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药(二)

  这是这小镇子里最为繁华的街道,一晃就是三个春秋,在这不大的小镇子里最出名的就是小鱼的美貌,老邢的知命以及无药的医术跟沅沧除妖魔的本事了。

看着刚刚离去的满面羞红的少女,小鱼磕着瓜子漫不经心的说着“这又是来算姻缘的?”

“恩。”老邢一向话少,加上通身拒人门外的气度,满眼的沧桑。招惹了不少的未经世的丫头片子,那暗送秋波的,看的她都要吐了,要说这一点老邢就厉害了,面不改色的继续干活,全然不搭理。只不过每每这般后,那些个丫头片子老是爱来自己店铺一番的耀武扬威,要不是真真看在她极有可能变成回头客的份上,小鱼早就要大干一场了!

“你可要知道人兽殊。”沅沧从后面出来,从小鱼手里将她仅剩的瓜子悉数抢去。

“你!”小鱼睁着圆瞪瞪的杏眼,这厮好生无耻!

老邢不说话从屉子里又拿了几包给了小鱼。

“你看看人家,想老邢这种的很难不被小姑娘喜欢,模样又俊俏,又是体贴人,不想某些人啊……啧啧……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鱼冲着沅沧比划了个鬼脸,惹得沅沧作势要来闹她。

“小鱼。”无药在门外叫了一声,小鱼惊喜的睁着眼看去,人就离开了。

“无药你今儿怎么来了?”

“路过就来看看,我前些日子得了茯苓,你拿去吧。”

“那怎么好意思!”小鱼不好意思的接过油纸包着的物事,无药的模样还是没变,只是他不知道得了什么,这三年医术突发猛进,以往那些个瞧不起他,羞辱过他的人,也渐渐尊敬了起来。

“小鱼,你不管你那铺子了。”沅沧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小鱼回过身瞪了他一眼,抱歉的冲着无药笑笑,一头扎进了胭脂铺子里,忙的不可开交。

沅沧跟无药相互看看,无药别过脸离开了。

“朱鸟在他哪儿。”

“无事,不过是马上就要离开的人。”沅沧闲闲来了一句,磕着瓜子看着忙碌的小鱼来了一句“她那样子蠢死了。”

老邢看了一眼又看看沅沧低着头,恩……不予评价。

“唉~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那张员外的小儿子被流放了!”

“什么?为何?那可是个难得的热心人,又知书达理,还不怕我们叨扰,怎么就被流放了呢?”

“据说是得罪了县主家的小姐。”

“呵~那个泼皮跋扈的小姐!”行人面带不屑的说到。

“就是她啊!”

“唉~那小公子也不知道是糟了什么罪了,惹上她了!”路人摇摇脑袋,只见小鱼就在不远处款款而来,这下就不说话了,看着她,两眼痴迷。

小鱼回了住处,一回来就扎进了东厢房,那里是沅沧的住所。

“诶~你个姑娘家家怎么不知羞耻,成天往我这儿跑,万一我不方便呢?”沅沧依靠在门框上看着小鱼戏谑道。

“我这都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年纪了,有何事是我不知晓的,你还跟我讲这个。”小鱼白了他一眼,大步走了进去。

“怎么突然就过来了?以往这时候你不是去找你的无药了吗?”

“什么叫我的无药?”小鱼白了他一眼又说到“无药他一个人住在偏僻的山边,虽然这些年好像村民对他友好了些,可还是有很多人因为他的容貌背后议论。”

沅沧摆出一个与我何干的表情惹得小鱼张牙舞爪的说到“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高高在上的像个神仙!”

“你想要我干嘛?我能干嘛?”沅沧转过身,无药无药,天天都是无药,我看你就是无药可救了!

“老邢不是狌狌吗?他的脸不是你给的吗?不能给无药一个吗?”小鱼急切的看着他。

沅沧好笑的勾着嘴角,声音冰冷的没有半点温度“你以为玉蝉面具世界上能有几个?再者,你以为无药还了脸能改变什么?你出去吧,天色不早,我要睡了。”

小鱼被下了逐客令,呆呆地站在门外看着天上灼眼的日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别太介意,他没真生气。”老邢从西厢房出来,安慰着小鱼。

“他第一次这样的。”小鱼努力的笑着,老邢知道,小鱼虽然强悍的不似女子,可是女子终究是女子,女子易感伤,小鱼心思更是细腻,只怕沅沧害她惶惶不安了。

“没事的,是我不对,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呀,我异想天开,他生气也是应该的。”小鱼看着紧闭的大门,转身回了自己的住所。

沅沧直到深夜才从屋里出来,大厅木桌上早已经摆好了佳肴,老邢还在餐厅忙活,小鱼蹭着脑袋不知道想什么。

“你还在想无药呢?”思量半晌沅沧还是开口了。

“没,我在猜老邢在做什么。”小鱼耸动着鼻子仔细闭着眼睛仔细的闻着。

“烧**。”沅沧也闻着说到。

“酱香鸭!”小鱼看着他一脸轻屑。

“打赌?”沅沧挑衅的看着小鱼。

“赌就赌!”小鱼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老邢端着菜出来了“酱香鸭。”

“你看,我就说了吧,愿赌服输!”小鱼听了老邢的话,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喜开颜的看着沅沧。

“输了就输了,反正我们是没立下什么赌注的……”沅沧凉凉的说完,一筷子夹走了鸭腿。

“唉~好你个无赖!赌得起输不起的!”小鱼青葱的玉指指着沅沧的鼻尖,真是,怎么自己就给忘了呢?真是笨!

“谁说我输不起了?我认输!”沅沧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模样看的小鱼心里在滴血。

吵吵闹闹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小鱼回了房间收起了笑脸,她知道沅沧跟她们不一样,他不是人,可能是神,是妖,是魔,可他不是人,喝了他的心头血变得不老不死的自己也算不了什么人了,是个怪物……是个原本不该存在现在存在了的怪物!小鱼一直惧怕自己现在的样子,太过于妖艳总是惹人嫉妒的,就像阿湄一样,在善良也在无形之中伤害了别人,自己这样是不是也害了别人呢?小鱼缩在床上,细细的回想起来阿湄在自己身边的日子了。

小鱼最怕的是孤单,她已经习惯了跟沅沧打打闹闹,她忘了,沅沧不要她了,嫌她烦了,一个招呼不打,人就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今日她突然的明白,也许自己与之沅沧就像阿湄与之五尾,只是玩具,只是五尾动心了,在劫难逃,而沅沧呢?呵呵~不可能了吧?

另一边的沅沧也有些不安,自知白日里说的话伤了小鱼,可千万年过去了,自己也没跟哪个女子深交过,这女子生气该如何哄他也不知,不过,小鱼那等彪悍的女子去,大概也跟那些个柔弱的女子不相同吧?她大概更加坚强些,也许她明儿一早何事也没有呢?沅沧抱着这样的心情休憩了。

外面的星星璀璨夺目,灯火阑珊下小鱼也早早的入睡了。

第十八章 药(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