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黎歌精神恍惚,不知道是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大,还是因为是陆言的缘故。医生在一旁看见黎歌精神恍惚,叹了叹气,摇摇头看样子还真是丈夫,又继续说道,病人现在做手术,必须把钢片取出来,否则一旦情绪激动,很可能扎破心脏,甚至每一次呼吸都有可能,危及性命,而存活率,占百分之五十。

黎歌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医生,医生转身离去。黎歌转头对着李萱说道,你知道你们家心脏的钢片,是怎么来的吗。

李萱则面无表情的对着黎歌说道,黎先生,我不能透漏总裁的消息,很抱歉。而黎歌也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空气中瞬间变得冰冷无比,即使是夏天,也让人觉得刺骨无比。

告诉我,我认识国际第一的鬼手,如果知道情况会好医治,你也不想你家的总裁就倒在手术台上吧,如果手术由鬼手来做,那么成功率没有百分之百,也一定是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孰轻孰重,你懂得,黎歌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多话。

李萱的情况很不好啊,顶着大气压,还要权衡要不要说出去,要不等少主人醒来,让少主人来决定,暗自点点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正色道,黎先生,如果你想知道状况,等总裁醒过来,您亲自问问就知道了,如果总裁同意,李萱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萱说完之后感觉空气更加冰冷,显然自己的回答,黎先生不满意,可是没办法,自己不能擅自透漏。

黎歌很满意陆言身边有这样的人,可是他又不是外人,这种态度让他很不满。

此时的陆言在监护室,满屋子的白色,衬得陆言的脸色更加苍白无力,躺在病床上,一旁的黎歌已经守了陆言三天,现在握着陆言的手,靠着病床疲惫的睡着了。

唔~陆言轻轻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心脏,感觉胸口处刺刺的疼痛着。迷茫的按着医院的情景。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拽着,微微低下头,看见黎歌在旁边已经睡着了,但是还是不松开自己的手

陆言神色有一些复杂,心里暗自说道,黎歌,你的心意我懂,如果有一天,我能彻底放下,你还爱我,我就接受。

陆言不小心抖了下,自己的手,睡在床的黎歌感觉到床上的人的动静,马上就醒了,神色间尽是疲惫,看样子应该是没有睡多久。

黎歌紧张的看着陆言,怎么样了,心脏还难受吗。

陆言则是平静的说道,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吧,睡一会吧。黎歌温柔着说道,没事的,我让人准备了粥,你三天没有吃饭,现在胃只能吃这个,说着伸手去拿保温饭盒。

陆言神色复杂,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黎歌手边忽然停下,头也不转,有些人,一眼就是万年,便再也忘不掉了,说完笑了笑。将手边的白粥喂到陆言的嘴边,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一个在喂,一个在吃,都不说话,空气好像凝结一般,陆言皱了皱眉头,看向黎歌,你没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爸妈吧。

黎歌将粥放在一旁,转身去拿纸巾,没有,我让你的秘书跟你爸妈说,你只是有事出差几天,很快就回来。回过头,倾着身子,凑到陆言的面前,仔细的帮她擦着嘴边不小心残留的粥,眼神互相交汇。空气中涌出一股暧昧的味道,陆言有些恼怒,擦就擦,离这么近干嘛!

这时李萱推门进了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微微有些呆愣,你们继续,然后转头,关门,三秒OK。

而黎歌则识相的在陆言爆发之前,坐直了身体,眼神里净是笑意。陆言转过头,不想看这个表里不一,外在温润如玉,内心腹黑狡诈的人。

黎歌看着陆言,犹豫了半晌,还是小心询问道,言言,你心脏里的钢片,是怎么来的。

躺在病床上的陆言,身子一僵,眸子乡下低垂,浑身笼罩一股哀伤,显然是不想回答黎歌这个问题。黎歌倾过身子,轻轻地抱着陆言,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没事了,一切有我在。

两个人就这样用在一起,整个病房内,静的似乎连一片羽毛的声音都听得见。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显得格外的安详,平静。

陆言躺在一头,抿了抿嘴,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黎歌没有看见他的动作,却开口说道,我希望你有一天心甘情愿的告诉我,在此之前,我不逼你。

目光微微离开陆言,但是,伤害你的人,我是决计不会放过。当然,黎歌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在心里。微微低声道,你心里的那个东西,我会替你找人拿出来,它现在已经不适存在你心里了。

不用,我的身体有专门的医生替我治疗,你帮我够多了,欠多了,我还不起,黎歌,你......懂吗!

黎歌换头轻轻低下头,眸子黯淡无光,双手撑住额头,跟我有必要算那么多吗?

陆言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也许吧。

锦绣别墅......

陆言拖着身子回到锦绣别墅,她没有跟黎歌说,其中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拿起执行任务的手机拨通电话,不到十秒钟,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磁性且...活泼的男声,而陆言则下意识的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啊~小燕燕,你终于给人家电话了,人家好想你,自从你离开M国以后,人家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了呢!

而陆言皱了皱眉头,将手机放回耳旁,瑞尔,别闹了,我找你是有事情的。对面的瑞尔意识到是有事情,也就正色道,怎么了小言言。

听着瑞尔,我现在需要你的医术,帮我拿掉我心脏里那片钢片,别人我不信任。而瑞尔有些焦急,小言言,你怎么样了,你心脏那钢片经过处理,是没有太大危险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而陆言听见之后,有了片刻犹豫,随后说道,没什么事情,我想是钢片处理时间到了吧,找时间来一趟S市,我等着你。

好的,我会做最快的飞机去找你,小言言要等着我哦。随后瑞尔挂断了电话。

伊泽实验室,瑞尔站在实验室中央,吩咐道,菲尔柯,你去帮我订一张最快去中国的机票,听着,是最快,还有,这几天的手术,让瑞拉做吧,然后就转身离去。

坚定地蓝色眸子闪亮着,他不允许任何原因,而伤害到陆言,几年前的那次就够了,在不允许。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