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许宛霜(第三章)

  荆州的一处宅院中梧桐树上的知了在不停的叫唤。屋内正好有人在小歇。

床榻上的是位女子,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还冒着虚汗像是染了风寒。那女子紧锁眉头怕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父亲!”女子原本紧闭的双目猛的一下睁开了,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门主,药煎好了……”一位穿着深蓝花色齐胸襦裙的小姑娘端着檀木药罐走上前去。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把药罐放在茶几上。忧虑重重的看塌上的女子道:“看来过几天要上京了,门主怕是又想起了陈年往事?”那女子像是没听见似的淡淡的望向窗外的梧桐道:“秋天了吗……”侧过身子看向茶几上放着的瓶瓶罐罐道:“把药端过来吧。”小姑娘把药端过去半跪在床前抬手正要喂她喝药却被那女子拦下道:“早鸢啊!我只是染了风寒罢了,难道还不会自己喝药了?”她无语的笑了笑。自己伸手过去把药拿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药喝完了。

早鸢此时有些委屈道:“不是的,门主如今才过到七月中旬?怎么会是秋天,怕是门主您生病糊涂了!再者说服侍您吃药本就是早鸢该做的事,怎么还怪起我来了?”听闻那女子陷入了沉思,半晌才回过神来。

“好了说正经的。”女子的神情严肃了起来道:“过几日到了长安,可就不能当别人面喊我门主了。明白!”

早鸢信誓旦旦道:“明白明白,知道了!不能叫门主要叫小姐嘛,这我都知道。”

“那别人问起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时…你怎么回答?”

早鸢站起来一脸骄傲的样子道:“咳咳,我家小姐姓许是个江湖游士。碰巧游历到此又偶感风寒所以在此停留一段时日。若是真想知道我家小姐的名字过几日登门拜访便是。”说完又蹲了下来看着自家主子:“怎样啊?”

许宛霜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不错不错,说的是极好。”说罢,许宛霜起身下床走到满是药罐的橱柜前伸手把柜子深处那瓶已有些泛黄的药瓶拿了出来递给早鸢:“早鸢,这个拿去给常叔保管。顺便问问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十日之后就出发。”

“好,我这就去。”说完,早鸢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许宛霜又坐回床边情不自禁地想着从前种种过往,手不自觉的抚上毛皮毯而后慢慢地抓紧。

七月了,想必长安城中又要热闹了。

长安城祁府

窗外,梧桐树上的知了还在不停的叫唤着。齐海晨四仰八叉地躺在床榻上,正抓狂的想着接下来选秀的事宜。选秀的名单要提前一个月就上交到户部。也不知各地的官宦人家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别管其他。祁府就是犯愁的主,祁海晨虽说已经把名单上交了。名单上的名字也确确实实是表小姐阮芜芜的名字无疑,可难办的是阮芜芜这个人!

“小翊!帮我收拾收拾,下午带表小姐出城溜溜!”

寻常灯影
两天一更哦~

许宛霜(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