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五年的再遇

  与顾雨珂的再次相遇就像一场梦,原本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平行线,现在却因为一次偶遇相交在一起。

秦初夏自以为以前的一切都可以忘记了,除了司锦年。但是顾雨珂跳进了她的生活,让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忘掉以前,顾雨珂再一次撕开了她心中难以愈合的伤口。

秦初夏慢慢地来到杂物间里,里面一片漆黑,没有透进一丝光亮。

她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留出一条缝隙,让阳光能透进一丝进来。来到画板前,打来画布,轻轻抚摸着画,只怕一不小心就碰坏了。秦初夏庆幸自己学过画画,有着画画功底,能把那个人刻画在画上,让她能看见他的眉眼,她怕忘了他,又怕记着他。

轻轻地抚摸着,秦初夏像是被魔怔一般,低声叫道:“锦年,锦年……”

秦初夏现在只能在黑暗狭小的杂物间里描绘司锦年的眉眼。这里是秦初夏的秘密空间,最怕被别人发现。

她看了许久,走回窗前拉合了窗帘,像是怕被别人偷窥了秘密。

轻轻地带上门,上了锁。听见房间里响来了一阵电话铃声,就过去接了电话。

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初夏,你快来,你的姨妈和人吵起来,我看那个人不是个善茬,你的姨妈还受伤了,哦,在新阳大道上,快来快来……”

秦初夏皱起了眉头,以手抚额,心想:“怎么最近烦恼的事情这么多。”套上外套,就匆匆过去了。

等她到那里时,周围围了许多人,她挤进去,看见简芸倒在地上,她的面前还有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无不昭示着这辆车主人是多么富有和尊贵。

秦初夏走过去,想要扶起简芸。

简芸看见秦初夏来了,对她说:“初夏,你来了,你来评评理,是你姨妈错了,还是他错了。”

秦初夏对简芸安慰道:“好了,姨妈,先站起来说话。”

说着,秦初夏便要扶起简芸,但刚扶起一半,简芸就又倒下去了。秦初夏看见简芸脚踝处已经红肿了。

“初夏,不用扶起我来了,你去跟他们评评理。”

秦初夏看见一位40几岁的男士站在我们面前,看来是这辆车主人的司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大概能好好沟通。

他温和地对秦初夏说:“这位小姐,我们不是有意撞到这位女士的,这些钱,当做给你姨妈的医药费,希望小姐你能息事宁人。”

简芸瞬间就不爽了,嚷嚷道:“你以为我稀罕你们的医药费么,我只是希望你那位尊贵的车主人能给我道歉,就叫自己的下属来道歉,自己连露都不露面,这么大牌,还只用钱来解决问题,我们老百姓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一点诚意也没有,有钱人就了不起,怎么,暴发户就能横着走么?大伙,你们都来评评理。”

周围的人似乎也被说得动容了,开始议论纷纷,有些人甚至还开始拍照发微博。

车的主人似乎不耐了,透着刚睡醒的慵懒,宛若大提琴一样磁性低沉的声音响起:“再给你5分钟”

秦初夏听到这声音,一下子脸色就变得惨白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秦初夏这样安慰自己。

直到简芸开始叫秦初夏,她才回过神来。

简芸疑惑地看着秦初夏,说:“怎么了,站着不说话,你倒是帮我评评理。”

那位司机听到老板已经发话了,就急着说:“这位小姐,你开个价吧,不管多少钱。”

简芸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刚想骂过去。

秦初夏知道简芸那火爆脾气,就拉住她,连忙对那位司机说:“我想,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根据《刑法》第133条规定,虽然你们并没有构成交通肇事罪,只要是没有没有造成严重的的损失。但是你们开车撞到了人,就违反了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况且周围没有什么遮蔽物,能很清楚得看到路人。除非你们的车超速,不然在人行道上是不可能撞到正在行走的路人?。看你们车头的方向,当时应该是从旁边的小道突然开出来的,就表明你们有急事,你们的车肯定还是超速了。而且?,我想当时是绿灯吧。关于这点和是否超速行驶,我们可以看一下监控的视频就知道了。但是也还好,你们及时刹住了车。”

秦初夏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根据交通法则第38条,擅长红灯的车辆要做罚款并且扣3分的处罚,再加上第42条的法则,如果超速,处以12分的处罚,会被吊销驾驶证。而且你超速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我想你也不希望我通知警察来浪费时间,我就当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劳烦车主人能否就对我的姨妈说声抱歉,我们就这样息事宁人。”

说完,秦初夏就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心想:“我已经给他台阶下了,他如果聪明,应该懂得该怎么处理。”

他来了车门,秦初夏只看见一只崭新的品牌皮鞋踏了出来,他很高,拒目测有187,身体欣长,西装革面。

等秦初夏看见他的脸,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轻轻地吐出:“锦年。”

他伸出了他修长白皙的手,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5年不见,你还好么?秦大小姐,我以为你会忘了我呢,我很荣幸,你还记着我。”他的语句,透着丝嘲讽。

秦初夏呆呆地伸出手,与他相握。还没来得及感受他的手温,他就马上抽离了。

这时简芸突然尖声叫道:“居然是你,司锦年,你给我滚,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你立刻从初夏的视线里消失,我们初夏已经被你害了,我们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着,简芸就拉着秦初夏的手死命地拖走,秦初夏回过神来,连忙扶起受伤的简芸急着逃离。

秦初夏想要见他,却更害怕面对他,她只能逃避,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她知道她的后面有双灼热的视线正在盯着我。

司锦年突然开口道:“秦初夏,你后悔过么?”

秦初夏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可是站了一小会,又毫不犹豫地往回家的方向走。

司锦年最后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但是,秦初夏并没有听见,像是被隐在了风声中。

秦初夏的脑海里只是想着“快点走,快点走”。

第五章 五年的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