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幻天堂(七)[轻舞的诗和蜗牛斋老板来冬眠]

  十

梦幻天堂网络集团四楼的会议室里死一般地寂静。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字样赫然印在敞着口的白色搪瓷大茶杯上,像老屁一样在那喘着白色的粗气,似乎它在提醒着在场的人们,老屁虽然不在这,但我还在呢!

色眼阿四坐在靠着窗户的地方,她微微低着头,漫不经心地修理着她的指甲。涂得鲜红的指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鲜红与刺眼。

此时的李贵感觉口有些干,使劲地盯着他身旁的饮水机,才鼓起勇气走到饮水机跟前,可饮水机的指示灯,干脆就没理会李贵,李贵傻傻地在饮水机旁转了半天,感觉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又坐回到座位上,呆呆地盯着饮水机的指示灯。

轻舞有些心不在焉,翻看着头些日子外地的一个网友寄来的诗集,不断地撇着嘴,此时,他挂钟般的脸更像是地道的落地钟了。

长风倒显得很忙,自从把老屁送走了以后,手机短信似乎从来就没停过。他似乎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太好,便把手机调到了震动,可没想到,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像老牛一样在桌子上叫了起来,长风的额头上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

“我们接着说啊,这都已经抬出去一个了,大伙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唐总经理用铅笔敲着桌面,提示大家。

他见大家的眼睛从不同的角度注视着他,又说道:“既然问题已经出了,我们一定要查出,查出问题究竟是出在什么地方,我们好找出更加妥善、有效地办法来解决。但有一点我要提醒各位,谁要是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给我漏出半点风儿给网魔之家中的任何一个人,我跟他没完。”

唐柱的话张弛有度,很有章法。

“问题很简单嘛!俺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不光是俺们一个版面的稿件都是零以外,所有的版面都是这个情况。”李贵舔了舔干干巴巴的嘴唇,回头又望了望那仍然无动于衷的饮水机。

“是啊,是啊。李大哥说的对呀,我们歌词也是这个情况的,都急死人家了。”色眼阿四放下手中的活,忙补充着。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技术人员,来给咱们看看,咱们网络中心的那帮废物干脆就不顶什么事。根本就没什么办法。”长风生怕手机再发出那种刺耳的声音,赶忙把手机攥在自己的手里。

唐总经理敲了敲桌子:“大家都谈谈看法。都在那戳着不也解决不了问题吗?”

很明显,这话是冲着一言不发的轻舞说的,不知道他是仍然沉浸在对那本极其不欣赏的诗句上,还是在那顾作镇定。

他愣了一下,看了看唐总,又瞧了瞧在座的这帮人,很是无奈。

“诸位仁兄,让小弟怎么开口嘛!当初,我就说找几个好点的人,业务好的,精通的人来,这下好了,真的冲我这话来了。出事了吧?要不怎么说忠言逆耳呢?”

轻舞很得意,如果这里有地方的话,他真的能跳上一段,或者干脆就能即兴绘声绘色地朗诵,他那些不知在他办公室的门口贴了多长时间的诗句,反正现在是没有人理会了。但此时绝对是他任意卖弄的好机会。

他那些酸溜溜的诗句,在他刚来的时候,还是有人理会、叫好的。他刚到,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诗贴上了,而且是贴在他办公室门上方最显眼的位置,如果那还能叫作诗的话,三岁的孩童说出的话,便真的能成为千古绝句、不朽之作了。

在这里我们不妨摘录一首:

梦

梦啊 还是梦

是你的 不是我的

我抓耳挠腮

我捶胸

我挠墙

我可地乱转

可

这梦啊

是你的 还不是我的

我在你家门口转悠了好几天

就是不见你出来

我想对你说

出来吧

老子有钱

老子给你生活

可你却

用泔水给我洗了回脸

啊 梦啊

我痛苦的泪水啊

让你那一桶泔水

给无情的淹埋了

你多情的手帕

何时才能

在我迷人的小眼睛前

擦那么一下

可我

可我换来的是什么

不是手帕

而是你家

用了不少年的抹布

我痛苦

我彷徨

我迷茫啊

哪怕

哪怕你扔个西瓜皮

也能让老子啃两口

这西北风

老子已经喝够了

梦啊 我的梦

我的乖乖

请你睁开眼

看我多可怜

你是我今生的归宿

是我永远的家园

像这样的诗句在受到色眼阿四的鼓励后,轻舞便更加大胆地写了起来。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贴在自己的门口,而是特意请住在他家旁边,专门干装裱书画生意的蜗牛斋的老板来冬眠帮忙,写了字,裱上了。

这自然是他的杰作。

这位装裱店的老板,姓来,名冬眠,号蜗牛居士。因为他的店不大,再加上他的号为蜗牛居士,所以,他就给自己的店起了一个蜗牛斋的名字。

来冬眠,来老板,在常人看来,他就是个十足的窝囊废,没有人能瞧得起他。本来,他的老婆也是希望他发财,发大财,自己也好夫贵妻荣,可没成想,他和来冬眠过了几年了,也没见他折腾出名堂来,可话又说回来,来冬眠也不是没钱可挣,这不还开个店吗?可在他老婆看来,这就是无所事事,整天地在那倒腾没用的破纸、臭墨之类的东西。他俩没吵也没有嚷,没打也没闹,静静地,悄悄地,分手了。

本来,他也没和自己的老婆要什么,他老婆呢?也没和他争什么,有点儿好聚好散的意思,他老婆来得洒脱,什么都没要来冬眠的自己就走了。其实,来冬眠本来也没什么东西,就他自己倒腾的那些“宝贝”,他老婆干脆都没看上眼,所以,也就没什么不能给的了。再说,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老婆找了个大款,据说也是靠古董、字画起家的,所以,来冬眠的那些东西还有什么稀罕的。

来冬眠这人,就和他的号一样,像蜗牛,轻易不会出门,也不愿意出门。最近的一次出门,还是和他前妻离婚去办手续,是他前妻硬拽着去的。在他看来,有些手续能省就省了,可他前妻不干啊,他来冬眠不去的话,人家也不给离婚啊?离不了婚,她就不能再结,不能再结,她就成不了有钱人的老婆,成不了未来的富婆,她的梦自然也就破灭了。所以,不管怎样,来冬眠不管有多不愿意,也得去。为此,来冬眠讹了他前妻一件东西,就是当年结婚时来冬眠送给他妻子的一块玉,本来也不能算是讹,原本就是来冬眠送的,只不过是这个时候又收了回来而已,来冬眠有自己的理由:

“我要把这块玉,送给我下一任妻子。”

可您猜他前妻说什么?

“这辈子还没过完,老娘我才知道我才是天底下十足的大笨蛋,好在我跟你离了,我想啊,也不会有第二个笨蛋嫁给你了,别做梦了。”她本想把那块放在盒子里的玉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可又一细想,要是摔碎了,来冬眠就此赖着自己,自己的梦可又要破灭了,还是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来冬眠无儿无女,还跟前妻离了婚,怕自己的那点儿手艺从此无人继承,便写出了告示,招关门弟子。

梦幻天堂(七)[轻舞的诗和蜗牛斋老板来冬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