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云起月明

  吴依云采完蒲公英回到家,发现父亲早已去镇政府工作了。家里空落落的,可能是秋天的缘故,家里更显得凄凉与清落,依云坐在门槛上开始摘弄蒲公英。成簇的蒲公英里经常夹杂着野花野草,这些都需要依云用手一一挑拣剔除。依云的母亲五年前就去世了,难产而死,怀的是男孩儿。听人说在依云之后,依云母亲又怀了一胎,但生下个女孩儿,刚出生的婴儿连新衣服都没穿上,就被吴亮用水桶闷死了。吴亮一直想要个男孩儿,好传宗接代。那时候依云还小,她知道的这些,都是从镇上的人茶余饭后的聊天中得到的。依云母亲死于第三次怀孕,之前算命先生劝过吴家不要再生了,就是养女儿的命,吴亮嗤之以鼻,差点把先生打一顿。离预产期还有三个星期的一天晚上,依云母亲起床如厕,忽然肚子阵痛,当即瘫倒在地,闻声赶来的家人琢磨着是要临产了,慌忙请来接生婆。那时候人们生小孩不兴去医院,小镇的妇女形容生小孩像是大便,使劲一阵子,就下了。接生婆来了以后就开始忙活,最后孩子和大人都没保住,双双离世,后来,有人说其实那次肚痛不是临产而是什么急性疾病,硬是把没长好的孩子往外拖,大人小孩都受不了,不死才怪;也有人说,那天晚上,在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女婴站在吴家门口。不管怎么样,从此以后,在依云的记忆里,接生婆的双手沾满鲜血,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

依云拣摘好蒲公英转身去堂屋的桌子上拿盆,盆下扣着的一沓沓的百元大钞吓了依云一大跳,没错,百元大钞,一沓沓的,就在盆子下面。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摞接着一摞,像金字塔一样,看似随意却又被精心放置。这整整三十万的钞票对于当时的依云来说,就只有三个字:好多钱!

人有时候确实很奇怪,平日里想方设法的多挣钱,一旦一堆钱真的突然出现,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恐惧。所谓“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出现的钱的背后,藏着的往往不是善意,甚至是要让人付出惨重代价的,这是很可怕的事情,特别是在吴亮家里,这个小镇镇长的家里。此刻的依云,内心更多的不是疑惑,而是恐惧,然后,慢慢转入担忧。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在像一个大人一样思考着问题,明白眼前这堆钱的背后,藏着某种不好的东西。她陷入久久的思索。

忽然,一阵穿堂风吹过,一个冷颤将依云的思绪拉了回来,一张纸随着风缓缓从桌子上落在地上,中间在空中翻转着,像是故意引人瞩目一般。依云捡起纸,是一封信,未装进信封,简单而不拖泥带水。内容是:

“亮子:

今晚谈话河边船上有人暗听,修建水库之事你我都知,是挪用公款、私揽工程的行为,你我现在,说难听点儿,就是一丘之貉。成,则各自有利;败,则两败俱伤、代价惨重。所以,事关你我前程,切不可让他人抓住把柄,万事小心。官场险恶,若是心存软弱,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迎河镇,皖之边陲,穷乡僻壤,怕是兄弟你志不在此吧!记住,要想成功,就要放手一搏,必要时候,斩草除根,心狠手辣,不留一点儿隐患。先派人送来薄礼,还望收下。勿让他人知晓此事,谨记!

——白面虎”

依云读完,缓缓坐下,双手无力的搭在桌子上。忽然,感觉自己触碰到什么东西,一看,是一只钢笔,笔帽被拔下来忘记盖上去了。笔帽的开口正对着依云,黑幽幽的洞,让依云看得很不舒服。依云拿起笔帽,想要盖回去,发现根本盖不回去,笔帽里面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她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从扫帚上掉落下来的细竹签,从帽口处伸进去,慢慢地把里面的东西拨出来。是小纸团,依云小心翼翼的展开纸团,很好奇也很期待着什么,果然,上面也有字:

“虎哥:

放心吧!昨晚偷听的那小子已经查清楚了,不是本镇人,连名字都没有,都叫他“小月亮”。昨晚本来打算在后山上“斩草除根”以防后患,不料一个和尚下山打水,未能下手,日后伺机解决,消除隐患。虎哥您放心投资,另外”

信到此结束,写字的人很明显是有急事儿离开,留下写了一半的信,又不想被人看到,就顺手塞到钢笔帽里,没想到,被依云发现了。依云认出是自己父亲的手迹。

第四章 云起月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