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药(八)

  朱红亭台边一位少女手里拿着鱼饵,闲时撒上几粒,亭下的鱼儿纷纷涌至,少女勾勒起笑颜惹了他的眼。

“小姐。”张公子行个礼,县主小姐并不搭理,他又说到“听闻小姐这些日子身子不安?”

“你也不是医者,我这病何时需要你操劳?”她转过身,一面的平和只那语气实在是不友善的。

“这……说的也是。”她从来不曾如此与自己交谈,这一刹那张公子竟然恍惚起来,这位,真的是跟自己海誓山盟过的人嘛?

“既然如此就离开吧,人多眼杂,无药知道了可该不高兴了。”县主小姐又闲闲的撒起了鱼饵,看着鱼追着鱼饵扎成一堆堆,她勾出一个讽刺的笑,连鱼也是如此,一个个为了生存,丑恶百出。

“呵~无药!”张公子快步走上前将县主小姐的脸正对着自己不屑的说道“他会不高兴?你在他眼里能算个什么?你什么也算不了,你连小鱼一根发丝都比不过!”

“够了!还不退下!”县主小姐眼里冒着火,她欺骗自己这么久,为什么他要来叫醒自己?他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我就不敢动你吗?

小翠看看县主小姐又看看张公子一番思量下来低着头不为所动。

“你干什么?”无药觉着这最近县主小姐身子确实不大好,像是气虚瘀血所致,这几日药铺也交由小二打理自己则去深山里找些药材。这一回来衣裳也没换就来了县府,得亏自己名声在外,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进来了,却不想看到这副情景。

一看到无药张公子的左手就开始隐隐作痛,那只抓着县主小姐的右手也送开了,面目有些狰狞的说到“你可还我?”

“你是何人?”无药一看清那人的模样就心里一咯噔,一阵的犯凉,他怎么在这儿?究竟是谁救了他!

“呵~真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可还记得我的手?”张公子伸出自己的左手,那空荡荡的云袖下少了一截胳膊狰狞的疤痕吓得小翠当时就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手呢?手去哪里了?”

“难道是你吗?是你剁了他手对不对?”小翠一思索就连接了前尾扑向无药,不停的捶打说到“畜牲!你做了什么!”

县主小姐惊呆了,小翠一向懦弱怎么?不过绕是跟小翠关系亲密她也不能这么羞辱无药,就算无药真的剁下了他的胳膊,那也是应当的!“你做什么?想造反不成!”县主小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将一脸愧疚的无药拦在身后看着小翠的眼里透露出危险的味道。

“小……小姐……”小翠也吓了一跳,小姐从来不曾像今日这般凶狠的说过自己,就因为这个面目可憎的无药?她不懂,他哪点好。

张公子看着依旧维护着无药的县主小姐,当初她也是这么相信自己,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极力护全自己的人,可是,他弄丢了,然后再也找不回来了。

张公子走了,小翠也被罚了禁闭,这儿只剩下无药跟她了。

“你不问吗?”无药别过头不敢看她,他不干净了,张公子的存在就是在时刻提醒他。

“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是鬼迷心窍的人编造的胡言乱语。”她冲着无药笑得良善刚刚的咄咄逼人已然不见了,随后又好奇的问了句“你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你许久不来,我听闻你身子不好,想着可能是气虚,去采了草药。”无药伸手将怀里那乌黑发亮的巴掌大的灵芝拿了出来。

看着他手上细小的口子,脚上的淤泥以及被荆棘划开的衣衫,谁说他不在乎自己呢?县主小姐一把就死死的抱着无药不愿意分开了。

张公子走出了县府,抬头看着一片灰意的天空心也沉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

“诶~你听说了吗?”

“什么?”

“那被流放的张公子回来了!”

“什么!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我不知道,不过听说他一回来不先回去反倒是去找了县主小姐呢!”

“找她做甚?”

“着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听闻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啧啧,这现在都怎么了反倒是无药县主小姐这样的人惹得一身骚呢?”

“谁知道呢?不过你说那张公子才学五车怎么也喜欢干些坏人姻缘的事呢?”

“就是就是!”

那两个人渐行渐远,跟在后边的张公子面目狰狞,无药……都是无药!若不是他自己怎么会没了她的爱慕,还沦落为笑柄,若是……若是他不存在该多好。

“要帮忙吗?”突然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张公子四下环望路上都是匆忙行走的路人,可那话语分明是对自己说的,难不成有人在虎他?这么一想他就越发的怨恨起无药了。

夜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吹开了窗,搞动的咯吱咯吱响。“这怪风!”张公子咒骂了一声,穿上鞋子顶着满心的不快去关上恼人的声响。睡眼惺忪的关完一转身一直鹞鹰定在自己身后。

“呵!”张公子拍拍自己胸脯,这什么时候进来的?黑漆一片,那鹞鹰的双眼散发着精光,看起来实在是慎人。

“你要我帮忙吗?”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连着这黑漆一片,加上屋外狂风怒吼,实在是慎人得很。

“是你?”一听这声音张公子不可置信的睁着眼睛,那不是白日里凭空出现的声响吗?怎么……莫不成是个妖怪!一思及张公子扑腾一下就跪了下来“你是……”

“如你所想。”朱鸟不屑的看着匍匐在地的张公子,这样的人饱读诗书却受不得一点挫折,小小的流放所承受的也只是怨恨,相比之下一直孤苦无依的无药……朱鸟眯着眼睛,他已经很久不曾进食了,希望他是个大餐!

“你……你要做什么?我……你……”

“你想我帮你得回一切吗?名誉,敬仰以及县主小姐。”苍老的声音不耐得打断他的声音。

“怎么帮我?”那些他做梦都想得到,那原本就是他的,是无药不正当的夺过去了!

“如此这就给你了,只要县主小姐喝下,你们过往的种种她介能忆起。”

“多谢!”

一阵阴风刮去,张公子人倒在地上没了直觉。

一早醒过来张公子依稀记得昨日的鹞鹰,伸出手看着手里的小瓷瓶这才确信昨日那不是梦,是真实发生了的!他的名誉,敬仰,甚至现在对他不屑一顾的县主小姐……一切都会回归原样,他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无药……只能活在尘埃里!

他一刻也等不了立即去了县府,只是看门的衙役看着他一脸的不屑将他挡了回来,嘴里还不饶人的说了句“堂堂男子,居然也这么不知廉耻,三番四次过来,明知我家小姐不喜还热脸贴冷屁股!”

张公子双目欲裂,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躁动的心绪转个身回了张府,今儿是自己操之过急,日后慢慢来也不急。

小翠禁闭出来后也不得小姐重用了,她也知道自己那日的言行有失,可是自己跟小姐多少年的情分啊!居然就因为他一个无药瞬间瓦解!况且,况且他还……

“小翠?你怎么在这儿?”张公子一脸惊讶的看着手里拿着一堆吃食,发丝上还粘着鸡毛的女子。小翠长的清秀,加上是县主小姐的贴身丫环,打扮的比寻常人更为出彩,今日这模样……莫非也是受了牵连?

“啊……”小翠一时窘迫的低着头为什么会遇到他呢?为什么就在这儿遇到他了!

“女子怎能干这种活儿呢?”张公子怜惜的接下小翠手里的重物,关切的补了句“手没事儿吧?当心着些,这女孩子得手可就像第二张脸了。”

“恩……没,没事的。”小翠羞红了脸,还好这地儿人烟稀少,莫不然也是要吓掉他们眼珠子的。她跟县主小姐主仆俩可不是这么容易害羞的啊,这一个个的怎么就突然变了性子了呢?

到了小翠现在居住的屋子,张公子放下采办好的吃食,看着四周极为简洁的家具饰品有点心疼的说到“委屈你了。”

“我……我不委屈的。”可是这么说着她声音就开始哽咽起来,肩膀也开始不自主的抖动,模样实在是委屈极了。

“唉~”张公子看她这么惹人怜的模样也没忍住一把抱在怀里温声细雨道“你啊别急,她一向待你如同姐妹,你先去陪个不是,她自然不会再深究。”

“恩。”小翠心里不大痛快,为何她要去讨好她?不过是身份低贱罢了!日后若是有机会,看谁把谁踩在脚底下!

“别这么不高兴的了,你一向懂礼,忍忍吧。”张公子温和的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笑得温良。

“恩。”小翠羞红了一张脸,他这样……是不是对自己也……

是的小翠喜欢张公子,可她没有小姐那么厉害,她做不到喜欢就去追,去强取她只是在背后默默的看着,看着他跟小姐的点点滴滴,痛苦无比却只能忍受。她知道以自己跟小姐的关系,日后小姐出嫁,自己定然能陪同,届时没准能做个通房的!她一开始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只是,她也没办法去忍受他跟她在自己面前恩爱异常,日积月累,每日里她都倍受煎熬。爆发的那一天是小姐跑来跟她说“爹爹为什么都不过问我就收了王公子的礼!”

“那个病弱的王公子吗?”

“是啊!我怎么能嫁他?不行我要去跟爹爹说,除了张公子我谁也不嫁!”

小翠当时心里难过了好一会儿,她们终于是要成亲了……

县主大发雷霆,县主小姐也被关了禁闭。过了几日小姐被放出来的时候面色沧桑的吓人,她哄骗了县主,应了亲事。过了第几日呢?小翠记得不完全,大概是五日吧,那夜里,自己去厨房领点心回来的时候就见屋里多了个人,她不知道张公子怎么进来的,他跟小姐深情款款的相望着,小翠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多余的人。

“小翠,我们要走了。”

“走?去哪儿?”小翠心里打着突突,什么意思?

“这里容不下我们了……”

“那……小姐,能带我走吗?我……不想跟小姐分开。”小翠期盼的看着她,可她为难的说了句“抱歉,人一多,我们就走不掉了。”

“……”是啊,我就是多余的人,多了我一个碍你眼了是吗?小翠心里压抑的嫉妒再也压制不住了,趁着空挡,寻来了老爷,是她害的小姐沉睡的,可她不后悔,为什么连自己当他通房你都不能接收呢?既然如此,你也别得到吧!大家都得不到,不是很好吗?

第二十四章 药(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