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思秦如初

经年思秦如初

颜絮语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噩梦

  灰蒙蒙的天气,阴雨连天的最使人烦燥。

秦初夏伸展着身体,将自己懒散地放平在床上,然后试图放松神经让自己进入睡眠的状态,最近噩梦总是纠缠着她,她总是梦见那双支离破碎的眼神,没有光彩,不再耀眼。只有无尽的空洞,使人忍不住怜惜。

秦初夏感觉自己像是被抽离了魂魄,只余下钻心的疼痛,无法逃脱,就像把她紧紧地锁住了,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呼吸,使她喘不过气来。

秦初夏痛苦地从梦中醒来,边哭边叫着:

“不,要走,不要……不要走,对不起。”

可是每次醒来抓住的从来都是一团空,看见的也只有她孤孤单单地躺在床上,一片冰冷,一片黑暗。

可笑的是当年是她说出来的分手,是她放手了,可现在最放不下的还是她。

秦初夏想:“这便是对自己的惩罚。”

司锦年,就像毒药,让秦初夏始终放不下,她始终忘不了他的话:

“我会让你感受同样的痛苦。”

是的,秦初夏感受到了,她得到了惩罚,他的话一直在秦初夏的耳边重复,从来没有间断过,一遍又一遍,纠缠了她五年。

看来又是不能睡个好觉了,秦初夏下了床,躲在黑暗里,点燃了一支烟,慢慢地抽着。

在一片烟雾缭乱中,秦初夏似乎又看见了他的脸,那张挂着灿笑的脸,比朝阳还要璀璨,让人一看就甩掉了所有的阴霾,再然后是他高挺的鼻子,那双让人沦陷的眼眸,就像上好的黑曜石,熠熠闪光。

当年的秦初夏就是迷失在这双眼眸里。再然后是那张薄唇,都说薄唇的男人最是薄情,但是司锦年为什么偏不是那样的。

若是他是薄情的,那秦初夏和司锦年岂不是都不会那么痛苦。

秦初夏像是魔怔了般,不禁轻轻叫出了声:

“锦年”。

接着,秦初夏使劲地摇头,似乎想要甩掉他的笑,他的坏,他的脸。但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的,那是深深烙印在她脑海深处的,无法抽离。

秦初夏跌坐在地上,泪珠从眼眶中无情地流下,她拼命地擦拭,却怎么也止不住,她只觉得一片冰冷,把头靠在膝上,用手环住膝盖,借此来给自己一丝慰藉。

“司锦年,原来,我是这样爱你。”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司锦年让秦初夏相思不得,以前近在能触摸他的的眉眼,现在只能是臆想他的脸庞。

“锦年,你知道么?我不是不爱你,而是我配不上你的爱,你的好让我越陷越深,现在我努力想忘记你,可是梦里总有你的身影。锦年,你如今过的好不好?你的脑海里还会闪现我的记忆么?你的心里还会有我的影子么?”秦初夏淡淡苦笑,低声说道:

“我真是个自私的女人啊,当年是自己伤他至深,是自己提出的分手,我怎么还会奢求他的心里会有我的一席之地。或许他已经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生活,何必再思念我这自私自利而又嗜钱如命的女人呢。但是,锦年,你知道么,我就是放不下呢,我还是希望再次遇见你,但是又害怕再次遇见你。”

说着说着,秦初夏的泪水流得更放肆了,她在心里默默的,一遍又一遍得喊着

“锦年,锦年,司锦年”。每念一遍,心就像被刀绞一般。

“司锦年,我想忘记你的一切”。

第一章 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