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幻天堂(三十五)[唐柱意欲何为?]

  四十三

 “轻舞啊,你先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唐柱的表情凝重,摆了摆手,示意刚刚进来的轻舞坐下。

“唐总,您有什么话就说,兄弟听着呢!”轻舞见唐柱的表情,心就象是掉了底儿的破茶壶,额头上微微渗出汗来。

轻舞一下子想到了张富贵,想到了自己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想到了那没敢揣进自己腰包里的银行卡,他心开始有些打鼓,他不敢再看唐柱的眼睛,微微低着头,就像是准备老实交代的犯人一样,等待着,等什么?自然是等着唐柱先开口了。轻舞没有那么傻的,他仍然抱有幻想,他认为张富贵不会向唐柱说这类的事情,再说,就是给了点儿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底下没有白干的活!”

轻舞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可为什么他没有收张富贵那张银行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其实,轻舞不是不想要,而是没敢。

在轻舞看来,钱这东西分两种:一种是该拿的,另一种是不该拿的。

而张富贵送的这个就在不该拿的之列,为什么这么说,他有他自己的解释。

就拿张富贵送的电脑来说吧,这是能用得上的,最主要的是张富贵的心意,不好推辞。

钱就不一样了,一张小小的银行卡,存多少都行,万一这买卖不成,钱花着不也不痛快吗?让唐柱知道了,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再加上常再在旁边添油加醋,自己的饭碗恐怕丢了也说不准。轻舞特明白这一点。就凭自己这两下子,也就是这儿能混。他可不想因为一棵大树失去整片森林,这就是轻舞定义的不能拿的那种。

要么说是做贼心虚呢?轻舞就是这样的。

“房子的事,你干得很漂亮!”

唐柱喝了口水,感觉茶叶不是味儿,摇了摇头,冲门外喊了起来。

“常助理,常助理,这茶不是味啊?不是让你换点儿好茶叶吗?”

常再急忙跑了进来,站在唐柱跟前,礼节性地低着头,常再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训斥,这样的语气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可在轻舞看来,唐柱那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看来吾命休矣,吾命休矣!”

轻舞似乎意识到了,大难已经临头。

“不能啊,这是新茶叶啊?头两天新买的,喝着不错的,我尝尝?”

常再拿过来茶杯就喝,就这副德行,天生的下贱坯子。

 难道喝唐柱的剩茶就够下贱?常再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对,不喝怎么能知道那茶叶到底啥样呢?常再也是说到做到的主,天生的奴才。

可越是这样,唐柱越是喜欢,他觉得常再是个不错的助手,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千万不要误会,唐柱可不是认为常再大材小用,他认为常再能在自己这干活是他的福分。

唐柱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这样想:

“可惜了,要是常再是个女的,那不是更好?”

可唐柱也就是这么一想,不敢多想,要是真的找了个女助理,可就有戏看喽,色眼阿四那关都过不去。

为什么过不去?胡筱莉、色眼阿四,再来个新的助理,可就真的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了。到那个时候,唐柱也不用干别的了,整天给这几个女人断官司了。这也就是之所以集团在创立之初招收编辑基本都是男的,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从这点来说,唐柱是十分明智的。

眼下的这个色眼阿四就够不好摆弄的,要真的是三个女人?唐柱连想都不敢想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嗯,是不怎么好啊!一会儿再去弄点好的,我那还存了点以前您给我的,我给您拿来。”

常再其实早就知道这茶叶有问题,是故意做样子给唐柱看的。

“行了,你先出去吧!”

唐柱已经没有了喝茶的心情,最重要的是,正经事还没和轻舞说呢,忙把仍站在一旁的常再支开。

常再见轻舞老实地坐在唐柱对面,就像是被审问的犯人一样,晃着脑袋出去了。

唐柱知道半天没和轻舞说话,已经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了,可也是没有办法,不都是那一杯茶才弄成了这样吗?他站起身走到轻舞跟前。

“老弟啊,房子的事情,咱们先不说了。张总那边已经答应签约,这都是你的功劳啊!但是……”

唐柱注意着轻舞的表情,分明是想看出点儿什么,可怎么也看不到,轻舞的头都快钻进裤裆里了。

轻舞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感觉唐柱之所以这样,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事,要不?要不怎么根本都不提收东西的事情呢?但他究竟又要说什么呢?

唐柱的一个但是,着实让轻舞把心又提了起来,他想不到,唐柱下面要说什么。

唐柱见轻舞情绪有些反常,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一脸的狐疑。

“老弟啊,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情请你帮忙,自己人不要这么拘束嘛!”

唐柱为了缓和轻舞的情绪,不敢说那些模糊的话,想直接进入主题,可还是想知道,轻舞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他有些不解,实在是不解。

“但是,但是这话不好开口啊,还是不说了。”唐柱卖了个关子,只是想戏耍一下轻舞,这样的气氛的确很压抑。

“唐总,有话您尽管吩咐,兄弟尽力就是。”轻舞见唐柱的话题根本不在张富贵身上,便放下心来,擦了擦额头上已经流下的汗珠。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绕弯子了,你跟我来。”

唐柱见轻舞终于开了口,面露喜色。

唐柱拽着轻舞,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常助理,你就不要和我去了,就在家吧!告诉司机把车准备好。”

唐柱推开了常再办公室的门,对常再说着,常再看了看轻舞,对唐柱说着:

“知道了,那中午饭还用准备吗?”常再见轻舞跟在后面,知道想来又有什么事情,忙问道。

“嗯,中午你就不用管了,我跟轻舞老弟出去,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要打我的手机。”

唐柱吩咐着常再,他知道,常再是有屁大点儿事情都要请示的,说来也是,你是老总,有事儿不问你问谁,常再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往往换来的是一顿臭骂。

“什么事情都问我,我要你这个助理是干什么吃的?”

唐柱在一遇到难题的时候,总是要说出这样的话的,所以作为一个助理,必须还要有抗击打能力,尤其是给唐柱这样的老总做手下,常再就是在唾沫星子和漫骂声中成长起来的,这话是常再和别人传授经验的时候说给别人听的,可他从不说是唐柱。

“今天我来开车,有事我会叫你的。”

唐柱把司机叫了下来,带着轻舞上了车,轻舞不知道唐柱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咱们这是去哪儿”

轻舞小心地问着唐柱,巴望着能得到答复。

“问那么多干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唐柱显然还不愿意过早地揭开谜底,车发动了。

梦幻天堂(三十五)[唐柱意欲何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