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苏湄(五)

  “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可以一睹芳泽?”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小鱼不可置信的睁着双眼,那爽朗的笑容带着一点痞气,神仙道骨又带有一点风流的味道,小鱼苦涩的低着脑袋,沅沧,原来就算是你也抵不住阿湄啊。

众人看着沅沧只觉得他很是不平凡,那通身的气度可不似寻常人,到像是神了!

云妈妈看着沅沧知道这人自己招惹不得,连忙陪着笑说到“自然,自然是可以的,小鱼过来带先生去梅园。”

“先生随我来吧。”小鱼走到沅沧身前,低着头,声音也有些低沉。

沅沧跟着小鱼走了一会儿,身后就有阵阵议论声。

“唉~看来这先生也是个寻常人,不是什么神先,也有七情六欲呀!”一个姑娘娇羞的拿着方巾掩面,眼底还有些羡慕,这先生模样俊俏得很,要是让自己陪他一晚,哪怕是倒贴银子自己也是愿意的。

“人家的七情六欲可看不上你。”牡丹冷冷的说了一句,王公子一回首看了她一眼,牡丹心虚的低着头,眸子里全是不甘和愤恨。要不是苏湄,自己怎么会要来服侍这样的人?要不是她不肯乖乖顺从!苏湄,苏湄!苏湄你别让我找着机会,否则当心你那如花的面皮!

沅沧跟着小鱼七拐八转的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沅沧摸摸鼻子心里觉得这小丫头脾气也大,不过是昨日抱了一下,何况她还只是个小毛孩,难道担心自己要做什么不成?沅沧看看那挺直了腰板的小背影张嘴说道“这梅园地局很是偏远啊。”

“阿湄不喜欢嘈杂的地方。”梅园赫然于眼底,小鱼规规矩矩的站在门边,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梅园的门大开着,深冬的季节一股梅香混合着寒冷的气息传了出来。一进门那红的黄的白的交杂在一起的梅花开的惹人眼。沅沧勾勾嘴角,这个苏湄倒是很懂享受的,这般文雅,不知是像谁学的了。

“你不进来吗?”沅沧好奇的看着还站在门外的小鱼,这天够冷的了,她穿的也单薄,这么在外面吹明儿个肯定是要扛不住的。

“先生进去了,我就回木屋。”小鱼还是规规矩矩的,一句话不多说。

沅沧诧异与小鱼的不同寻常,定眼看了好几下确定她真的是小鱼之后,温声说道“你回去吧,这天冷的,受冻了你的阿湄可要担心了。”

“是。”小鱼退下了,丝毫不拖泥带水。

“你也看了好一会儿了,怎么不来迎接我?”沅沧看着禁闭的窗,笑得怡然自得。

苏湄捂着心口,哪儿什么也没有,寂静的,荒芜着。

“你可是知道你做的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一个眨眼的功夫沅沧就来了屋内,自顾自的倒着茶水,看着苏湄眼睛里平静的像一湖水,一湖冰封了的海水。

“那是他们罪有应得!”苏湄没了柔弱的模样,她抓着席塌的边沿,刚刚的红装还没有褪去,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有着厉气。

“罪有应得?什么罪,什么得?”沅沧好笑的看着苏湄,斟了茶水又缓缓说着“因果报应我本不该管的,可是你越来越贪心了。”

“呵~我贪心?我贪心什么了?这些难道不是那些男人该付的嫖金吗?”苏湄一勾嘴很是不屑的说着。她看着沅沧,眼前的人法力高强,她自知抵不过他,她也不愿意做无畏的反抗,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要算在自己身上,难道真的错的只在自己吗?

“我说的不是他们,是小鱼。”沅沧渐渐走近了苏湄,那张明媚的脸确实很有姿色,只不过……越是美丽的事物越能毒死人,想来这脸也诱惑了不少贪恋美色之徒了。

“什么意思?跟小鱼有何干系!”苏湄睁着眼,一脸的错愕。小鱼,自己……自己也会害了小鱼吗?不……不行,不能,小鱼……小鱼不能有事!

“什么意思,你不该去问问你的亲属吗?”沅沧走至门边,有一个转首说了句“哎呀呀~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搅你今天进食了。”

苏湄眼睁睁的看着眼前人不见踪影,门还开着,屋外落起了鹅毛大雪,相互交印下的梅花开的更是美艳了。

“门也不关着,你今儿原本就没进食,要是搞垮了身子,看你如何!”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将门关上,忍不住念叨几句。

“妈妈……你告诉我,我这样是不是真的,真的在做不可原谅的事?”苏湄将自己缩成一团,沉闷的声音传出来,低低的听得云妈妈很不好受。她抱着苏湄,掌心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苏湄的脊背“苏湄,你别想太多了,你心软了,谁来操劳你呢?”

“可是妈妈……我们真的,真的做错了吗?”苏湄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眼里有不安,迷茫甚至恐惧。

“没有什么对与错,苏湄,我们吃男人精元就像人类要吃饭一样,不吃我们就会死的!苏湄……你看看,那个人会因为自己嘴下的一块肉难过伤心的?我们千不该万不该的,就不该我们的食物是人!因为他们会反抗,能说话,能愤怒的指正我们,能说‘妖物,你们简直丧心病狂,生灵涂炭!’可是,为什么不想想,他们跟我们有什么区别?不过一个能反抗,一个却是连话也说不出的可怜虫而已!”云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苏湄的脊背。苏湄太善良了,就是因为她不愿意吸食太多人的精元,不然以她的天赋,怎么会至今还是如此模样!

“妈妈……小鱼呢?对小鱼有伤害吗?”想起了沅沧的话,苏湄猛地抬起脑袋,看着云妈妈,她要知道真实。世界上她最害怕的不是死,是世界上没有小鱼了。

小鱼或许不记得了,那时候小鱼年纪太小了,小到刚刚咿呀学语。那时候的苏湄因为性格软弱被逐出了狐群,正在奄奄一息之际,被小鱼的父母捡了回去。小鱼的父母见她模样稀奇,原本是准备卖了给小鱼添间新衣裳的。只是小鱼不肯,她最喜欢跟她在一起玩,一人一幼狐,两个一待待一整天。说来也是奇怪,小鱼跟她在一起安分的不像话。小鱼的父母最后也没能将苏湄……那时候还是小狐崽的苏湄卖出去。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这场雪下的太大了!大的都过了寒冷的冬季,还在继续,村里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冻死了,小鱼家的存粮渐渐就不够了,小鱼父母省吃俭用,锅里的米越来越少了,最后那一天锅里只有那么几粒米了!小鱼父母看着苏湄的眼神越来越贪婪,越来越贪婪,终于有一天趁着小鱼熟睡之际将苏湄抓住,拎着手脚,绑了起来。苏湄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在空中摇摆着,两只眼睛冒着雾气,她还不会说话,她不懂为什么一向温和的小鱼父母会突然这么吓人呢?

“嘤嘤~嘤~嘤”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声,苏湄的一只尾巴沾了血掉落下来。小鱼被惊醒了,她迈着小腿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苏湄至今都记得当时小鱼抱着她哭的稀里哗啦,就像是什么宝贝要消失了一样,那是苏湄第一次遇到温暖的感觉了。

小鱼父母见小鱼醒了,拿着断下的尾巴,深深叹口气,架起了锅。要是可以,她们也不愿意的,这小狐狸来了家里也有两年了,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谁愿意呢?

那一锅汤很是诱人,小鱼娘亲忍着馋意给小鱼端了一碗过来。

“小鱼,吃吧!”小鱼妈妈热诚的看着小鱼。

“不,咳咳……我不吃!”小鱼不去看那汤,虽然现在她饿得肚子只直响她也不愿意吃,那是小狐狸的尾巴呀!小狐狸是自己朋友,怎么能呢?小鱼摸着有些瑟缩的苏湄,看着她缺了一根的尾巴,轻轻说着“对不起,爹娘不是故意的,我给你赔礼好不好?”

小鱼娘亲深深叹口气,出去了,养了几年的小狐狸,她怎么忍心呢?只不过……只不过真的是没办法了……

第九章 苏湄(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