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1、两人齐调侃

  水云优听到了后面急促的脚步声就知道是他们追上来了,她没有回头去理会,继续向前走,她本以为他们会被那些人缠很久,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脱身了。

她转了一个弯,眼睛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几张石桌,每张石桌旁还有几张石椅,看来是专供给游人累了休息的,又或是供人能在这里能更舒服的观花用的。反正两样都有就是了,走了那么久也累了,脚都有点酸痛了,刚才还在想如果有什么可以坐的就好了,没想到现在真的让她给看到了可以坐的椅子,她当然是开心的了,她快步朝石桌走去,正想往石椅上坐时身子突然被人拉了起来,她回头一看见是云逸枫在拉她,正想开口问为什么不让她坐时,他却先开口了。

“这石椅有灰尘,等我把它弄干净了再坐。”说着从身上拿出一条墨绿色的手帕出来,然后弯身在水云优刚才想坐的石椅上擦了擦,随即抬起头笑着说:“可以了,你现在坐吧。”

水云优没说话坐在被他擦的十分干净的石椅上,然后静静地看着他又擦了擦她身旁的一张石椅,坐下,看到他这一系列的看似那么自然的举动,在她心底深处荡起了阵阵的涟漪,她没想到他会不顾男人的面子为她一个小小的女人弯身擦椅子,男人不都是很要面子的吗?特别是在这封建思想的古代,在这男人可都是把面子看成是自己生命般的重要,可现在他却为了自己竟做到这个分上,这让她一直都想着不可以对他心动的心在此刻却有点动摇了,看到他为自己所做的,能不感动吗?但是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云逸枫看她直盯着自己看不明所以,于是便问。

“啊?哦,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某些事而已。”水云优被他一么一问连忙回过神来,然后随口说了个借口,她当然不会让他知道她此刻心里想着的事,不然他准会开心得想要飞上天去的。

云逸枫看她这样说没多想就相信了,再说了,她也没什么好骗自己的也就不好乱想了,她也说过不喜欢他胡思乱想的。

“对了,你怎么会身上带着手帕啊?而且我一看那手帕就知道那手帕做工很好,应该也不会便宜吧?还有,随身带手帕好像是女人的专利哦。”水云优一脸笑容地看着他调侃道。

“是啊,逸枫,身为你好友的我怎么不知你有随身带着习惯啊?而且你就只为云优一个人擦去椅子灰尘却不帮我,这是不是也太没兄弟情了吧。”没等到云逸枫回话,白秋言充满着调侃的话就说了出来,正说着他人已来到了石桌前,而他身后的正是云逸泉、杨陌宇、齐良几人,而他也知道无论他怎么说也得不到云优那样的待遇,所以只好打开自己手上的折扇扇了扇石椅上的灰尘,随即顺手又扇了身旁的几张石椅,然后向身后的人说了声请,说完后自己就先坐了下来。身后几人也道了声谢就坐了下来。

云逸枫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调侃他,脸上的神情顿了顿,有点尴尬,想了下才露出一丝坦然的笑容道:“你还好意思说,身为我好友的你竟连我随身带手帕一事都忘了,你说你这个好友还称职吗?要知道我可是个大夫,有时在行医时就会需要用到手帕,如果没有绑伤口的纱布时那手帕就用得到了,这也叫未雨绸缪,懂不?”说完云逸枫别有深意的朝他看了一眼,想看他的笑话可没那么容易,其实他以前是很少随身带着手帕的,只是有一次小优她不知怎的就问他有没有手帕,记得当时他说没有时看到她那失望的神情心就不好受,也暗自在心里责怪自己怎么不带手帕,不就是一块不大的布块吗,于是从那时起他的身上除了带着药外就多了一条手帕,以免她日后再问自己要手帕时自己不会没有手帕给她。当然这些事他是绝对不会让某些好事的人知道的,免得他们唯恐天下不乱。

白秋言听了他反驳的话在心里不禁对他的话感觉好笑,他们那是什么交情,他们小时候还一起穿过同一条裤子呢,只是直到他去跟圣医学医时不见了几年,因为那些年他一直在深谷里专心的学习医术和武功,但是偶尔会有书信来往,到后来他出师在江湖上行医时他们又经常联系了,不时他还会到自己开的酒楼里来吃菜,特别是出新菜的时候,又或是有好吃的菜时他一定会准时到的,谁叫他除了医术就只有这么点爱好呢,之于他说什么时候他一直都随身带着条手帕全都是假的,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为谁,现在除了云优还有谁有那个能耐能让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医随身带着只有女人才会用的手帕,本想取笑他一翻的,但收到他那的别有深意的一眼时他就什么都说不出了,只因他知道他眼里那抹别有深意的笑的意思,虽然他的直觉得对他没什么用处,但当有危险靠近时他多少能够感觉得出的。

想到这里,他知道某人不想他多说,如果惹火了他,回去后准会有自己好受的,现在他被爱情冲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的,所以为了他的小命着想他也只好压着心里的好奇心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事,但是你只帮云优的石椅去灰而不帮我这点你就说不过去吧?逸泉,我说的对吧?”说到最后他还拉了个人下水,毕竟多一个人,说话中气也会在不知不觉间提高了,因为就算有事也有个伴陪着。

在一旁坐着不出声的云逸泉见到他又拉自己下水不禁在心里直骂他无耻,但话已出口就收不回了,而他也想知道二哥的回答,所以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坐着,不说话等着他的回答会是怎样的了。

“你是男人,而小优是个柔弱的女子,两者又怎么可以放到一起说呢?况且我知道你手里有折扇,只要随便轻轻一扇一扇那灰尘就全不见了,比我用手帕快多了,还是说你连小优都不如啊?”云逸枫反驳道,想看他笑话,门都没有。

白秋言被他说得一时语塞,他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就如他说的,如果他再追问下去别人还真会以为他小气呢,但他竟说她是柔弱的女子这一点他就不认同了,他看她身体都不知多好,能言善辩,说话有时比他还大声,中气十足,就算是打虎也没问题,不过他还真佩服他在拍马屁的功力,然而这一切他只能在心说。

云逸泉听着他那凌厉的言词也不禁怔住了,他还从来没看到过他这么能说的一面,是他以前藏的太好,又或是因爱情的魔力而变成这样的,想了想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后者。想归想,但他依然坐着不出声,因为他不想像某人那样被说的无颜。

141、两人齐调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