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药(十一)

  这几天无药过的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总觉得慌极了。

“她不过几日不来,你怎么就这样了呢?”无药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脑袋,随后无奈的苦笑道“是啊~她已经好几天不来了,也不知道好了没有……”

稍微收拾了下又带了补身子的参汤,他自己都没发觉现在他是有多开心。

“呀……无药先生……”门卫见了他面色有点儿惊奇,遮遮掩掩的让无药心里更是怪异。

“怎么?”

“我……我家小姐今日不便……”门卫你我互相看看,终于那个瘦小一些的被推了出来说到。

“那……好吧。”大概身体还没好吧……无药又有点儿担心起来,不过看门卫的样子他也不好强求只好道一声离开。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荡着,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这么一天,无所事事的让他无端生了火气。

“砰!”无药还未反应过来,一个姑娘就撞在他怀里。

“你?”那人脸脏兮兮的,眼睛混浊毫无光彩,嘴一列着还留着涎,嘴里只重复着一句“不要,不要!不要吃我!对不起,对不起!粟媛,我不会了,不会跟张公子在一起了!”

“嘿嘿~粟媛,我要嫁给他了!”突然她又变了脸色,脸上有一种光晕,很是幸福的样子。

“啊~不要啊!不要啊!你说要娶我的!”瞬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害怕起来,死死的拽着无药的领口,哭的细碎。

“小翠?”看着眼前疯疯癫癫的女子,几日前自己才见过她,虽然不知为何她不喜自己,可是自己也不愿意她成了现在的样子……而且听她嘴里一直念叨着粟媛,这跟粟媛有什么关系?

“疯婆娘!往哪里跑?”一个彪壮的大汉子跑了过来,拽着小翠的头发啐了一口唾沫恨恨的说到“呵~长本事了!还妄想逃跑!看我不弄死你!”

小翠害怕的呜呜耶耶的呻吟着,瑟瑟发抖的看着无药以及旁观人。

无药只是看了一眼,人心薄凉,你也不要怨我。

“呜呜~呜~”小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大声叫喊,只是那壮汉嫌她烦扰捂住了她的嘴恶狠狠的说着“再说一句我就让你好好知道我的厉害!”

小翠整个人就像没了力气软瘫了下来,静静的,壮汉看后哈哈大笑“这才乖!”一用力就将人跨在自己肩上带着她走了。

无药转过身,哪里什么也没有了,恩……这样很好,无药你原本就不是什么活菩萨,只不过是一个卑鄙的小人啊!无药在心里自嘲,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准备着回去。

“无药,许久不见了,怎么觉得你身子疲乏?”小鱼采办了一些新的染液,预备做些单蔻,正好遇到了一脸颓废的无药。

“无……无事……”无药看着这个女人,明明之前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他就是觉得累,这样的日子……过的他心里憔悴,好想她啊!好像……好像粟媛啊!为什么?为什么是粟媛呢?不是一直在烦她厌恶她的吗?无药有些迷糊的看着小鱼,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出来。

“啊!你怎么了?无药怎么了啊!”小鱼惊慌失措的拿出手绢准备拭去他的泪花。

“啊~不用了,我……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无药慌张的擦了眼泪,急急忙忙的往县府的方向去了。

“站在着干嘛呢?当门神吗?”沅沧抱着一大堆的吃食走过来。

“刚刚看到无药了,他看起来不大好,很难过,我……不知道怎么帮他才好。”小鱼看着无药去的方向有点儿担心呢。

“哼!”沅沧一听跟无药有关立马将手里的吃食一个不落的悉数塞给了小鱼。

“诶~诶,你干嘛啊!”小鱼虽然力气壮实了些,,不拘小节了些,可是!这突然是发什么疯啊!

“谁买的谁提着,不要妄想本大爷当免费劳力!”沅沧头偏向一边冷哼了一声,一瞬间的功夫,这街上再也没有沅沧的人影了。

“沅沧公子果然是神仙下凡啊!”无知的路人纷纷扑地叩拜。

你们傻吗?天底下有这样的神仙?见死不救,小肚鸡肠的神仙?当然小鱼只敢在心底这么臭骂他两句,要不然……唉~自己真是命苦啊!

“我要见她!”看着无药突然又出现了,衙役心里一个咯噔。

“无……无药先生……小姐……小姐身子不适……请您先回去吧!”还是之前那个小衙役,战战兢兢的说到。

“我就是医者,我要见她!”从来没有这么迫切过,粟媛,我想你,我想见你……

“先生……”

“什么人,在门外吵吵嚷嚷不像样子!”门开了,张公子带着嗤笑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无药眯着眼看着他,为什么他在这儿?用了什么手段吗?粟媛呢?粟媛会不会有事?无药焦急的往里头张望着。

“自然是我邀他来的。”粟媛从张公子身后出现,环着他的腰语气淡然的问着无药“你来做什么?”

“!!!”无药不敢置信的看着粟媛,死死盯着那双手,前不久她还用那双手环过他的脖子亲昵的不像话,现在又这般……究竟为何?

“别这样看着我,自始至终我心里都只有他,只不过父亲不同意就用你做了引子,不然你以为凭你的容貌,本小姐看得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粟媛不客气的说完环着张公子的腰转过身说了句“送客。”

“唉~不好意思了,不过当初你做了那些事情我也不用对你道一句抱歉了。”张公子特意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无药满脸的不相信,故意一般转过粟媛的脸当中亲昵起来。

“你放开她!”无药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嗡嗡只响,还没想清楚做什么了,人就往里面冲。

“先生……先生你回去吧!先生……”衙役没办法,只得拦着他,若是小姐受了什么闪失,自己可怎么受的起啊!

张公子像是得了胜的将军,嘲讽的冲着他一笑,又在粟媛脸上轻嘬了一口,进去了。

“先生,您还是回去吧。”那个瘦小的衙役于心不忍的说着。小姐跟先生好好的怎么就看上张公子了呢?

“……”无药失神的站在县府门外。

“轰隆隆……轰隆!”天突然下起了大雨,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擅自放他进来。

“先生你快走吧!”小衙役冲着他叫着无奈的摇摇头关上了大门。

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般,豆粒大的雨点儿狠狠砸在无药的身上,很疼,很凉……

无药看着禁闭的大门,心仿佛是静止了,空荡荡的,无欲无求。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到了平日里最繁华的街巷。

“呀!无药你这是怎么了?”小鱼不讨厌雨天,这会儿她正在接雨水玩儿,虽然沅沧狠狠的鄙视了她一眼,可是小鱼不在乎。只是没想到遇到了无药,他一个人站在雨里狼狈不堪。

“小鱼?”无药呆呆的看着她,眼里一眨不眨的看的小鱼有点儿后怕。

“伞给你。”沅沧走了出来递给他一把伞又恶狠狠的对着小鱼说到“急着投胎吗?大下雨天伞也不带!”

“我……我不是忘了吗?”小鱼有点儿底气不足的说到,看了无药一眼叹口气跟着沅沧进了屋。

无药觉得这一幕刺眼极了,小鱼,粟媛……他一时分不大清楚,难受,只是难受,他脸上难看的疤痕似乎更难看了,全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巨大的悲伤,人仿佛就要被吞噬一般。

“你难受吗?”那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在这轰鸣的雷声里显得不真切又恐惧。

“呵……呵呵……”无药裂着嘴笑着,这笑容奇异又诡异。

“为什么只有你你不幸福呢?你看她们笑得多填啊!”那声音又传了出来,无药看着禁闭的门,想起了粟媛的娇嗔,小鱼的良善张公子那副嘴脸已经沅沧的满不在乎,嫉妒的种芽埋在心底,一发不可收拾。

“闭嘴!”无药低沉的吼了一声,这世界忽然的清明了,刚才的雷声大作像是一场梦,消失的无处遁形。

小鱼打开门瞪了一眼强行拉自己进来的沅沧,往外面看去,那少年身上围绕着缕缕黑气。“那是什么?”

“那是起因,也是结果。”沅沧拉小鱼进了屋子,紧紧的抱着。

“你怎么了?突然的这是发什么神经呢?”小鱼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没什么。”还好不是你……沅沧心里默默的说到,对着小鱼笑了说到“我们明日就走吧?”

“耶?这么快吗?”

“恩。”沅沧摸摸小鱼的脑袋,小鱼妥协了,跺着脚恨恨的说到“哼!仗着比我高摸我脑袋!我日后定要摸回来!”

“这就不管了?”一旁的邢先生看着沅沧。

“天下万物何其多,我不是好人,没道理谁都救。”沅沧满不在乎的说着,看着气急败坏的小鱼的身影,只要我在乎的人完好,我就是当了坏人又能怎样?

第二十七章 药(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