶手了,虽然他极力控制但还是有破绽。”

“你不是刚开始推测凶手是学刑法之类的么?”

“我又说徐浔他不是学这个么?”

秦初夏一时语噎,后开口道:“可他现在明明是在学心理教育的。”

“他可以转专业。”

“那陈汐不是应该认得他么?”

“你没有听说过‘改头换面’么?他去换个脸,改个名字,转个专业,还有谁会认识他。”

“可是当我问陈汐金妤娜以前是否交过学刑法之类的男朋友,陈汐说没有。”

“徐浔现在学的是什么?”

“心理教育。”

“你还不明白么?”

“是催眠。”

“所以徐浔的过去谁也不知道。”

“那是因为情感么?”

“你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若是只是因为情感,徐浔何必做到改头换面,情感只是小部分,看来还有更大的原因在里面。”

“现在该干什么?”

“静观其变。”

“为什么?难道徐浔会自投罗网么?”

“或许呢?万事都是不一定的,先回警局里吧。”

一小时后,传来了一份资料,是关于徐浔的过去。

徐浔,原名曾轩,H市人,曾就读于S市的郁英高中,学习刑法学。是石油世家曾志邢的独子,后来曾家因内部亏空而被突然崛起的金氏公司收购,曾轩曾经与金氏公司千金金妤娜谈过恋爱。金氏公司千金金妤娜不忍,于是帮助曾轩出国深造。

“你看,第一手证据来了。”

“曾家内部亏空可能跟金氏集团有关。”

“那时的曾家可是石油大家,而金氏集团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公司,金妤娜榜上了曾家,曾轩被骗财骗色,最后被金家偷偷地挪走了所有家产。”

“所有的特征都符合,时间也符合,被一个骄傲的男人被一个女人如此地践踏,怪不得铁了心要去杀了她。”

司锦年把眼光扫向秦初夏,一字一句慢慢地说:“不过我不会像他这么愚蠢,让这么个女的就这样死掉太可惜了。我若是被如此践踏,我就会慢慢践踏回去,用千倍百倍的痛苦折磨她。你说是么?秦初夏,他是不是很愚蠢。”

“司先生,我们已经找到金妤娜的衣服所在了。”李警官的话打破了秦初夏和司锦年之间的冰冷气氛。

“好的,我知道了。”

“秦初夏,你已经没有退路可寻了。”说完,他就转身向外走。

“秦小姐,秦小姐,走吧。”

“嗯,好,我知道了。”

秦初夏随着警察来到了“Fiplkm”夜总会。而且这个夜总会是S市数一数二的,不是普通人家花费得起。

“你是林欣?”

“是。”

“你身上这件衣服哪来的?虽然Fiplkm在S市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你也是不可能买得起‘Dailer’这个品牌的,况且是限量版的。”

“这件衣服是我接待一位客人送的,他家可有钱了,送我这么一件衣服怎么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欺骗我,毕竟这件衣服是从一个死人身上取下来的,你确定你要体验死人的余温。”

“什么!死人!”

林欣连忙把衣服脱了下来交给了警察。

“现在,你可以说么?如果不说的话,我不介意请你到警局走一走,谁叫你穿有死者的衣服。”

“能别说么?我现在还觉得恶心呢,我告诉你这件衣服是一个公子哥送给我的。”

“是不是这个人?”

“对对,就是他,他怎么能送我死人的衣服?”

“好了,谢谢你的配合。”

“为什么衣服会在这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

“夜总会。”

“这不是更能代表凶手给我们传递金妤娜的‘身份’,夜总会代表肮脏,污秽。正是代表了金妤娜这个人,她就像里面的‘三陪’小姐。”

“走吧,接下来就是轮到曾轩自己送来的证据了,也是最关键的一个。”

第十四章 查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