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第七章

陆言听见这个消息没有丝毫的表情,心里的情绪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着,而一旁的李萱还在等着陆言的回复,陆言稍稍平复心情,睁开眼睛,永和国际和岑宇集团暗箱操作,开始打压,至于席氏集团,造成混乱就可以了,从TG抽几个人,放到集团内部,散落在各个部门,观察动静,务必把那个人给我揪出来,眼底神色一片冰冷。

夜晚,陆家别墅...

叶情看着老公陆震天,担忧的说道,我没想到父亲居然真的让言言继承了TG。陆震天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父亲为什么要让言言继承这个组织,我希望她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做被我们捧在手心的公主。

陆言站在门口,看着父母担忧她的样子,让她的心里很不好受,走进大厅,站在父母面前,爸妈,对不起。

叶情看着女儿这幅模样,又怎么忍心说她呢。言言,爸妈只希望你无忧无虑一辈子,摸着陆言的头,可是没有想到,你外公还是让你继承了,爸爸和妈妈只是心疼你,承受那么多,而我们却无能为力。

陆震天对陆言说到,既然你外公的组织由你继承,那么好好对待,做事首要自己的安全第一,我们不管你做任何事情,但是自己的安全是首要的,知道吗?

陆言笑颜如花,眼神中竟是温暖,知道了爸爸。

陆震天笑着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感叹,孩子终究长大了,要展翅翱翔自己的天空了。

叶情一把抱住女儿,今天晚上在家吃吧,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菜,陆言蹭蹭叶情的肩膀,我最喜欢妈妈做的菜了,说完母女两人走进厨房研究今天的晚餐。

陆震天神色温柔的看着妻女,世界上最幸福的,不过是妻子女儿,都陪在自己身边,仅此而已。

清晨阳光无限好,奈何上学要起早,陆言慢悠悠的走下楼,看见爸妈都已经坐在那吃饭了,早上好,亲爱的爸妈,说完飞了个吻。

叶情看见女儿微笑道,一早上就没个正经,快下来吃饭吧,一会都凉了。又向厨房喊道,刘姐,给言言热的牛奶,可以拿上来了。

陆震天坐在主位,看向女儿,言言,你现在在中天国际,那你学校那边怎么办。

陆言边吃边说道,我是这样想的,我今天去学校申请一段假期,因为中天这件事情时间不定,所以暂时休假是最好的结果。

陆震天点点头,恩,这么做也确实是一种进退均可的方法,有什么困难来找爸爸,说完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陆言知道自己父亲的用心,他只是担心自己,安慰道,爸爸放心,相信你女儿,做什么事情我心里都是有数的。

S大,教导处......

咚咚咚,请进。一位年轻的女老师笑着说道,同学,请问有什么事情吗?陆言面无表情,老师我想申请一个长期假期,时间不定。

那位老师笑着说,五点,学分修够,不挂科,考试第一,期末第一,如果没办到,重读。陆言心里有些惊讶,本来以为会有些难弄,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是的,我知道了老师。那位老师微笑,现在还要申请长期假期吗?

陆言点点头,是的,老师。那好,把这个表格填了你就可以走了,那位老师笑笑。

谢谢老师,我告辞了。

转身走出教导师,掏出手机,拨通电话,李萱,我在S大,你来接我。少主人,有位黎先生说,他在中央广场等你。

陆言想了想,好,那我先去中央广场。

中央广场......

偌大的中央广场上空无一人,漫天飘着玫瑰花,这个黎歌,让我来中央广场,自己却不知道去哪了,真是够了。陆言转身刚想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大屏幕亮了起来,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黎歌从陆言的背后边走,边唱,刚刚的这首歌,神色温柔且深情,走到陆言面前,单膝跪地,抱着一大簇玫瑰花像陆言送来,言言,做我女朋友好吗?

看着眼见得景色,陆言竟是有些失神,想要一使劲就要答应他,可是手抚在胸口,那一枪的教训还不够吗?深呼吸了下。

对着黎歌说道,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然后转身走掉,不敢再看他的眼神,怕再看见就忍不住陷进去了。微微转头,黎歌还跪在那里,浑身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不敢再看,匆匆走掉。黎歌在回忆,相亲那日的红色玫瑰,校园那日转身一笑,金色海湾对外冷漠与脸红可爱,说是一点都不动心,那才是假的。

言言,怎么样你才肯接受我呢。

陆言,慌慌张张走掉之后,心里更是波涛汹涌,慢慢的平复掉心情,而此时,李萱已经在广场等候,李萱看见失神的陆言,走上前去,少主人,车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陆言只觉得眼前天地摇晃,一片混沌,然后慢慢变黑,一瞬间倒下了。

李萱看见忽然倒下的陆言,心中顿时慌张,少主人,少主人。

而前方的黎歌听见有人惊呼,回头一看,自己心爱的人晕倒,顿时什么都不顾了,扔掉玫瑰,跑到陆言跟前,将陆言抱起来,呼喊道,言言,言言,红着眼睛,转头吩咐李萱,快去开车,送医院。

医院急诊室......

几个小时急诊室的主治医师走出来,在一旁的黎歌赶紧问道,医生,言言怎么样了。而那医生则严肃道,病人情况有变,我们需要跟家属沟通,病人家属是哪位?

黎歌犹豫下,马上又说道,我是病人家属,我是她丈夫,言言究竟怎么了。那医生怀疑的看了看黎歌,又看他那副担心的样子,应该差不了,严肃说道,病人做过一场心脏手术,当初那场手术,据我们检查,应该只是将心脏一旁的东西取走,而贴在心脏旁边的那个钢片却因为,和心脏的距离过近,从而没有取出,不过已经做过处理,问题影响不大。

而那钢片是平贴过去,所以只要情绪不是很激动,使心脏剧烈蓬动,就跟正常人无二,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情绪非常高兴或伤心,导致病人心脏剧烈蓬动,而钢片在那压缩心脏,导致血液慢流,才会晕倒,而此次晕倒,就表示着,钢片必须取出,因为当初那个做心脏手术的医生,给病人处理钢片的外层隔膜,已经碎了,如果不取出,病人随时有危险。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