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药(一)

  他佝偻着身子,躲避着周遭的眼神,用肮脏的袖子遮蔽着自己的面庞。人们见了他都流露出一股讥笑,更有甚者用石头,沙粒扔掷在他身上,也不敢做声,只加快了脚步,他不想在外面多停留一会儿,一刻也不想多带了。

“呵~看看那傻子,实在是好笑。”有个年轻人讥笑着,也不遮盖声音大的让他一个哆嗦,然后快步的离开了。

“哎呀呀~管他做什么?”有声音出来了,只是仍然不屑。

他走的越来越快了,就像落荒而逃,可是他做什么了呢?只不过是……

“哎呀!”他低着头没看到前方的人影,听见惊呼才知道自己撞了人,抬起眼一看,这真的是人吗?肤如凝脂,发如墨,一双减秋眉,两眼满是清凉,他看呆了,这只怕是他见过最美的人了。他不敢看,低低的说了“抱歉。”人就快速的跑开了。

“怎么这么不当心了!”沅沧不过是离开一会儿,一回来就见小鱼坐在地上,不免絮叨了几句。

“我也不是故意为之……”小鱼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人影,那人……长的确实是太过……让她一眼就记得了。

“走吧,咱们这住的地方可是有了着落得了。”沅沧自然的走在前面,他知道小鱼会跟着自己的,一直都会跟着。

他回了住处,那就是用茅草堆成的小房子,坐落在深山里,好像风一吹就要散架了一般。他拍拍自己的胸脯,结结实实灌了一大口凉水才平息下来剧烈的心跳声,那砰砰砰的,好像就要跳出来了一样。

他没有朋友,因为相貌确实是怕人得很,没人愿意搭理他,除了要利用他显示自己的伟大的时候。她会是这样的人吗?不自觉的就想起那个姑娘了,一个冷笑,想来都是蛇蝎美人,长的越是美好的,纯洁无暇的,越是毒人!

“朱~朱”一个小箱子里传来一阵声响,听起来跟雄鹌鹑差不多,但短促许多。

“啊~差点忘了给你喂食了!”他一扫刚才的阴冷,拿了一把捣鼓,将木箱子打开,里面有一只鸟,模样很是奇异,模样看起来与鹞鹰相似,脚却是人手!他却不怕,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说了句“阿朱,快吃吧,不吃你可好不了了。”

阿朱是什么他不知道,哪天阿朱突然从天上掉了下来,他看她可怜就带了进来一直养到今日。对于他来说,阿朱跟自己一样,一样的丑陋,被种群抛弃,所以阿朱对他来说,就像是家人一样。

晌午这大太阳挂在空中,晒得人脸疼,小鱼拉着沅沧,邢先生去了附近有名的菜馆子,点了许多佳肴,三个人安安静静的也不做声。

“唉~你说刘公子那般好的人怎么就被流放了呢?”

“据说是无意冲撞了大人物!”

“唉~原本着以他的胆识跟才华,不用多久这小地方的县令必然是囊中物了,也真真是没有福分啊!”

“是啊~”

小鱼听得好奇,往哪儿看了一眼,那两人仓皇的低下头,脸上有朵朵红云,这姑娘模样好生俊俏啊!

“诶~你看那姑娘是不是忒漂亮了些?”

“是啊,她一进来我就开始注意了,看样子可不像是寻常的普通人呢!”

“难不成是仙女?”

“定然啊……”

后面说了什么小鱼不知道,自从她醒过来之后这种话她听得多了,不是说自夸还是别的什么,是麻木了,自从她醒过来已经过了多少年了?至少二十载了,可是自己呢?一直保持着及笄的模样,不曾老去。

“唉~现在的眼光,你这模样也是美人?”沅沧忍不住翻了白眼,要知道这丫头比自己还像个男人,抗得动大米,杀的了猛虎,补的了墙头,种的了庄家,虽然沅沧一开始也是打算让她做杂事的,可是这么能干,完全没有自己动手的地方,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过于无能了?

“是是是,他们哪能跟您比呀!”小鱼没好气的说了,眼一撇就见小二端了吃食,这下也不理沅沧出声对着一直不说话的邢先生说了句“老邢,防他!”

“你敢!”沅沧看着渐渐走近的吃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邢先生。

老邢无奈的看着走近的小二,又看看小鱼沅沧说了句“这在外面,你们别吓着他们。”

小鱼沅沧相互看了一眼,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这下终于是不再争抢了。

沅沧跟邢先生吃完饭就回了住处,那地方坐落在镇子的南边,不算喧闹,三间屋子一个院子,主屋的位子向阳,即使是冬日也暖人得很,这种地方自然是小鱼的,作为唯一的女孩子,即使确实是强悍了一点,沅沧也不会真的把她丢去那个阴冷的西边厢房,他自己也是不去的,所以就只有一向好说话的老邢住着了。

那天阴雨绵绵,小鱼拎着伞带着银元,自己刚来这没什么收入,虽然她们确实不差钱,可是不干活小鱼就是闲的不行,所以她这次去是准备看铺子的。

“你看看他那模样,你说这样的人怎么还活在世上呢?这要是我,早就入了河了!”

“就是,你说这青天白日的,我看着都慎得慌!”

他面无表情,只是把头低的更深了,这种话从他有记忆起就跟随自己,更有人说是因为自己面目丑陋所以自己所谓的父亲抛弃了还在坐月子的母亲,进了深山再也没回来。母亲也日日郁郁寡欢,好歹是养自己到了十岁,只是从来不亲近自己,看着自己的眼神多半是跟他们一样,带着厌恶的。

“呵~这地方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怕日后我过的时候夜里做噩梦。”一个人走在他前面抵挡住了去路。

他站着,不说话,他知道他是今天心情不顺需要个人承受怒火,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不做白白忍受就是对自己最好的结果。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好久,他衣衫被淋透了,依缩在墙角,瑟缩着。

“你怎么了吗?”小鱼谈好了店铺,着正在回去的路上,若是不注意就要忽略了,现在还是初春,天气还没回暖,这样的阴雨天在外面淋着身子肯定受不住的。

“……”他抬起头,还有人关心自己吗?被雨冲刷的不清的倒影,可他知道那是前些日子他见过一面之后再也没忘掉的人。

“啊!是你啊!”小鱼看清了那骇人的脸,看他有点失落的低着头,小鱼将自己个儿的伞递给他说着“这雨这么大,伞就送你了,身体不舒服还是要去看大夫的啊!”小鱼不放心的嘱咐一句,就跟随着延绵细雨去了住所。

他看着自己手里的油纸伞,又看看远去的人影,掐了自己一下,这是真的!真的有人会关心自己!真的……眼睛越来越模糊了,留下的液体不像是冰冷的雨水,热热的,有一点温度。他迷茫的摸了下眼睑,自己多年孤苦伶仃不收待见,没掉过一滴眼泪,这下居然是在流泪了吗?

他还是淋着雨,手里紧紧抱着伞,一步一步去了家的地方。

小鱼夜里就染了风寒,邢先生煮了姜汤,沅沧换下她脑袋上的热毛巾忍不住絮叨着说到“你还真是好心,自己个儿淋雨回来。”

“哎呀,我错了,大侠不要与小女子一般计较吗!”小鱼眨巴着双眼看着沅沧。

沅沧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也就这个时候乖巧了!”随后认命了一般一勺一勺的喂着姜汤。

小鱼笑了,她知道自己病了,沅沧老邢不会坐视不关,但是那个人不一样,她能猜的出来,他一定就像自己刚刚入狐村时一样,孤苦伶仃,所以小鱼没办法不去帮助他,因为她有苏湄而他真的只是一个人。

第二日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小鱼的住处,哪了伞过来还

“她不舒服,伞放下,你可以走了。”沅沧这话说的就不客气了,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友善,只是确实没有厌恶的。

“呀,你胡说什么?咳咳~咳~咳咳~”小鱼从屋里走出来,刚说完一句话,就剧烈的咳嗽起来。沅沧扶着她坐下,没好气的说了句“怎么,你自己这模样还要出来伸张正义啊!”

“哪里的话……”小鱼声音有些哑,看着站在一旁许久的他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抱歉,他就这样,嘴欠,人却不坏的。”

“我……我知道。”许久不跟人说话,他这下有些结巴了,说完脸就红了。

“对了,咱们见过两回,也算是认识了,你叫什么?”

“无药。”

“无药?”这是什么名字,无药可救吗?小鱼奇怪的看着他。他却沉浸在她叫自己名字里了,无药,以前没人叫他觉得可有可无的两个字,现在却觉得格外的动听了。

邢先生回来了,看了无药一眼,无药还了伞低着头出去了,临走还看了小鱼两眼,那是个好姑娘,至少现在是个好姑娘。

第十七章 药(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