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番外篇

(夏铭骏)

记忆深处,似乎一直有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身旁,守候着我的成长,可我却始终记不清她的模样,每当回首往事,脑海浮现的只是她转身离开时留下的美丽倩影,回响起离别前她那一句温柔婉转的声音:你我现在的离别,只为往后更美好的相遇。”

不记得她的长相,也忘却了两人之间的过往,不免让我有些怀疑这个女孩是否只是我的凭空想象?仅仅因为遭受了太多男孩子欺辱的经历,借此填补内心的孤独,还有缓解压抑已久的痛苦?

不过,想象终归只是想象,如梦幻泡影,但在现实生活中,我始终认为人生最美丽的相遇是从认识颜双双那天开始。

起初关于颜双双,我不明白三个问题:除了我之外,为何班里的每个男生都喜欢她?为何她的作文总是被当做范文朗读?为何每次见到我,她总是露出一副故人重逢的迷人微笑?也正是这三个问题,激发了我的好奇心,让我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久久的将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可令人意外的是,就在她进行跳远考核的时候,却不慎跌倒投入站在对面的我的怀抱,惹得全班女生笑弯了腰,说我们相互拥抱,她就是我妻子,我必须对她人生负责之类的话。我尴尬的红起脸,急忙将她推开,她也害羞的跑到了卫生间。从那以后,每次碰见她,明明想跟她打声招呼,却总是尴尬的绕道走,身后不时飘来她骂我“大笨蛋”的欢笑声。

也许是被她责骂了太多次的原因,早已给我潜意识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后来当她被班主任请到讲台唱歌的时候,我居然真的像大笨蛋似的深情的凝望着她,那时的她长发及肩,第一次放下马尾,却让她看起来更美,也让班里每一个男生都瞪大眼珠,教室内流淌的已经不止是她那清澈、甜美的嗓音,还有他们急促的呼吸声,当然也有我的心跳加速声。我的双眼须臾不曾离开她,当我们的视线交汇,她向往常一样再次向我露出迷人的微笑——足以让任何男生都怦然心动,仿佛让我置身处于虚无缥缈的梦境之中,我是急需拯救的可怜男孩,而她则化身为美丽、动人的守护天使。

“小子,发什么呆啊!”随着,班主任拿着课本敲打我脑袋的那一击,硬生生的将我残忍的拉回到现实。

我红起脸,看着她,她扑哧一笑,原本悠扬的歌声也顿时跑掉。

她脸蛋红彤彤的走下讲台,我们擦肩而过时,我的耳边再次传来“大笨蛋”的轻声呢喃,只不过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几天后班主任就让她口中的这位笨蛋成为了她的同桌。

也许,成为校花的同桌对任何男生来说都是幸福的事,但对经常遭受男生欺负的我而言,就意味着越来越多喜欢颜霜霜的男生加入了欺负我的阵营,虽然她也极力的对欺负我的男生发出争执,可非但没有改变我惨淡的境遇反而变本加厉,使得我不愿也不敢再接受她的好意,尤其是那天当她好心的递给我一个鸡蛋,希望对没有吃早餐的我缓解饥饿的时候,我注意到不远处几个男生向我抛来不怀好意的眼神,居然当着她的面把它扔进了垃圾桶,并对她破口大骂。就这样,生平第一次我见证了她的眼泪,哇哇的哭啼声就像个三岁的孩子。我的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难受,想说对不起却又下不了台,反而是她主动道歉,让我们的关系和好如初。

每个放学后的傍晚,我们总是相伴而行,她一边耐心的倾听我诉说被人欺负的惨痛经历,一边安慰着我、鼓励着我。

“夏铭骏,你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男孩子欺负你吗?”她问我。

“因为我性格懦弱,打不过他们呗。”我伤心的别过脸。

“可我却觉得是因为你性格讨女生喜欢,引起他们的嫉妒。”颜双双说。

我没有说话,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你是个单纯、善良的男孩。”她接着说,然后问我:“夏铭骏,你有没有夜晚抬头看星星的习惯?”

“看星星?”

“是的,我就有这个习惯。”她抬头仰望夜幕的繁星,说:“因为小时候,大人们总是告诉我,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拥有属于自己的那颗星——你眼里最亮的那一颗,当你离开人世,那颗星星也会跟着陨落;所以,你要是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你就可以对着它说话,当它发出闪光,就表示听懂了你的话,在对你眨眼微笑。很神奇的,你可以试试。”

“算了吧,我才没那么傻呢。”

但那个夜晚我还是站在楼顶,仰望星空,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颗星,心里有太多的委屈想告诉它,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所以它并没有对我眨眼微笑,就在我伤心、失落的准备离开的时候,脑海里不知为何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幅影像:夜幕低垂,一个女孩安静的走到窗前,跟我一样寻找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只不过她并不是对它诉说什么,而是双手合十,虔诚的对它许愿,让我的眼里充斥着灼热的泪水,因为即使看到的只是她在月光下投在墙壁上的背影,但我的潜意识似乎感觉得到,这个女孩在为一个男孩祈祷,一个托付终生的男孩,而这个男孩可能就是我。

“还记得它吗?”雨夜,当我跟颜双双一起站在校门口的屋檐下避雨,她将一枚徽章递到我面前。

我怎么不记得它呢?

那是上幼儿园的那天下午,我为了安慰一个因为遭受奚落而哭泣的陌生女孩,把别在胸口的徽章送给了她,尽管免不了一顿训斥,因为那个徽章是父亲的珍藏,有着重要的珍藏意义,可为了换回一个女孩的笑容,我还是愿意拱手让人,因为我真的了解她的感受,就像我告诉父亲的那样:“世界上有我一个遭受别人欺负的孩子就够多的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她为何总是对我露出故人重逢的迷人微笑了,原来我们早已相识啊。

看着她手心里的徽章,我们相视一笑。

“明天见。”她坐进父亲的汽车。

明天?

明天就是小学毕业那天。

“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拥抱留给了可爱的男孩。”那天,颜霜霜对着黑板写下自己的留言,随后转身冲我露出迷人的微笑,我尴尬的红起脸,她却大大方方的从我面前走过,随后又转身望着我,说:“遇到喜欢的人,要主动学会争取,不是吗?大笨蛋!”

遇到喜欢的人,要主动学会争取,可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呢?

再次邂逅她,是升入中学的那个热天午后。

碍于学校的管理制度,班里的每个学生都被老师强制的趴在课桌上进行午睡,而我却因一时的汗流浃背而偶然抬头睁开了眼,就这么透过窗外看到了自己小学的同桌——她安静的坐在教室门前的走廊,拿着英语课本,轻声朗读,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写作文总是被当做范文朗读了,因为她浑身散发着一种气场,犹如和煦的春风,洗涤着尘世的浮躁。当她读书累了,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双手合十的样子,与那个夜晚我脑海里浮现出的对着星星许愿的女孩叠相辉映。当她起身朝着教室门口走去的时候,留下的美丽倩影又与记忆深处守护我成长的女孩遥相对应。那一刻,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她,喜欢上了颜霜霜——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孩。从此,开始了主动争取的历程。

每一个放学的傍晚,我骑着自行车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却碍于内心的羞涩,不敢表露自己的爱意,甚至就连主动搭话的勇气都没有,每次在她就要转身的时候,我都像个逃犯似的落荒而逃,每次当我想回头再看她一眼的时候,她却已经消失了踪影,仿佛不曾出现,却又挥之不去,直到——

“大笨蛋!”她亲切的喊着我的外号。

原来这一次,她故意消失不见,专门从前面路口的拐角,绕到我的身后。

当她再次冲我露出那阔别已久的迷人笑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再次恢复到了过往的形影不离。

往后的日子,颜霜霜还把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同为校花的姜文介绍给我认识,我们之间的二人世界也因为她的加入变成了亲密无间的三人行,一时羡煞旁人。

然而,幸福的日子是短暂的,就在我满心欢喜的准备对颜霜霜表白的时候,她却由于父母经商的原因不得不与我们分离,前往另一个省市——浙江杭州,一个距离我们差不多有五万公里的地方。

“什么时候离开。”我问她。

“明天。”

“明天?这么仓促?”

“其实,半年前,爸爸就已经告诉我了,具体点来说,从去年七月二十七号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找好了离别的准备。”她看着我,眼神充满了意味。

所以那天,她才对一直躲藏在她身后的我主动打起招呼,因为她不想不辞而别;所以往后,她才努力把姜文介绍给我认识,因为她不想离开后,让我失去朋友,而备受排挤的我最需要的就是朋友。

颜双双对我的良苦用心,使我更加不忍她的离别,同样为此伤感的还有姜文,她失落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那以后我们怎么联系?我们还能再见到你吗?”这是我十分关心的问题,手里紧握着写给她的那封情书。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我奇怪。

“我,我想成为演员!”许久过后,姜文吞吞吐吐的回答。

“你呢,夏铭骏。”颜双双问我。

“我.....我想成为作家。”我回答,因为我希望跟她一样拥有出众的文笔。

“本来我的梦想也是成为作家。”她露出微笑,“但既然我们三人之中已经有了一个作家,那我就把梦想改成模特好了。”

“夏铭骏,你刚才不是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吗?”

我点点头,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

“那我告诉你们,十年后,当我们实现梦想的那天,就是我们三人相聚的日子,那时我会回来找你们。在此之前,我们不需要见面,也不需要联系,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我们所需要的只是,守住现在,彼此牵挂着对方,这就可以了。”她的语气显得十分成熟,似乎想了很多,才把这些话一一的告诉我。“我有礼物想送给你。”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白纸,小心翼翼的将它铺展在我的面前,白纸里有用铅笔勾勒的素描,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阳光下彼此牵着对方的手,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在她们的身后,是个漂亮的房子,周围都开满了鲜花,虽然现实生活中我们不得不分离,但在图画中我们却紧密的牵连在一起。

最终,那一天我还是没有把亲手写好的情书送给她,处心积虑的表白,也变成了猝不及防的告别。

送别颜双双的那天下午,我看着她从车里探出身子,向我们挥手告别。回首间,她的身影渐渐模糊,像隧道里的一点光,微弱,直到消失。那时我的并不知道,我们的生活将会分道而行,像两条岔开的支流,各自游走于新的河道。

夜晚,我孤独的坐在操场的看台,脸上挂满泪水,记忆深处的那个女孩似乎再次走到我的面前,我诧异的看着她,她冲我微微一笑,紧紧握住我的一只手,一起在月光的沐浴下,聆听风声的轻柔。

离别之际,我向往常那样再次询问她的名字,那时的她笑而不语,许久过后,她重复着过往对我所说的那句话:“你我现在的离别,只为往后更美好的相遇。”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的朦胧之中。

“夏铭骏,我怀孕了!”升入高中的一天下午,姜文突然告诉我,让我感到一时的措不及防。

“怀孕!

“是的,我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没错,自从颜双双离开后,姜文很快的投入一段新的恋情,借此缓解内心的伤痛。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问她。

“打算放弃学业。”

“放弃学业!可你当演员的梦想呢!还有,咱俩跟颜霜霜的约定!”

“不要在跟我提颜霜霜!”她恼火,“你还真拿十年后的约定当回事!三年了,她从来不跟我们联系,现在估计早就忘了我们,跟新认识的朋友正打的火热,你也知道她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追求者!”

我沉默的低着头。

“夏铭骏,我遇到了喜欢的男生,也怀上了他的孩子,现在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幸福,你应该祝福我不是吗?”

我不知该说什么。

就这样,姜文为爱的义无反顾还是让她走出了校门,抛弃了成为演员的梦想,还有跟颜双双之间的约定,就此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短短三年时间,我的生活也从过去的三人行,再次沦落为如今的形单影只,孑然一身,成绩就此一落千丈,高考的两次落榜,让父母不得不以每年高昂的学费,让我在一所私立的贵族学校继续自己的学业。

贵族学校,性格内向的我更是遭受身边男生的排斥,可依然没有放弃成为作家的梦想,或者说更多的是渴望实现与颜双双之间的约定,成为支撑我向前的动力,没日没夜的进行小说创作。

然而,姐姐的被迫流产,还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仅仅姐姐怀着的第二胎是个女儿,这对重男轻女的姐夫而言,显然是难以容忍的事情,但对信奉宗教的姐姐来说,一次流产就意味着扼杀一条鲜活的生命,是一辈子无法弥补的罪过!何况她还是自己肚中的亲生骨肉。从此,姐姐精神变得日益恍惚,在失去孩子的痛苦,还有对自己深深的忏悔中,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疯子,住进了一家精神病院。

姐姐,当我遭受同龄男孩的奚落与排斥的时候,是你替我挺身而出,让我躲在你的身后,用言语回击他们。当我过生日的时候,也是你第一个送我礼物,掏出全部的积蓄给我买好听的磁带,并对没给我买更好的礼物而心怀内疚。当我感冒发烧的时候,也是你挺着怀孕后的大肚子照顾躺在医院病房打点滴的我。

看到你遭受如此苦难,我却无能为力!

从那以后,我彻底的堕入颓废的深渊,日夜沉醉在声色犬马之所,沉迷于感官所带来的刺激,借此缓解内心的悲痛,抛弃了所谓的梦想,更是将颜双双之间的约定弃之不顾!毕竟就像姜文所说,现在的她估计早就忘记了我们。

两年后的寒冷冬夜,我从五楼的高层跳了下来,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正始末,却硬生生的给我贴上了为情自杀的标签,仅仅因为它发生在失恋后的第二天。

然而,上帝并没有让我死去。

短暂的昏迷过后,我缓缓的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惊慌失色的脸庞,他们都极力的呼喊着我的名字,期盼我能恢复哪怕一刹那的清醒,然而伴随着剧烈疼痛所发生的痛苦呻吟,还有不远处传来的救护车的警笛声,我好像再次看见了她,那个双手合十对着星星许愿的女孩,我凄惨的露出了微笑。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