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药(三)

  无药回了自己住所得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想着白日里送给小鱼茯苓时小鱼的模样,他露出一个奇怪笑容。

“朱~朱”寂静的天空传来几声怪叫,一只模样像鹞鹰的长着人手的鸟落在无药肩头。

“阿朱,我见着小鱼了,她还是善良的,每次看见我都笑的好温暖啊!”无药声音变得温柔。夜里微微刮着几阵风,有点凉意,无药抱着阿朱,快步去了自己的小木屋。

无药的娘亲是这个村里最美的姑娘,他娘亲不仅貌美而且心地善良,更是有一手好医术。他爹爹也是有名的才俊,在这个小村子里,一手漂亮的子加上读了些学问,在这地方也是很有名气的,他娘亲跟爹爹简直是天作之合,只是无药出生了。无药的爹爹常年在外奔波,无药生的极其丑陋跟他完全不相似,村里人一开始只当他小,没张开,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无药越发的难看了,背地里常常有人议论着无药母亲的不是,皆说是她不干净了。

无药的爹爹渐渐的也信了,对无药原本就不喜,现在更是不喜,他的存在简直就是一片大绿纱帽!无药爹爹走了,留下越发憔悴的无药娘亲以及半点记忆也无的无药。无药娘亲变了,她变得不再善良,对于无药,她心有愧疚,可是!也是他害的自己没了无药爹,被全村的人不耻,她!她根本没做过什么让人不耻的事儿,只怪他的容貌罢了……

无药娘亲想尽办法丢掉这个孩子,可是毕竟是做母亲的人,她总是在丢弃的地方站上一会儿,等的久了,她又把他带回来了,时间久了她就放弃了,只是不去搭理他,任他被人欺辱也不搭理,只权当是个陌生人了。

即使是这样无药对于这个母亲还是喜欢的,因为她不亲近自己,甚至厌恶自己,可是,是她自己才活着的,所以无药不恨她,他怪自己面相丑恶,也只能怪自己了。好在无药的娘亲留有一些书籍,无药跟着也认得不少,这小村子地广人稀,特别是无药故居的这地方,人烟更是稀少,人烟少的地方名贵物什更是多,无药就靠它为生,时日一久也有了一身看病的本事。只是这村里子不大有人愿意给他看罢了。

无药安顿好阿朱,又喂了几把谷,再黑夜里细细的开始思量起小鱼的模样来。

小乡村里人少,大多是没什么银钱的,天一黑基本也就都歇息了。无药喂完了阿朱也开始歇息。朱鸟蜷缩在笼子里,两眼并不闭上,只看着无药,发着精光。

小鱼的胭脂铺子还是人满为患只接近午时才好了一些。

“老邢你那生意看来也不差啊。”小鱼进了隔壁,只留了两个本地的姑娘看店。

“还行。”老邢照常的递出两包吃食。

小鱼刚拆封就被沅沧抢了过去“我说你们一大早的就开始忙活,也不累啊!”

“……”小鱼没理会,老邢又给了些吃食。

沅沧尴尬的摸摸鼻子,将手上未吃完的吃食悉数塞进了小鱼怀里。看样子这丫头着一阵子都不会搭理自己了……沅沧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呢?好好告诉小鱼玉蝉面具至此一块不行吗?是啊,为什么不行呢?因为他不开心了,至于原因,他也没弄明白。

“先生可有空?”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来了老邢的店铺。

“何事?”老邢认得这人,不仅他认得,这小村里没有谁不认识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了!

“算一卦。”

“姻缘?”

“正是。”小姐勾勒一个凄惨的笑容,没了跋扈的模样,看的小鱼觉得有点儿心塞。

老邢拿着八卦股比划了几下,又定眼看了她几眼,后来沉默半晌说到“大概是不如意的,你也别等了。”

小姐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明显的不相信的,又是期盼的说了句“没有办法了吗?”

老邢摇摇头,小姐给了银子,垂着头全身没了力气一般就离开了。

“老邢,你何不诓她一会,也比她现在这模样好很多。”小鱼不解的磕着瓜子。

“我只是说大约,并不是肯定,未来原本就虚无缥缈,一切变数在于她们二人。”老邢严肃的看着小鱼,小鱼点点脑袋,也是这个道理,只不过……这小姐看上的是谁呢?小鱼一脸求知的看着老邢,老邢只伸出根手指头摇晃着说道“我也不扯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但这些事还是少知道的好。”说完老邢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小鱼说的“知道的多的,总是先离开的。”

小鱼看了老邢一眼,老邢又像是以往一样,冷着一副脸,保护自己不收外界干扰。

小鱼这日一早就来了铺子,里面两个丫头也早早的来了,三个人忙活了好一阵子这才歇了下来。

“小鱼姐你听说了吗?”粉衣服的桃花一副八卦的模样看着小鱼。

“说吧,我听听。”小鱼一手撑着脸,一只手无聊的拨动着胭脂盒。

“那嚣张跋扈的县主小姐害了病了!起先只是不大吃饭,现在却连床也下不来了!”

“病的这么严重可看过大夫?”小鱼记得前些日子她还来老邢这儿算过一卦的,虽然老邢不知晓未来,但是未经之事大多与往事颇有联系,老邢也能猜准个一二的。

“那个人也去了呢,可是没有办法,可能不久县主就要来请沅沧公子了!”

小鱼没接话了,无药都去看过了,那看来那小姐病的不轻了。

这天小鱼还坐在老邢的铺子里磕瓜子闲聊,一大群身穿衙役的人突然过来毫不客气的将老邢围了起来,为首的那个一脸正义凛然的说到“县主请先生去一趟。”

小鱼看着眼前的阵仗,这哪是请,分明是抓的!她拉拉老邢的衣角,老邢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对着衙役们说到“走吧。”

“诶~听说了吗?”

“什么?”

“那个邢先生被流放了!”

“什么?为什么!”路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要知道邢先生可是这个村子里的活菩萨一般的人,这样的人也会被流放吗?

“好像说是县主小姐害得病跟他有关。”路人神神秘秘的说着。

“那小姐能害什么病?害的邢先生离开了才是真的不好!”那人嘟囔了几句,她也知道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是嘟囔几句发发牢骚了,县主的决定哪是她们这些民不见津传的小人物可以改变的。

“沅沧!”小鱼急急忙忙跑了回来,冲进了东厢房,沅沧正在休憩,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何事?”

“老邢被抓了!”小鱼赶紧喝了口水润润嗓子,一路跑来可是累死她了!

“他不是当着我俩的面被抓的吗?”沅沧不在意的说到。

“可是……”小鱼一句话噎在喉头,也是啊,确实是当着自己的面被抓了。

“别担心,老邢异于常人,哪些寻常人奈何不了他的。”

“那……”

“你先回去,好好歇着,明儿就好了。”

“恩。”小鱼点点头,有不放心的嘱咐了“他们可能不日就来请你,你自己也当心了!”

“我知道了,你去歇着吧。”

小鱼走了,沅沧躺在床上,这地方他们迟早是要离开的,只是没想到这么早。不过这样也好,沅沧看了眼小鱼居住的地方,至少这样那丫头不会老想着那个无药。这么一想沅沧就打定注意要离开了,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待了。

第十九章 药(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