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我站在后台,为即将到来的演出做起准备,今天是我们大学的跨年晚会,也是我第一次登台演奏自己的大提琴,荣泽站在我的身旁,作为我幻想已久的搭档,会用钢琴替我伴奏。

他尴尬的冲我一笑,我也回以笑容,从第一次见到他那天开始,我就认为他的笑容非常迷人,犹如阳光三月般温暖人心,只是这次我们两人的笑容都显得不太自然。此刻的,他还误以为我拒绝他是喜欢万可的原因,却不知命中注定我不是属于他的爱人,尤其现在自己的“缘分”,又面临如此困境,我就更应该站在他的立场去考虑自己的情感问题。

就像我之前所说,面对感情,我不是自私的那类人,我既做不到坦然接受荣泽的爱慕之情,也做不到对“缘分”情感上的背叛。现实的可悲之处在于,他既不知道我的存在,此刻又爱上了另的女人,而我却要为了他,为了守护这份姻缘,舍弃近在咫尺的爱情。

喜欢的人,不能携手一生,还没发生恋情的男生,却注定成为自己厮守一生的对象,我的生活是不是有些讽刺?或者说,更多的女人都要经历如此艰辛的一个过程,因为只有到那时,你才真正意识到爱情的可贵与璀璨。有时候,还没发生的爱情,往往更能触动人心,因为它只存在于你美丽的幻想,既不被现实所束缚,亦不被世俗所玷污。

生活中,有多少人明明撕心裂肺的喜欢一个人,把他看成是生命中的唯一,可陪伴在你身边的往往却又是另外一个人。如果一段情感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拥有完美的结局,注定会给一方带来伤害,那我们最好选择退出这一步,把对方的闪光点植入自己的内心深处,对你们间的乍然相逢看成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际遇。

面对喜欢的人,拒绝是种残忍,但有时候也是对他往后生活的一种祝福。上天促成了茫茫人海中两人相遇的那个“缘”,可生活的漫漫长路却没有给我们带来足够坚守的那种“分”。缘分,缘分,它是一个名词,却也是两种意境的融合。有时候,有缘无分,往往更能折磨彼此相爱的两个人。有时候,不是不爱,而是舍不得伤害。

最近,总是回想起自己“缘分”,经常对身边女生提出的一个问题:“拿破仑在出征前,送给约瑟芬一个金色的盒子,盒子里刻着一个单词,你知道是什么吗?”永别?爱我?再见?她们一一说出自己的答案,而他却一次次的摇头叹气,那时他就知道她们终究不是他的恋人,也知道自己终究会成为她们眼中排斥的对象,越是渴望得到爱情的抚慰,越是遭受她们的冷眼相待,所以才导致今天这种自杀未遂的结局?

有时候,我很想告诉他,情感上的伤害虽然难以避免,但重要的是要遇到适合自己的人选。从一开始,你就属于我,是我的缘分,那么往后就不要轻易的对别的女孩说出“我爱你。”因为我选择忠实于你我的缘分,那么请你也不要背叛我的一片真心,因为渐渐的了解一个人,对他的生活所着迷,也会对他产生爱慕之情。

是的,尽管我不愿承认,尽管我再三犹豫,尽管从你走入我的生活那天开始,我对你产生更多的是种怜悯,不忍心看到你遭受身边男孩的欺辱,被你经历太多女孩的拒绝而心碎,那种关爱更像是你的家人,而不是钦慕你的女人,可当你慢慢的融入我的生活,成为我成长的一部分,我才发现自己早已钟情于你。就像每天早起前,我都会喝杯开水,可如果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水杯里空无一物,我会感到无所适从,因为它早已成为我改不掉的习惯,而我对你的爱恋恰恰就是这种循序渐进的过程。喜欢你的单纯,喜欢你的善良,希望你孩子气的天真笑容,喜欢面对情感你虽一往无前却总是屡屡受挫的悲剧色彩。说到这里,我是不是有些自私与多情?会同时喜欢两个男生。可有一点请你相信,即使从一开始不知道你是属于我的“缘分”,当对你有了足够的了解,我也会渐渐的喜欢你,因为我喜欢陪伴在你身边的那种感觉,这既是我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也是我不愿割舍的情分。

“你们准备好了吗?还有五分钟,你们就要登台演出了。”老师突然来到了后台,催促着我们,她很看重这场演出,对她来说,一个优秀的大学生,不仅要有着优异的学习成绩,课外的生活也必定多姿多彩,比起只看重成绩的老师,她确实是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女性。

“谢谢您的关心,我想我们都准备好了。”荣泽抬眉注视着我,”对吗,伊静。”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怎么想说话。

“好,你们一定不要紧张。”老师鼓励性的拍了拍我们的肩膀,随后走下了后台。

片刻的沉默。

“荣泽。”不知为何我突然开口。

“怎么了。”他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明亮的眼睛传达出爱慕于我的那份柔情。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拿破仑出征前,送给约瑟芬一个金色的盒子,盒子里刻着一个单词,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苦涩的笑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

“答案是命运,荣泽,是命运!”也就在那一刻,我终于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命运的不可抗拒性永远隐藏着一丝浪漫,找到那丝浪漫就等于找到自己的’缘分’。可’缘分’身后的命中注定,不也意味着无能为力的悲哀吗?悲哀到有太多喜欢的人,不能‘携子之手与子偕老’。”有感而发之后,我的意志突然顷刻瓦解,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荣泽,我很感激你喜欢我,事实上,我很想告诉你,我也非常的喜欢你!”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光亮,连我都意外会向他坦白自己的爱意,我尴尬的耸了耸肩,“说来你可能不信,其实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感觉你我往后会发生些什么。事实证明我的感觉并没有出错。”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然而,生活本身就是惊喜与失望并存。遇见你,是上天带给我的一份惊喜;拒绝你,是最令我无能为力的决定。很多时候,一句喜欢并不足以代表你我之间往后的缘分,但感谢在我人生中最美的年华有幸遇见你。记住,无论你我将来会发生怎样的波折,你都会在我内心深处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只是想告诉你……”泪水再次涌入我的眼眶,“我爱你,但是对不起!”我低着头,轻声啜泣。

荣泽走到我的跟前,一只手温柔的的搭在我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水,说:“伊静,别哭了,好吗?再哭,妆都花了。”

我点点头,抹干眼泪。

他白皙的手指轻触着我的脸庞,柔情的目光传达出爱情的炙热,“我不曾想过对你的喜欢会成为你内心的负担。”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也许往后我们都应该好好考虑下咱俩之间的关系,到那时再考虑往后的事情,好吗?”

“好的。”

“节目要开始了,做好准备吧。”

我点了点头,等待着登台演出。

“伊静。”他再次看向我,淡然一笑,“无论你我将来会不会走到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幸福。”

我没有说话,思绪纷纭:如果将来的幸福注定要建立在伤害喜欢之人的基础上,那这种幸福是不是有些残忍?

舞台上,我们深情的注视着对方,我拉奏着大提琴,他用钢琴替我伴奏,当《卡农》的乐曲缓缓的飘荡在舞台的上空,当全场的观众注视着我们,当命运终于让两个相爱的人错过了彼此,这份“有缘无分”的爱情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跨年演出的成功,让我们收获了全校师生经久不息的掌声,同学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校领导更是格外破例的邀请我们参演人员一同在酒店庆祝,此时备受排斥的我原本应该欣然接受,尝试着融入群体,但校园外的一件事却牵连着我的生活,令我身心疲惫,无暇顾及他人眼中欢快的气氛。

面对痛苦,我一直在强颜欢笑。

我拒绝了老师的邀请,荣泽也作出相同的决定。他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是搭档,无论演出后收获的是掌声还是谩骂,我们都需要一同面对,庆祝就更不例外。事实上,我相信他的理由不仅如此,更重要的一点是,他需要独自一人平复我给他带来的恋爱伤痛。

走出校门口,父亲早已停车等候,我坐进汽车,两人之间没有交流,彼此都知道现在面临的困境是什么。也许,沉默就是与残酷现实最好的抵触方式。也许,沉默就是逃避梦魇的最佳选择。

来到市医院,我紧随着父亲的脚步,穿过来来往往的病人与医务人员,最终停步在三楼的重病监护室。

宇浩坐在病房外的长凳上,目光呆滞,神情恍惚,还没做好母亲离世的准备。我之前已经说了,姑妈身患癌症,躺在病榻上的她每次虚弱的喘息声都折磨他的身心,令他痛苦不堪。

“表哥。”我轻声呼唤着宇浩。

过去,我一直认为宇浩跟我是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就像我童年时期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他何尝不也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所以当我第一次被父亲领进他家门口的时候,他意味深长的告诉我:“妹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单只为我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因为这句话的背后隐藏着另一种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但我们却能用心体会——“希望”。

然而,此刻,他迟缓的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丝令人安心的笑容,但眼神之中早已失去了充满希望的光彩。

父亲走到宇浩的身旁,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似乎想开口为他打气,但父亲知道再激励的言语在即将失去双亲的致命打击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毫无意义。于是,父亲选择了沉默,独自一人走进了病房,留给宇浩一定的私人空间让他发泄心中压抑已久的伤痛。

我挨坐在宇浩的身旁,紧紧握住他的一只手,想安慰他,更想让他知道,我们也是他的家人,我们会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不会让他独自面对眼前的苦难。

“演出成功吗?”宇浩问我,似乎想以一个话题转移眼前的悲伤。

我点点头。

“是不是很尴尬,和一个自己明明喜欢却又不得不拒绝的男生同台演出。”

我诧异的看着他,怀疑一直呆在医院的他如何对我的感情状况了如指掌。

宇浩讪讪的一笑,解释道:“其实我也是昨晚听晓萱打电话告诉我的,她说你拒绝了荣泽的表白。”

突然间,我对晓萱泄露我的心事感到气愤,宇浩已经陷入极大的悲恸之中,我又怎能忍心让他为我而担心,毕竟现在的他才是最需要关心的那个人。

“为什么拒绝他,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宇浩看着我,语气带有一丝哀怨。不难看出他一直暗自期盼我能跟荣泽走到一起。多年以来,他与荣泽不单消除彼此间的误会,更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我们三人从小学开始就处在同一所学校,直到今天依然如此,这并不是巧合,而是因为无论中考、还是高考,我们每人都会提前商量,而宇浩更是为此费劲了艰辛,因为原本不上进的他只有努力的考出更优异的成绩才有把握与我们录取在同一所大学。这种友谊,反而鞭策他成为了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

我没有说话,既不想否认我喜欢荣泽的事实,也不想过多考虑拒绝他会对往后产生多大影响。生活就像多米诺骨牌,每一个看似微小的选择,可能都会对往后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只是现在的情感抉择,我不想也不愿去后悔。因为目前我的每次情感波动,都至少牵连着五个人:我、荣泽、我的“缘分”,晓萱,张瑶,现在又多了个宇浩。

“表哥,对不起。”

“怎么了?”

“前几天,张瑶找我了,说只要我接受荣泽,她就愿意跟你交往,但我却拒绝了她,所以.......”我低着头,为亲手毁掉了宇浩跟喜欢女生在一起的机会而内疚。

“妹妹,你不必自责,我一向都尊重你的选择。”宇浩安慰我,“更何况,如果喜欢的女生出自对别人的爱慕而跟我在一起,那么我宁可错过。而且,”他苦涩的笑了一下,“我现在也没心情理会自己感情上的问题,不是吗?”

是呀,面对母亲的病痛,他哪有时间顾及个人的情感。

“去看看她吧。”宇浩提醒我,即使努力回避,但该来的道别迟早会发生。

我走进病房,把他孤独的留在门外。

于洁曾告诉我,生活原本就不会一直处在自己的掌控中,意外的打击总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被动接受,努力做到“随遇而安”,这是生活的残酷面,她只是难过宇浩这么早就经历了这些。当然,她也刻意的回避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也曾失去自己的母亲,宇浩的心情我往往更能体会。

走进病房,于洁和爸爸守在姑妈的身旁,姑妈虚弱的躺在床褥,脸色苍白,身体消瘦,头发不断剥落,日渐稀疏。我们已经习惯了她的癌症,而她更是习以为常。生病的两年里,她习惯了经常接受周期性药物治疗和化学治疗,以及这些治疗对她的身体造成的影响。之前她从未抱怨命运的不公,即使丈夫的去世,她也没有,因为她要给孩子树立榜样,树立困苦后的自我坚强。然而,这次的感染还是蚕食了她的尊严,她时不时的自我哀叹。哀叹面对幸福,命运的反复无常,哀叹晴天过后的,那一声雷电交加的霹雳。在她饱受折磨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也痛苦至极。我很想帮她,却力不从心。

“你来了。”姑妈虚弱的冲我一笑,那一笑似乎用尽了她平生所有的力气。

“姑妈。”我走到她的身旁,紧紧握住她的手,努力抑制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不忍她的离去,更没做好她离去的准备,事实上这间屋内的每个人都做不到,做不到离别过后的永不相见。那一刻,我们之间亲密的过往,在此定格。

“别哭,我还没死呢。”姑妈开起玩笑,显得神采奕奕,她是那么开心,你甚至会相信她的癌症会自动痊愈,但我们都知道,她的内心比想象中的更加沉重。

“你们能出去下吗?我有话想对伊静说。”姑妈说。

父亲和于洁诧异的看着姑妈。

姑妈安然一笑,“事实上,我有话想单独对你们每个人说,出去一下好吗?我会一个个叫你们的。”

父亲看我一眼,领着于洁走出病房,姑妈伸手示意我坐在床沿。

她轻捏我的手背,“我听宇浩说,你拒绝了喜欢男孩子的表白,对吗?”

我没有说话,为宇浩泄露我的心事而气恼,现在这件事情有更多的人知道了,然而这份气恼还是随着姑妈每次虚弱的喘息声而烟消云散。在她的病痛面前,我个人的情感纠结真的算不了什么。

姑妈显然看穿了我的心思,解释道:“别怪罪你表哥,事实上是我先开口问他的,因为我想了解一下你在学校里的感情生活。”

“感情生活?”我微微蹙眉,不太理解。

“伊静,你年龄不小了,我怕你过早邂逅自己的那一份姻缘,会成为你往后情感生活的枷锁。”姑妈注视我的眼睛,“毕竟我曾经跟你遇到相同的情况,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是的,姑妈曾经跟我拥有相同的情况,我们都在未踏入青春期的年龄,过早的邂逅自己的那一份“姻缘”,一直以为“命中注定我爱你”是世上最浪漫的一句话,却发现“命中注定”背后隐藏的永远都是无能为力的那份悲凉。

“姑妈,有人说,平行线最可怕,永远都不会有交点。其实,相交线才最可怕,相交之后,注定越离越远。我的感情生活既像平行线,又像相交线。平行线,是因为我永远都在梦境中对望着那条直线,望着自己的‘缘分’,可现实中,他从来都意识不到我的存在,甚至此刻又爱上了别的女人。而相交线,是因为我在现实中也拥有自己喜欢的男生,可命中注定,他不是我生命里的唯一,我担心和他一旦有了交集,往后会越来越远。明知不能长久,又何必相爱。最后,估计连朋友都做不成。”我伤感的看着姑妈,犹如受到伤害的羔羊,等待着被他人解救。

姑妈迎视我的目光,淡然一笑,“伊静,我理解你此时的矛盾。但不意味着你要为了往后的缘分而舍弃近在咫尺的爱情,并不意味着走入你情感历程的每个男生都注定是你生命里的过客。虽然相交线一旦相交,注定会越离越远,但我更愿意把那相交的一点看成永恒,因为相交之后的距离不是爱恋别离,就是生死的难以逾越。它不在记忆深处,就在心灵谷底。重要的是,在投入任何一段感情之前,你愿意将真实的自己展露在他眼前吗?愿意真心为他付出吗?因为爱情原本就是双方都投入的精神状态。这应该是你首先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他最后是不是你的缘分,是不是与你携手一生的伴侣。”

“姑妈。”我紧握住她的手,她的话总是能触动人心,这更加深了我对她的依恋,不忍她的贸然离别。

“还有,”姑妈继续说,“至于你眼中的平行线,那个专属于你的缘分,你一定要做到对他的呵护,做到对他的理解,无论他经历了怎样的坎坷,怎么的波折,你都要帮助他,尽全力的去帮助他。虽然,缘分永远都拥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恰恰属于命运的范畴,它既是促成婚姻的基石,更是婚姻之前每段恋爱破灭的导火索,它既能带给恋人带来甜蜜,也能成为彼此精神的枷锁,但还是会有很多人把它看成信仰的寄托。因为失去对爱的信仰,我们失去的远比想象中的多。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你记住,爱情,无论结局是否完美,都会使你的生命得到完整。”

“谢谢你,姑妈。”我对她表示感谢。

她轻轻摩挲我的头发,虚弱的一笑,“伊静,你长得越来越像你母亲了,真希望我能看到你结婚时,穿婚纱的样子。不过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她轻咳了几声,随后叹了口气。

我没有说话,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我做不到自欺欺人。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守候现在,守候在她的身旁,把她告诉我的每一句话,牢牢的记在心底。

随后的一个小时内,姑妈把守候在门外的爸爸、于洁,还有宇浩一一的叫进屋内,面对面的进行单独谈话。每一个人在踏进病房之前,内心都无比沉重,然而每个人走出病房后,心中的那份哀痛都得到了一定的释怀,脸上悲伤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也许这就是姑妈要求单独谈话的目的,她不希望我们都沉浸在她离去的伤感,不希望我们陷入痛苦的泥沼而无法自拔。

当宇浩最后一个走出病房的时候,虽然内心还是被痛苦所压抑,但他的眼神还是恢复了一丝明亮,“妈妈说替我感到骄傲,我却不知道自己有何成就令她感到高兴和满足。”他失落的低头痛哭。

于洁紧紧的将他揽在怀中,告诉他,“在任何母亲的眼中,儿子的存在本身就足以令她感到骄傲。因为他永远都是她最爱的那个人。”她这么说,不单出于对宇浩的安慰,而是此时的她也是刚刚怀孕的母亲,她往往更能理解姑妈的感受。

在姑妈离世的那个夜晚,她并没有让我们守候在她的身旁,恳求我们都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希望我们再次探望她的时候,脸上挂着的是笑容而不是悲伤。但我们都知道,姑妈这样说,只是不忍道别,时间让她的心变得更加柔软,感情也变得更加真诚。

第二天清晨,当护士给姑妈房间中的百合换水(白色百合,曾装点她新婚的夜晚,也曾证明她爱情的纯洁,是她最喜欢的花),护士向往常一样,向她抱怨天气的寒冷和交通的堵塞,然而这次她却并没有听到姑妈的回应。她转过身,看到姑妈安静的躺在床上,脸上带着安祥的笑容,你甚至以为她正在做一个美梦,不忍心打扰。

“她走的非常安静。”医生这么告诉父亲。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