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苏湄(四)

  小鱼连夜带着苏湄乘着马车跑了,这夜十五,月亮格外的圆,苏湄的脸色有点惨白惨白的,小鱼很担心的看着问到“阿湄,你还好吧?”

“没……没事,咳咳……咳咳咳……”苏湄蹙着眉咳嗽了半天,满脸憋的通红。

“阿湄……”小鱼后悔了,她不改带着苏湄跑了的,苏湄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是最虚弱的,原因她也不知道,她更是不明白为什么阿湄要在这个时候去接客,明明身体就这样了,为什么呢?

“小鱼,这儿是哪儿了?”苏湄声音虚弱,有气无力的,窗外的月光恍恍惚惚的会随着帘子时时照进来,小鱼瞧着这么惨白的面色的苏湄,越发的后悔起来。

“还没出梁城。”

“咳咳……咳咳……小鱼,我们……我们快些走吧。”说完这句话,苏湄竟然没了意识,面色惨白,双唇没了一点血色。小姨骇破了胆,她后悔了,她就不该在这个时候带她出来的,明明知道她一向身体不好,明明知道她们逃不掉,她还是心里存着可笑的想法,小鱼冲着马车夫嘶吼着“回去,我要回去!快送我们回去!”

马车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觉得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的,这脾气真是,不可理喻了。看在她出的银子还算丰厚的份上,马车夫掉了头奔着知苑去了。

知苑的大门出现在眼底,在车夫的协助下小鱼抱着苏湄扑腾就跪在大门口。

“呦,你不跑了?还回来做什么!”云妈不怒反笑,看着小鱼的脸讥笑道。

“是我不识抬举了,云妈,求你,求你救救阿湄,她……她快不行了!”小鱼哭的两眼跟核桃似得,云妈这下也变了神色对着粗使汉子大叫道“还不快请城北的先生过来!”

“是!”汉子连忙去了。

“哼,苏湄我是要救的,你,我却不能放过。这苏湄你以后少见吧,若不然下回我可不敢保证我还有那个闲钱去请先生来!”云妈说完一挥手,有人抱走了苏湄,小鱼看着,紧绷的身子像是没了主心骨,一下软瘫了下来。还好,还好,阿湄有救就好,根本不在乎前来的棍棒。

阿湄醒过来已经是好几天以后了,小鱼自那天以后一直没见过她,直到今日。

“嘿,想什么呢?”沅沧翻了墙角,来了小鱼居住的称不了住房的地方。

“你怎么来了?”小鱼看着他,沅沧是救了苏湄的人,这是她唯一知道的事,所以小鱼对他还很客气。端了水送过来,又怕他嫌弃,一时尴尬了起来。

“怎么,我来了这儿一杯水也讨不到的?”沅沧这么说着,自顾自的倒杯水,润润喉,吧唧着嘴毫无形象可言。

“你这言行真是对不起自己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小鱼有些嫌弃,自己坐到沅沧对面,也倒了杯水。

“呵,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何必在乎这身外之物?”沅沧轻轻笑着,明目皓齿,看的小鱼都惊艳了。

沅沧怎么跟小鱼要好的呢?不过是那天老邢不在,他也知道这个事情,有意要管,就冒了老邢的名声来了。

又过了好几日,今天是苏湄接客的日子。小鱼一言不发的坐着,安安静静的,像座石像。

“你这样子跟平时可一点不像啊。”沅沧又翻了墙角过来,还带了零嘴。

小鱼毫不客气的抢了吃食,只是吃着也不搭理。沅沧自讨没趣摸摸自己的鼻子,也不知说什么。

“阿湄因为我在受苦,我却什么也帮不上,我大约只能是个拖油瓶了……”小鱼的声音惆怅的不像个十三的小姑娘,倒像是个经历沧桑的妇道人家,妥协在这凄惨的世事了。

“不仅仅因为你,你别太自责。”沅沧不客气的说着,将小鱼一把抱在自己怀里,像是哄小孩子一般的说着“你要知道,每个人都有私欲,她也不是纯粹的那个。”

小鱼被沅沧的动作吓个结结实实,只是沅沧就这么抱着也没别的不对,小鱼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了,咚咚的响着,沅沧说了什么她一概不知了,连阿湄的事她也想不出来了,一个脑子里想的全是:啊!沅沧,沅沧这厮好不知廉耻呀!抱我作甚?我现在该如何呢?是挣脱反抗还是看在他救了阿湄的份上就这么算了呢?

小鱼还在挣扎,沅沧摸着小鱼圆润的耳垂说着“发什么呆?”看着小鱼渐渐粉起来的脸色,没由来的沅沧笑了,噗嗤一声,恼的小鱼炸毛的将他推出了门外。狠狠关上门,小鱼摸着自己扑腾扑腾的心,绯红的脸,小鱼苦笑了一声,他原来也是那样的人。那样会调戏别人姑娘家,那么,他这次来是为了什么?是因为知道今日自己不好过,还是因为……因为苏湄的脸实在是太诱惑了,所以他也经受不住了呢?小鱼无法控制的胡思乱想,她有点儿怨恨苏湄那么明媚的面庞了,明明之前阿湄为自己遭了很多的罪的,可是……可是就是怨恨了,小鱼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翻身上了床,盖着并不厚实的被子,闭着眼,催使自己赶紧睡了。

沅沧被赶了出来,他摸摸鼻子,看着黑起来的天色,也没多想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回了梁城城北一个不起眼的客栈里,邢先生刚退去了黑沙。

“你这样实在不是一个君子所为了。”邢先生毫不客气的翻个白眼,将自己刚炒好的饭菜摆在桌上,看着沅沧的眼神,近似乎在看……额,禽兽呀!

“原本我就不是君子。”沅沧拿起筷子吃着美食,冲着邢先生眯了眯眼睛说道“你想回招摇了?”

邢先生不说话,这厮好生无耻!就会拿这个威胁自己。

沅沧看他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心情大好的继续享用美食。

第二日苏湄来了小鱼的小房间。

“阿湄,你来了?”小鱼有些疑惑了,阿湄身体不好一向出门出的少,这两日来得有些勤快了。不过,阿湄来了小鱼很欢快就是了。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小鱼赶忙起身泡了水。

“小鱼我求了妈妈大约过几日你就能回去了。”苏湄拉着小雨的手,淡淡的笑着,模样看起来比昨日里好了许多,面色也红润起来。

“阿湄你说我……是不是个拖油瓶呢?”小鱼声音底底的,不安的搅动着衣角,活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哪有,小鱼是世界上最纯粹最心善的姑娘了!”苏湄柔柔的笑着,小鱼一下子扑到苏湄身上,抱着她死死地。苏湄只当是她害怕了,想自己拿回那模样也真的是够吓人,苏湄拍着小鱼的脊背,一下又一下,轻轻地安慰着。小鱼羞愧极了,这么温和的苏湄,这么善解人意的苏湄,昨日为了自己去承欢膝下的苏湄,自己居然还想过怨恨她!这样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有了这么可怕的念头?小鱼死死地抱着苏湄,不敢继续胡思乱想,她怕深思下来,越发的厌恶这样的自己。

一晃就过去了小半个月了,沅沧再也没有来过。今夜苏湄要登台的,今日正好初一了。

朱红色的亭台上铺着红色的席毯,乐师弹着缠绵的曲调,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们在亭台上翩翩起舞。突然一个火红的衣衫在台上绽放了!这寒冷的深冬她像是不觉寒冷一般身上还穿着夏日的薄纱,双足带着金丝的铃铛随着舞动发出一声声青葱。一张火红的纱布遮住了大半张脸蛋,小鱼看得痴了,阿湄,阿湄越来越美了,薄纱遮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这浑浊的尘世仿佛与她无关了。

“想来大家也知道我们这知苑的规矩,这苏湄姑娘这就去梅园恭候了。”待苏湄一舞完毕,云妈妈喜滋滋地说着。看着下面一张张痴迷的脸,就像看着一张张银票,心里嗤笑面上就越发的笑脸相迎。

“一千两!”张老爷环抱着小翠,一边调戏着一遍说着。

“三千。”刘公子擦擦口水,这苏湄这么美的美人坯子,自己难得来一次怎么能不尝尝?

“一万。”王公子捏着牡丹的下颌,那肥头大耳的模样让小鱼打了寒战,今夜阿湄难道也要受这个罪了吗?有没有人?还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能来救救阿湄呢?

人群里开始有了轻微的议论声,渐渐地议论声大了,一个老叟颤颤巍巍的说着“一万三千两!”

小鱼不敢相信的睁眼看去,呵~这人她也是旧相识了,是罗老板,不过一年的功夫,他就已经苍老的不像样子。背佝偻着,两鬓也斑白不少。明明只是一年的光景,不过这一切与小鱼无关了,小鱼别过脸看王公子已经没了要继续的意思。渐渐放下心来了,据说这个王公子一向粗暴,当日的牡丹也是被折腾个半死才被放出来的,苏湄已经遭过一会罪了,这次,罗老板比起王公子实在是好多了。

第八章 苏湄(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