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药(六)

  小鱼有些胆颤的在一边坐着,时不时看一下东边,那是沅沧的屋子,现在到了饭点他也不出来,小鱼有些担心,左右环顾又有点担忧的样子,沅沧今儿生气了,她知道多半跟自己有关系,要不然他怎么回来就不理人了呢?棵树……小鱼扳动着自己的手指头,我也没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啊。

“不去叫他?”老邢摆好了碗筷看着小鱼一脸纠结的样子,唉~他们这二人何事还开始闹起了小矛盾了呢?

“他会出来吗?”小鱼不确信的问道。

“他不出来你就不叫了?万一饿死在里头可怎么办?”老邢有点好笑的看着小鱼,小鱼不是瞻前顾后的人,一向无忧无虑,眼下这模样……大约是因为那人是沅沧吧。

“也对啊!”小鱼豁然开朗一般往东边去了。

“唉~沅沧这样的人怎么会饿死自己呢?”老邢摇摇头终归是一句关心则乱啊!

“沅沧?”小鱼在门外面踌躇了好久终于叫到。

“睡了。”

“……”小鱼努力遏止住自己想破门而如的欲望放柔了声音说到“不吃饭睡觉到时候生了病可就不好了。”

“刚好给你个机会让你去找无药了!”里面传来不屑的声音,小鱼终于是按耐不住,伸脚就是一踢,门碎成了渣滓,沅沧呆呆地看着,还没回过神来。

“呵~磨磨唧唧的,还不起来!”说完小鱼虎着一张脸就走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沅沧这会儿有点心虚,麻利的下了床,来了客厅,见老邢一副憋了笑的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把脑袋埋进饭碗里,就怕看见小鱼那一脸的寒意。

无药回了自己住的茅草屋,这里堆满了县主送来的的东西,他随手一拂,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朱朱~朱朱朱~~朱~”一阵阵怪异的声响自天空传来,黑夜里只有细微的烛火煽动跳跃,无药静静的看着跳动的火焰,仿佛陷入了沉思。

“朱朱?”朱鸟疑惑的又叫了几声,常理来讲他不会不搭理自己的,难道今儿出了什么差错?

“阿朱,你说有没有良药能让一个人突然的喜欢上一个不喜欢的人?”

“朱?”什么意思?朱鸟也疑惑了,这无药是自己谋划了好久的佳肴,可是一直没有突破口,难道……!

“说了你也不懂吧,她那样的人,不该会喜欢我的……”无药的声音低了下来,浓重的黑夜包裹着他,安安静静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无药心里的人是谁没有谁比朱鸟心里清楚了,毕竟是日日听到的名字啊!不过是一个小鱼,看我不给你弄到手!

无药再来颜如玉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儿了,这三个月来县主家的小姐日日粘糊着他,县主对他也不错,给他在颜如玉的转角地儿置办了药店,他就在哪儿会诊,只是不肯转过身往小鱼哪儿走出一步,他怕看见小鱼一如平常的笑颜。

“无药……你怎么来了?”许久不来的无药突然出现小鱼大吃一惊,他的事迹在这小村子里疯狂的传颂着,什么神医圣手,救世佛陀,真的是像神仙一般的存在了,拖他的福,总有些七姑八婶的跑来问自己跟他什么关系,能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友人而已。

“不欢迎?”无药直步走进了颜如玉,看着有点惊讶的小鱼,心里不是滋味。自己许久不来,对她来说果然也是可有可无的。

“哪有,我们无药现在可是活神仙,我怎么能把神仙拒之门外?那是要遭报应的!”小鱼夸张的说到,张牙舞爪的逗的隔壁传来阵阵笑声。

“死沅沧,胆敢再笑一声,看我不打的你哭都没力气哭!”小鱼皱着眉头,双手插着腰,看着隔壁坐在椅子上笑得枝花乱颤的沅沧放声说到。那边的沅沧一听就禁了笑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要知道小鱼这野蛮的女人,也许真的会打得自己哭不出来呢!

“你们感情真好。”无药淡淡的笑着,看着小鱼又看着沅沧,眼里满满的嫉妒,只不过在小鱼看他的时候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我才不跟他好呢!哼!”小鱼气呼呼的哼着。

“无药,我找你好久了呢!”县主家小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打住了无药还没说出的话。

“你来做什么?”无药皱着眉,这县主家的小姐是着是让你,一整天跟个蚊蝇似的在耳边嗡嗡响,闹得他脑仁疼。

“我找不到你,就过来看看……”县主小姐有点低沉的说道。

“找我做什么?你还是快回去吧!这两日不是身子不好吗?”无药恶狠狠的说了句又将她扶了进来,细心的倒杯茶水。

“我就是想你了啊……”县主小姐嘟囔了两句,喝口茶水,撅着嘴说了句“烫~”

“真是……”无药眼里有火在烧,恨恨的看她两眼拜下阵来认命的吹着热气。

“你们关系不错啊。”小鱼趴在一边桌子上两眼笑得弯弯的,真好啊!无药有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砰~”无药一时慌乱的打翻了茶具,自己怎么能在小鱼面前!

“无药你没事吧?有没有烫伤啊!无药快让我看看!”县主小姐急急忙忙的查看着无药撒了茶水的手,看着红肿的印子有点埋怨的说道“茶具都拿不好,还老是教训我,我看以后你要学学了,不然我才不听教训的!”

“……”小鱼吞下了想问候的话,看得出来县主小姐很喜欢无药的,真的,太好了!

无药听着县主小姐絮絮叨叨的话语,心一寸一寸的凉透了,草草说了句“抱歉。”人就像是逃一般跑去了自己的小草屋。

“他是我的,你别想跟我抢。”待无药走后县主小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看着小鱼的眼里粹着毒。

“你这意思我不大懂,他是谁?”小鱼微微眯着眼,拿起一方菱萝有些迷茫的问着。那千姿百媚的模样,绕是她是个女人都呆了好半晌。

“明知故问!”县主小姐走远了。沅沧领着一个断了左臂的人来了颜如玉。

“你也听到了,还坚持吗?”小鱼闲闲的来了一句。

“她只是被施了妖法,她心里肯定是有我的!”那人很是激动,惹得路边的人都往里面多看了两眼。

小鱼无奈的翻个白眼起身关上门给铺子里的小丫鬟每人放了半天休,这才坐了回来看着眼前的男子说了句“你这样子她也脱不了干系。”

“跟她有什么干系?你不过是想包庇那个妖魔!”那男子激动不以,两眼睛瞪的如同要蹦出来一般,还拍着桌子,那嘈杂的声响惹得小鱼皱着眉头。

“呵~小声点儿,当心我不顺了,把你交给县主!”沅沧掏掏耳朵漫不经心的说着。

“……”那人不敢再嚷嚷,他知道沅沧看起来嬉皮笑脸的,可他要自己死,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咆哮连连的人,正是被流放的张公子,只是他不是犯了什么事儿,就应为自己跟县主小姐的事儿败露,县主看不惯自己留恋万花的样子,设了计流放了自己。可是那无药居然抓了自己,还生生剁下自己一截臂膀,又不知道他施了什么妖法,她居然不记得自己了,反而对那个无药如此的上心!

“张公子,你那红粉知己数不胜数这县主小姐既不体谅,也处处嚣张跋扈,你怎么就非她不可了呢?”小鱼有点好奇的给张公子倒了茶水,歪着脑袋一副你讲的样子。

“因为不管她如何,对我确实好到骨子里了。”张公子安静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面色也变得柔和起来“她不是嫡出的小姐,还好只有她一个姑娘,县主也宝贝她,俩个哥哥对她也不错,当然这些都是因为她聪颖。”

小鱼沅沧相互看了一眼,听故事,那就听听吧!

“她也不想嚣张跋扈,可是太文静了,她怕县主就忘了她,不疼她了。她很笨,喜欢一个人就拼命对他好,当初她喜欢我那会儿什么蠢事她都干,我去花楼买酒喝,她一届县主女儿跑去给我伴舞!”想起往事张公子面色柔和很多,嘴角粘着笑“我跟她说‘丑死了!’她不高兴了,其实很美的,我都不敢正眼看她,我怕我一看,就再也不愿意挪开眼睛了!因为我只是员外的儿子,家里虽然还算殷实,我也算是有点学问,村里人说我能当大官,能撑起这小村子,可是……那都是他们所言,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无钱,无权也无势,县主大概看不上我的。”张公子面色变得悲怆,双颊埋在手里,声音也低沉了“哪天我原本就打算好了带她走的,她也允诺了,可是……有人不允许啊!”

“然后你就被抓了?”小鱼看着张公子,世界上哪有不可怜的人?活着或多或少会有不幸的事儿。

“是啊,后来你们就知道了。”

“你若是真喜欢,我也不便帮你,一切靠你自己。”小鱼转过身背对着他,虽然相比无药这个张公子在自己心里分量较轻,但是这种事儿,谁能说什么呢?无药也好不容易喜欢的人呢。

“多谢!”张公子鞠个躬,深深看了那背影一眼这就离开了这些天居住的地儿。

“你这么让她离开,无药可不一定能抢的过啊!”沅沧转动着桌上的茶杯,闲散的说到。

“抢什么?感情不是物品,抢也抢不来啊。”小鱼看着沅沧笑得一脸和善“怎么,不生气了?”

“我何时生气了?”沅沧脸一扬重重哼了一声。

“是是是,没生气!”小鱼轻笑着,这样就很好了,这样的日子就很好了。

第二十二章 药(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