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月且云且阑珊

且月且云且阑珊

莫汉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蝉鸣风响

  故事发生在迎河镇,镇如其名,迎接四面而来的河流,傍水建市。水多,船自然就多了,没有人注意到,有一只船在一个夜晚悄悄的来到这里。日子像往常一样,在走街串巷吆喝声中、在街头巷尾的侃大山中、在锅碗瓢盆的忙碌中,悠悠而缓慢地向前推进着。

一条看似普通的船,却在日后改变了迎河镇的命运。

船的主人是一个青年,以船为家,穿着对襟白褂、挽着麻裤,十七八岁的样子,让人记住这个青年的,是他额头当中不偏不倚的一个月亮的印记,紫红紫红的,生气的时候,那月亮就变得深红色,有点像包青天,不知是胎记还是费过心思人为造成的,总之,正因为这个明显的标志,镇上的人喊他“小月亮"。

日子久了,镇上的人在街上遇见他,招呼道,哟,小月亮,买的啥菜呀?

或者有时候直接说,小月亮,还没吃呐,来我家凑合一下子咯。

对于人们的热情招呼,小月亮倒也不拘谨,回应道,能买啥呀,大鱼大肉的只能看看咯。

或者玩笑道,去你家到时候可别怪我胃口大呀,我去了你们就得饿肚子咧。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地过着,谁也没料到,这个被称为小月亮的青年,在未来的某一天,翻转了小镇的命运。

这一天,夜已入深,星光微弱,河面上水汽升腾,朦胧一片,一切都像被笼上了一层纱,不让人看透。小月亮盘坐在船头,向远处望着,蜿蜒无尽的河道勾出人缠绵的心事儿。这个不知道从何处来的青年,久久地望着远方,慢慢的,仿佛沉重的心事儿压得人有些乏倦,睡眼朦胧,青年看到的世界变得愈发模糊了。突然,几点亮光闪现在迷雾当中,光影越来越近,小月亮被这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搞得睡意全无,他在黑暗中静观着,夹杂着些许紧张,期待着什么也害怕着什么。光影停了下来,有人声。

黑夜总给人太多的想象,万籁俱静的夜晚,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一叶落地的背后都仿佛隐藏着惊天秘密,激起人们的好奇心,一探究竟。这一次,小月亮也没有例外,数月以后,他一定会庆幸自己当时的好奇。

新旧社会两重天!虎哥,你管他娘的那么多干嘛,市场经济里,有钱不挣不是傻子是什么?

这个.......利益倒是还不错,就是家乡父老们不好交代呀。

这个您放心,只要你肯干,其他的事儿,包您满意,不要操一份心。

咳咳。虎哥把嘴里叼着的烟抽出来,咳了几声,再用白皙修长的食指掸了掸烟灰,像是望向天,也像是望向前方,也像是什么都没有望,只是在思忖。黑夜里的对话,总会不由自主的被掺入或多或少的思考,在黑夜中思考,才更接近真实的自己。更多的时候,黑夜里是在与另一个自己对话,对自己的诘问,往往让自己陷入矛盾。比如此刻的何虎,虎哥。

何虎,唐风县迎河镇人,现某国企的副总,专管承接政府工程工作。何虎虽然名字里有“虎”字,却一点也不虎,从内到外,和虎这个字搭不到一点儿的边,说是标准的美男子,倒是没有多夸张。正因为心细,性格谨慎,深得上级信任,才在四十多岁五十岁不到的年龄登上副总的位子。何虎有个外号,白面虎。关于白面虎,在《逸老堂诗话》中记载:“成化间,吴中大水,郡守刘瑀酷虐子民,督徵粮税,乡民苦楚,血肉狼藉,破产荡业,不胜栲掠,时人目为‘白面虎’。”但是何虎这个白面虎,没有出处中的凶恶残忍,反倒有着白色这种颜色给人的一种温情感。之所以叫他白面虎,仅仅是因为他皮肤白皙,就连手也是白皙修长,加上名字里有个虎字。经常会有女同事不无羡慕地说,哟,何虎的皮肤又白又嫩,用的是啥保养品呀,我来取取经呀。这时候何虎往往是搓着双手,说,一把年龄了,嫩啥呀,哪有那福气去做保养呀。女同事也打趣道,你看人家何副总,不保养也这么白嫩,真是人气人气死人呀。何虎便笑笑不再说什么,开始忙起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要是第一次进公司,打死也不会认出这个就是堂堂国企的副总,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好几次,前来参观学习的人把他当做服务人员,到最后直到真相后,落得个目瞪口呆,连连道歉。

何虎抽完最后一口烟,丢在脚边,用皮鞋先右三圈再左三圈地旋转,踩灭烟头,整个过程有条不紊、细致而利索,如同他做事的风格,谨慎而不拖泥带水。转过身去,对刚才劝他放手干的人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明白么?明白明白,虎哥那你就等着最后的消息吧。那人回答道,声音透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何虎又转身上车,掉过头,一踩油门,没留下一句话,空留下那个人站在原地。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迎河镇的镇长,吴亮。吴亮与何虎打小就在一块儿玩,穿着裤衩整天在河里追来赶去,也没大人管。后来因为何虎去外地上了大学,吴亮只考上了本地的大学,两人也就没怎么联系过,在一次唐风县的招商会上,两人遇见了,一个投资一个招商,加上发小的交情,一拍即合。可谁想到,这一拍,竟拍掉了这两人的似锦前程。

第一章 蝉鸣风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