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温柔的冰漪》

  冰漪抱着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凤雪舞,来到了司雨阁正殿后面,雨神晴雯居住的寝宫,小心翼翼的把心爱的人放在床榻上,此时冰羽和晴雯也刚刚赶到。

“冰羽,你和你哥先看着小雪,我这就去把御医请来。”晴雯见情况不太好,连忙说了一声,准备跑去找御医前来。

“不用了,你们俩都出去守着,不要进来,别忘了,本王就是医者,谁的医术能和我相比,出去吧!”此刻的凤雪舞很是虚弱,冰漪连忙出声阻止,让她俩出去,免得妨碍自己为凤雪舞疗伤。

“我们出去吧晴雯,我相信我哥的医术一定可以让小雪好起来。”看着冰漪此刻的脸色冰冷如霜,冰羽也不敢打扰。说着就拉着晴雯往外走,晴雯担心的看了看床上脸色苍白的吓人的好友,心里愧疚不已,怕影响了冰漪为她医治,快步跟冰羽离开了寝宫,顺便关上了寝宫的大门。

屋子里只剩下两人,静的连掉根针都可以听到,看到两人出去了,冰漪连忙到床前坐下,伸出宽厚的大掌温柔的抚摸着凤雪舞惨白的脸,满眼的心疼。他当初就不该放她一人回去,正准备拨开外衣查看她伤口的时候。凤雪舞缓缓的睁开眼睛,心口那撕心裂肺的痛。痛得她想要立刻死去,眉头紧紧的皱着,看到旁边的冰漪,强忍着舒展眉头,她害怕她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冰漪一定会找重楼的麻烦,他不想他们俩任何一人因为她而受到什么创伤。随即微微一笑,让人看了更加心疼了。

旁边的冰漪看着我慢慢醒了过来,连忙拉起我的手,问道:“雪儿,你现在怎么样?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冰漪哥哥,我没事。”我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勉强的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冰漪心疼的抚摸着我的脸,心疼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没能保护好你,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放你一人出来,以后我不许你再离开我半步。”一脸懊悔又霸道的说着。

“不要这样,这件事谁也不怪,是我惹得他生气了。”

“不说这些了,你身受重伤,身体虚弱成了这样,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说着就伸手去拉我的外衣。

我连忙害羞的抓住他的手:“不要。”那可是在胸口的位置啊!让她多难堪。“

“乖,不要闹,快让我看看,你受了那么重一掌,不能再耽搁了。”冰漪不得不耐心的哄劝道。可是心里确实焦急不已,他知道她受的伤太重了,他也把握医好。

“求你了,不要看,你去帮我找一名女医来,好不好。”我几乎都快哭了,他怎么能这样,就算是为了医好我,也不能、、

冰漪看着我如此倔强,只好不顾我的反抗,直接身手去拉开她的外衣,因为我的伤势很重,已经不能再耽搁了,能挺到现在已是万幸。我连忙挣扎想要推开她的手,“呃、、、”没想到动作太大,扯到了胸口的伤。痛得我倒吸一口冷气。

痛的满头大汗,随即昏了过去。

冰漪没想到会这样,连忙拉起凤雪舞的小手为她把脉,突然脸色大变,脸色冷得骇人,然后连忙放下凤雪舞的手,拨开外衣查看她的伤势,没想到更让他愤怒,只见他心爱的人,此刻洁白无瑕的胸口上好大一块刺眼的红色伤痕。

“好你个重楼,竟然敢把我的雪儿伤成这样,若是雪儿日后有个什么好歹,本王定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次的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刚才把脉,凤雪舞的心已经快被震碎了,所以不那么痛苦虚弱才怪,幸好她从小吸收冰湖河冰莲花的灵气修炼这么多年,不然现在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了。

冰依连忙伸出双手为她疗伤,只见自他双手发出的蓝光源源不断的涌入凤雪舞的身体,可是床上的人脸色依旧苍白如纸,他连忙伸手一朵冰莲出现在手中,他继续运起法力,让冰莲与凤雪舞的身体融合,直至吸收,良久之后凤雪舞的脸色慢慢缓和直至红润,胸口的伤痕也渐渐的消失了。可是她却还没有醒来,受了那么重的伤,想必一时半刻是醒不过来了。他只是医好了她的外伤和内伤,她的心他却没有办法让它恢复原样,若是将来她受到什么刺激,或者伤心痛苦的时候,必定会心痛如刀绞,严重的话,她的心很可能会承受不了而四分五裂。冰漪下定决心,再也不让凤雪舞离开他了,他要追求她,让她做他唯一的王后。他绝不能再让心爱的人再次受到伤害。

这两日冰漪一直在寝宫照料凤雪舞,一刻都不曾离开过可是凤雪舞却一直都没有醒来,冰漪多次以为她的伤又出了什么问题,为她多次把脉,确定她没事才放下心来。

又过了一日天帝王母其他神仙也都纷纷前来探望,还送来了珍贵的药草,毕竟凤凰神族的公主在他天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怎能不过来探望,可是都被冰漪拒之门外,他不想任何人打扰凤雪舞,前两日没有前来是知道冰漪的医术,凤雪舞定不会出什么事,怕打扰到,所以才隔了几日。

此刻司雨阁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平日里看起来空荡的大殿,此时站满了各路仙人,首座上坐着天帝和王母,显得有些拥挤。

天帝见冰漪不肯让他们进去探望,关心的询问道:“冰漪王,不知雪舞公主不知此时怎样了?”王母也是满脸的关切。

众仙也连忙一起附和道:“是啊!是啊!”

冰漪回答道:“多谢天帝王母,众仙的关心,雪儿此时已无大碍,只是身体虚弱尚未醒来,还需观看几日。”

“如此便好,本宫和陛下,也就放心了。”王母一脸的慈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天帝听后点头称好:“嗯,那就好,朕命御药房和御医们准备了些许珍贵的药材,还有一些补身体用的珍宝,希望会有所帮助,冰雪王若是还有任何的需要,尽管吩咐天宫的侍女和天兵。”

然后便是一阵寒暄。。。。。。。。。。。。。。。。。。。。。。。。。。。。。。。。。。。。。。。。。。。。。。。。。。。。。。。。。。。。。。。。。。。。。。。。。。。。。。。。。。。。。。。。。。。。。。。。。。。。。。。。而此时司雨阁后殿的寝宫外一道耀眼的红光伴随着浓浓的魔气,极速飞进寝宫里面,快的几乎让人看不到刚才有人飞过,重楼在床榻的不远处落下,双手背在身后,依旧是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的冷漠阴冷,只见他慢慢地走向床榻,在距离床榻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看着床上的人,此刻她的脸色好了很多,身上的伤似乎也在慢慢恢复,应该很快就会醒来了吧!

重楼勾起嘴角冷漠的笑道:“哼!你是本座见过第二个胆大包天,有勇气敢对抗本座的人,不过你不配与她相比,你看本座的眼神,就像当年她看徐长卿那个窝囊废的眼神,你我似乎从未见过吧!本座不管你为何如此,劝你莫要痴心妄想,否则你的下场定会万般凄惨,哼!愚蠢的女人。”可是床上的人,却一直安静的没有丝毫反应。重楼就那样不屑的看着她。

刚刚送走天帝王母和众仙的冰漪、晴雯、冰羽刚踏进寝宫就看到准备离开的重楼,三人顿时满脸怒气的看着他。

“魔尊重楼,你来此地所为何事?你会不会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你又对雪儿做了什么?”冰漪脸色冰冷的看着他,心里担心他前来又伤害了凤雪舞,她不能再出事了。

“魔头,你伤的小雪那么重,她不过劝你不要杀了徐长卿,他只不过是穿了一件紫衣而已,你就对她如此残忍,现在竟然还敢来这里,你想做什么?”晴雯也生气地问道。

“魔王,本公主不管你有多厉害,本公主也不把你放在眼里,你若还敢伤害小雪一根毫毛,本公主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让你付出代价。”冰羽也紧接着说道。

重楼满脸的愤怒,双目圆瞪冷漠的看着三人,眼神里流露着嗜血的光芒,近万年来谁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哼!就凭你们两个黄毛丫头,也敢在本作面前大放厥词,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本座就是杀了她又怎样?”

“恐怕嚣张的是魔尊你吧?他们俩的法力是远不及你,但是,你还记不记得本王曾说过,你伤了本王心爱的女人,本王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现在本王就要与你一较高下。”冰漪的脸色更是寒冷万分,嘴角的笑容残酷阴冷。冰羽和晴雯听了重楼的话也该更加生气。

“既然如此,本座奉陪到底。”重楼唯一的对手就只有飞蓬,可惜现在也没有了,他一直都找不到能和他打的人,话落两人就化为一蓝一红两道流光飞速使出寝宫,天空飘来冰漪清冷浑厚的声音:“你们俩好好照顾雪儿,不许离开她半步。”

“哥哥放心,我定会看好小雪。”冰羽连忙说道,虽然不知道冰漪还能不能听得到。

晴雯却有点担心:“冰羽,你说,他们俩谁厉害一些。”

“当然是我哥了。”冰雨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哥的法力是很高,几乎没人是他的对手,可是重楼也是出了名的好斗魔王啊!他的法力也很强,知道会怎样。”

“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相信我哥,就让我哥好好的跟那个魔王斗一番,看他还敢目中无人,看他还如何嚣张。”

“不,我怎会不知你的心情,可是,事情都有万一啊!他们两个不管谁都不能出事,不然,小雪醒来后,定会很难过。”说着又转身看了看床榻的上的身影,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真是让人着急,现在我好希望她能快点醒过来,他不能阻止那个魔头,最起码能阻止你哥,就算要教训那个魔头,也要好好计划一番,才好为小雪报仇。”晴雯满脸的焦急。

冰羽听晴雯这样一说,觉得似乎也有道理:“我们刚才太冲动了,应该劝住我哥的,现在就只有期盼着小雪快点醒来了,她可一定要好起来,不然我哥可怎么办,我还想她有朝一日能成为我的嫂子呢!”

晴雯好像捕捉到了什么,惊奇地问:“你说什么?难道你哥真的喜欢小雪啊!我果真没有猜错,不过她喜欢的是那个魔头啊!她现在是一心只想要努力的得到一个结果,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不,那不是喜欢,是爱。多年的相处陪伴,经历了那么多事,我哥早已经爱上她了。一心想要早日与她解除师徒关系,让她成为他的王后,我的嫂子。”

“原来是这样,冰羽,我们俩一定要帮着你哥,让小雪早日和你哥在一起,那个魔头那般残忍冷血,刚刚见了一面就把小雪伤成这样,我们绝对不能再让小雪,有机会见到那个魔头了。”

“嗯,好。”两人手拉手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同时也期盼着凤雪舞能快点醒来。

。。。。。。。。。。。。。。。。。。。。。。。。。。。。。。。。。。。。。。。。。。。。。。。。。。。。。。。。。。。。。。。。。。。。。。。。。。。。。。。。。。。。。。。。。。。。。。。。。未完待续

第九章 《温柔的冰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