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6、出手大方

  她把目光收回,但她感觉身边的目光还真是无时不在的盯着她看,她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但他就不能看看场合的吗?

“你可不可以收敛点,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我现在可是男的,如果你再这样看下去别人就会已为你有龙阳之癖。”水云优压低声音提醒道。

“我不介意,别人怎么说随他们好了。”他又不是看他们,关他们什么事。

“你不介意我介意,如果你再不收敛回去后就有你好看的!”她气地咬牙切齿道。

“我知道了,你别恼,我不看就是了。”说着连忙把视线从她的身上移走,他听出她真的是生气,所以不敢造次了。

水云优看他识相轻哼了声就不再理他了,自己有时会看看别处,有时会向旁边的人询问一些事情,有时会想自己的事,但有一点的是,她没敢再向下面那群女子看去,虽然那里也有美女,但有一两个那么‘抱歉’的女人在,谁还敢看啊,如果胆小点的看了晚上估计还会做恶梦呢。而周围的人看大会还没开始也在聊着。

突然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台上,对着台下大声说:“文雅大会正式天始!”就在他说出那句话时在场的人顿时停住了声音,有些还在聊着某件事的人也不聊了,一时间四周一片寂静,众人双眼齐齐向台上看去。她想,如果此时有根针掉到地想必也能听到响声。

此时那个中年男人往后退了几步,而他身后立即出现个穿着华贵中年男人,只见他上前几步,才缓缓地说道:“老夫何明风,今天很感谢大家的莅临,有你们的参与才能让这个文雅大会如此地成功,办此大会志在结识更多有才之士,相互交流下彼此的知识,此次大会也和往年的一样,等下老夫会让人出题,答中的可以获得相应的物品,如果同时有多人答出了答案,再由几位学识过人的夫子先生对比一下,看看到底哪个比较好,尽而选出最终的赢家。”说着他用手往一边一摆,指着一边坐在最前头的几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而那几个人就微笑着朝众人笑了笑。

水云优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她刚才猜得一点也没错,那几个上年纪的人果真是评委。

“下面就请各位各展才华,把下面的题目的答案对上,可以上前把答案写在准备好的纸上,也可以直接说出来,不论你用哪种方法,只要你把答案说出就行。”说完他就退到几位评审人那边坐好,随即就有好几个年轻的男子手里捧着许多东西从一旁走到台上,上面有笔墨纸砚,还有一些很精致的盒子,盒子有大有小,看样子那就是奖品了。

那些人把几张纸往正前面的上方挂着,众人一看竟是题目,全都是以季节或是以花草为题目,让人作一首诗。题目下面是由几张桌子并成的长桌,桌旁放着笔墨纸砚,是为想写答案的人而准备的。而每道题下面都摆放着一个精致美观的盒子,作为那道题相应的奖品,无论谁赢了都可以把盒子里的物品带走。

而此时那些盒子全都被打开了,里面的物品让台下的人一览无遗,当打开每个盒子时都会有人把此物的来历与价值又如何地珍贵说得清清楚楚,那些全都是一些价值连城的字画,这下顿时让原本台下寂静的人翻滚了起来,特别是台下的才子们,他们都双眼发光地看着那些他们梦寐以求但却始终难以得到的东西,他们在心里不停的兴奋着,可高兴归高兴,想得到那些东西就要想答案,他们在场每个人都想得到,但最终能得到的人却是很少,因此他们都很努力地去想,怕一个慢步就会被别人抢了先机,也有一些对字画没多少兴趣的,但它们很值钱啊,就算自己用不到也可以卖给别人,那也是一条不错的财路。总之各人有各自的想法,但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赢。

水云优不懂字画,听台上的人说还有点不太相信,随后问向一旁的人,得到证实后才不得不相信,台上随便的一副画都比得上她昨天晚上赢来的那颗夜明珠,第一轮就如此的康慨,不知接下来又会是怎样值钱的东西。这主人家出手还真是大方啊,那么多的钱都舍得往外送,就算再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啊,真是不明白那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如果换成是她,她才不会做那样的笨行为呢。

很快就有人走出人群来到台上走向他要回答的题目的的下方拿起笔在纸上飞舞着,写好就站到一旁去,以免影响了别人写答案,看到有人已上前答题,下面也纷纷有不少的男子陆续来到台上拿起笔开始写着答案。

当有人说时间到时,让原本已在写的人连忙把未写好的写上,匆忙之下让原来就不错的诗变了味,又让台下刚想到答案想上去写的人止住了想要上前的脚步,也有些人在心里直骂时间过的太快了,如果再给点时间,那那些价值连城的字画就会是自己的了,有些人又在独自后悔,如果他能再快点,那他就能得到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他们带着遗憾的神情看着那些与他们无缘了的字画,脸上一片的愁容。

水云优看了看台上的人,又看看台下的人,看到台下那些满脸愁苦的人有点惊诧,不就是一副画嘛,值得他们那样子吗?这次不行下次再来好了。她再看看身旁的人,只是看也没上去参与,他们不是才子吗?上面可是有价值连城的字画啊,逸枫她就没什么好说的,她知道他除了药草和吃,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但逸泉和秋言怎么也不动啊?

她用扇子轻碰了下逸泉问:“你怎么不去啊?那可都是你们才子文人想要的东西耶?”

“那些东西家里就有一大堆,既然有了就不必去和他人抢了,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好了。”云逸泉慢条斯理的回道,那些字画虽好,但和家里的一比就差远了,再说了,如果不是说二哥在这里,还和着个女子在一块他也不会来这里,这里的东西虽然珍贵,但只要是他们云家想要的又何愁找不到更好的。

水云优一听也觉得很对,他们有钱就不会自己找吗?俗话说得好,有钱使得鬼推磨,看他这样说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把目光看向台上那堆在等结果的男子。

因为回答出答案的人太多,评审需要时间,几个评审人和何明风看着眼前那一堆的诗句,他们脸色不禁有点变了,这么多诗要看到几时?为了节省时间,几人商量叫人把众人的诗读出,让别人知道他们写的诗如何,这样一来别人也不会说他们不公平。商量好后就叫人拿去读了出来。

诗有好也有不好,最后选几首众人都觉得还好的诗,随后又由评审的人看过之后作出最后的决定,胜出的分别是几个年轻的男子,其中有一个是第一个上台写出答案的,这几个人兴高采烈地拿了心中想要的物品就走回了台下,一些他们的朋友连忙道喜,说他们好才华,才能赢得心中所想的事。但有几个是真心的就不得而知了,有些人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盒子,心中不由得心生不愤,眼里透着不屑,如果不是时间短了点,他们相信那些字画现在一定会是自己的。他们就在埋怨的时候为什么就不想想自身的的足,那么多人都想到了,为什么他就要想那么久呢?这还不是因为自身的文采不如别人的好,但有些人就是有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就算他们知道自己不如别人他们也是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搪塞,就是怎么也不肯承认自身的错。

116、出手大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