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随后的几天,天气阴郁,抬眼望去,只有乌云爬满灰暗的天空。宇浩将自己封闭在卧室之内,不跟我们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他需要独处的时间,独自舔舐母亲离世所带来的伤口,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等待有朝一日他能挣脱痛苦的牢笼。

一日三餐,于洁总是把他最爱吃的饭菜递在他的跟前,而他却不曾动过一次碗筷。渐渐的,我们担心他原本健壮的身体会就此垮下去。

出殡那天,宇浩第一次踏出卧室,将自己打扮的整整齐齐,他干净利落的落座在餐桌旁,如果不是他面容的憔悴,还有眼神散发出的那股忧伤,你甚至会认为他会像从前那样,时不时的开个玩笑来逗我们开心,这才是他原本的性格:热情而开朗。

我们看着他安静的嚼食,空气中一片沉寂,时钟的“滴答”声显得尤为响亮,而他也注意到了我们的目光,抬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就在我们等待他要用何种言语宣泄内心的痛楚时,他只是微微一笑,表示了一下早餐的可口。

他将这种情绪也带到了葬礼中,没有说话,没有痛哭流涕,只是安静的站在墓园某个角落,望着来来往往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他的这种表现,一度加重了我们的担心,害怕他会就此崩溃,隔壁的王叔甚至送给父亲一张心理医生的名片,表示长此以往,不如带他去咨询一下心理医生。

姑妈的坟墓挨靠在姑父的旁边,不足半米的距离,却跨越了十二年的光阴。直到下棺的那一刻,宇浩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自作坚强还是被悲伤的洪水所吞没,他颓然的跪倒在地,压抑已久的情感瞬间爆发,泪水汹涌而至,让他抑制不住的在众人眼前嚎啕大哭。那一刻,我们没有向前安慰;那一刻,我们也不懂得安慰。那一刻,我们是否应该明白,生死的难以逾越其实早已超越了时间的距离。

以前我不得不寄养在姑妈的家中,现在轮到了宇浩不得不搬住在我家的屋舍。起初,他确实感到不太适应,作为过来人的我更是能体会他的心情。但随后的几天,当他不经意间听到电视里的讲述的搞笑段子,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时间终究会平复过往的悲伤,会愈合心中那隐隐作痛的伤口。然而,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谎言,一种自欺欺人的表现。因为内心的伤口再怎么轻微,等到它愈合的那天,却仍然保留着他人眼中察觉不到的疤痕,更是刻骨铭心。

可是,时间从未停止它的脚步,忧伤仍在肆意蔓延。

那一天,我安静的坐在书桌前温习课本,作为请假中的最后夜晚,我必须比以往更加的勤奋才能弥补近日消沉所落下的功课,我知道表哥也在自己的房间付出了同样的努力,不为期末考试那鲜红的优异成绩,而是因为他需要忙碌的自己来转移眼前的悲痛。

起初,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晓萱再次拨通了我的电话,开机后的来电显示更是提醒我,这已经是第二十一次了。自打关机以来,晓萱似乎每隔数小时就拨通一次电话,她本不该如此,在我们两人和好如初之后,我已经将姑妈离世的事实告诉了她,她也明白我更需要独处的时间去释放心中的哀痛。在亲人离世的悲剧面前,任何事情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手机铃声仍然聒噪个不停,我不耐烦的接听电话,一边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换个铃声(至少旋律轻柔),一边暗自期盼真的有事发生,不然只会扰乱我独处的时间,让人得不偿失。

然而,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那阵啜泣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会为刚才“最好有事发生”的想法而懊悔。因为,当残酷的现实接二连三的发生,悲剧一次次的在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上演,我是否该明白,生存的意义不单是享受快乐更是忍受痛苦?

从过去的母亲,到现在的姑妈,再到如今的荣泽,人物在变,忧伤却依旧不停地被渲染,犹如白纸上的一滩墨迹。

事发在跨年晚会结束的夜晚,荣泽独自走路回家,遇到了抢劫女士皮包的歹徒,荣泽加以阻止,却在与歹徒的争斗中,不慎被他的匕首刺中了心脏。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棉服下的白色衬衣沾满了血渍,而他更是奄奄一息,无论主治医生做出多大的努力,结果还是徒劳无益。

“伊静,为什么手机一直关机,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吗?”晓萱一边抽泣,一边向我抱怨,“荣泽死了!他死了!”

通话中,晓萱的回答还漂浮在空气中,又沉重的落在了我的肩膀,回荡在我的脑海。

我没有说话,感到呼吸困难,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然后整个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伊静,你说话呀,随便说点什么。”晓萱恳求道。

我不知该说什么,何况我又能说什么?

脑海中闪过一个疑问:“如果事发当晚,我参加了跨年演出后的庆祝会,荣泽会不会跟我在一起?眼前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可生命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当悲伤袭来,自己的胃部却不断的在抽搐,令人恶心干呕。

我恍惚的站起身,却因四肢的瘫软而颓然跌倒,连同身边的椅子也一起倒地。

“哗”的一记声响。

听到动静后的晓萱不安的询问,“伊静,你还好吧,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没有回应,挂断了电话。

我踉跄的站在宇浩卧室的门口,发现他眉头紧锁的在温习功课,台灯所散发出的橘色光芒带来的不是温暖,而是冬日的悲凉。

我头脑昏沉的看着宇浩,就这样一直看着,直到他抬眼注意到了我的目光。

“妹妹?你怎么了?”宇浩讶异的看着我。

我走到宇浩的身旁,他注意到了我脸上的表情。

“妹妹,你哭了?”宇浩流露出担心的目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表哥,荣泽,荣泽,他………”我扑倒在宇浩的怀抱中,呜咽的有些说不出话,唯一让我保持清醒的是,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荣泽”的名字,似乎每多喊一声他的名字,就会让他听到,就能得到他的回应。

回到学校,总是不经意间走到他的教室门外,远远望着他留下的空位,发现他的书桌渐渐蒙上了一层灰尘,如果他还在的话,可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一向很爱干净。看着他的书桌,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往日如昨,仍然历历在目,那时也是在课间,他习惯安静的坐在书桌前看书,微微蹙眉,怡然自得的享受独处时的那份惬意,与周围喧闹的场景形成强烈的反差。

“得到的更需珍惜,失去的就留给回忆”。

可我不需要回忆,我需要的是他活生生的人,需要他站在我的面前,需要他不经意间冲我微笑,需要他轻轻触碰我的脸庞,情不自禁的牵住我的手。那一刻,时间都仿佛得到了定格。我信马由缰的回到自己的教室,为当初拒绝他的爱意而追悔莫及,如果答应了他,想必会出现另外一种结局,至少横亘在我们关系之间的不是生死的难以逾越,而是爱慕的长远,缘分的沉重。

“伊静,你还有脸来这儿!是你害死了荣泽!”荣泽葬礼那天,张瑶怒气冲冲的指责着我,“你就不该来这儿现眼!还有你,宇浩,现在荣泽死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以为这样就会让我接受你?休想!就凭你是伊静表哥的身份,这辈子都休想让我接受你!

我沉默的低着头。

宇浩则拉着我的手,选择离开,母亲的离世,已经让他跌入痛苦的深渊,现在又被喜欢的女生训斥,更是让他感到心碎。

在两人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万可走了过来,脸上挂满了悲伤。

“宇浩,我有一些话想跟伊静说,可以吗?”

宇浩没有说话,向前走去,留下我跟万可面对着彼此。

“伊静,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让你把家族隐藏的秘密告诉荣泽的话,说不定就能避免……”万可伤心的低着头。

“别那么说,万可,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

“没什么可是!”

一阵沉默。

“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我无奈的苦笑,“为了守护这份姻缘,我拒绝喜欢男生的表白,导致他现在的离世,而我的真命天子,所谓的缘分,却在为情自杀未遂后,又爱上了别的女人,爱上了一个名叫颜双双的女人!这才是我最难以容忍的!”说完,我失声痛哭。

万可紧紧的将我搂在怀中,连一向懂得安慰人的他,都不知该说什么。

鉴于我最近生活的萎靡与颓废,身体更是日渐消瘦,父亲打算再给我请个长假,好生照顾,直等到新学期的开始。他以为时间终究会化解我心中的哀痛,可多年来,即使再婚,父亲都做不到舍弃对母亲生前的怀念,那我又怎能在短暂的假期中割舍我与荣泽亲密无间的过往?我拒绝了父亲的好意,还是想尽可能多呆在校园,因为那里总能勾起我与荣泽往日的回忆。在那里,他向我表达了爱意;在那里,我残忍的选择拒绝;在那里,我回想起他曾告诉我的那句话,他说,无论我们是否走到一起,他都希望我能收获幸福。

可他并不知道,他的贸然离别留给我的不仅是残忍的现实,更是剥夺了我原本期盼已久的幸福。

因为,在和姑妈的谈话过后,我已经做好了接受他的准备,我是那么渴望跟他在一起!

浑浑噩噩的参加完期末考试,意味着假期的到来,新春更会如期而至,可我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致,姑妈的病逝,荣泽的意外离别,每一件事都足以令我感到心碎,只是暗自期盼,寒冷的冬天早日结束,当万物复苏的春季来临,花儿都懂得了绽放,阳光更带来了温暖,而我的人生是否可以告别悲伤,重新开始?

离校之际,晓萱安慰性的给了我一个拥抱,没有言语,却异常的抚慰人心。多年来,晓萱只喜欢两个男生,却都因为我的存在,而不愿接受她。你看,我总是那么的多余,总是不经意间给身边最亲密的人带来情感上的伤害。

为了更好的告别过往,告别亲人离世的悲伤,父亲决定动员全家进行一次大扫除,以迎接新春的来临,迎接新一年的开始。

就在我为此忙碌的收拾房间之际,偶然间在满堆的学习资料底下,发现了那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荣泽最喜欢的小说。在遭受我拒绝后的当天下午,他将此书送给了我,可我却因姑妈生前的病痛而无暇顾及。

现在,他们都离开了我。

当我翻开小说的第一页,一条条勾勒的横线,让我再次看到了他过往的习惯,喜欢对书中喜欢的句子做出标记,密密麻麻的,犹如我纷乱的思绪。

我叹了口气,满含泪水的将它放在书柜,也许命运使然,书本里竟不自觉的掉落出一个白色的信封,悄无声息的落在地面,犹如困苦背后的乍然惊喜,悲伤过后的那份告别。

我弯腰将它捡起,信封上赫然写着“写给伊静”四个大字,我小心翼翼的撕开信封,荣泽清秀的字迹将我带回了过往,带到了两人之间的第一次相遇。

“十岁那年,你第一次走入我的生活,当你踏入教室,一个人站在讲台的时候,我傻傻的看着你,内心涌起异样的感觉,你的出现是我的夙命,让我始料未及;坐在同一间教室,总是不经意的看你一眼,单是一眼,却从不懂的言语上的招呼,那时暗骂自己的愚笨,从一开始就不懂得落落大方的出现在你的跟前,你的出现惊扰了我妄图孤独的生活,让我第一次对一个女生产生了依恋。命运就是让人如此的不期而至,当你和父亲站在我家的客厅,即使刻意在你跟前表现出镇定与冷漠,你的出现还是激起我内心的慌乱,你就是拥有如此摄人心魄的美丽,哪怕你我呆在一间书房,手里的书本都无法平息一种令人心颤的亲切,一种温暖与痛苦参半的悸动。如果不是你无意间打碎了我家的花瓶,手指鲜血直流的低着头,我想我会永远的疏远你,因为你的存在瓦解了我的孤僻与高傲,让我的成长轨迹朝向了不同以往的方向。从你我之间的第一次交谈,我就幻想过一千一万次应该出现在的场合,在那里,我得以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你,在那里,空气仿佛都得到了凝固,而你的笑容更是成为我人生最温暖的记忆。面对你我的感情,我猜中了开头,努力得到了你的喜欢,却没有猜出结尾,失望的遭受你的拒绝。在此,我并没有对你产生抱怨,事实上我应该感谢你的出现,因为有你,我第一次体验到了爱情的喜悦,也品尝到失恋的痛楚,你的存在,带给我生命的完整。”

原来,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荣泽就喜欢上了我;原来,两人间的乍然相遇,他的内心表现的比我还激动;原来,蓦然回首,当初的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淌而日益模糊,反而因为内心的沉痛,变得记忆犹新。原来,就像姑妈告诉我的,相交后的距离,不是爱恋别离,就是生死的难以逾越,它不在记忆深处,就在心灵的谷底。

过往回忆的甜美,如今境遇的暗淡,让我失声痛哭,那一刻,我是否该对你——我的“缘分”,产生怨恨?因为,命运的不可抗拒性永远隐藏着一丝浪漫,找到那丝浪漫就等于找到自己的“缘分”,可“缘分”身后的命中注定不也意味着无能为力的悲哀吗?悲哀到要舍弃一段近在咫尺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结束。

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也不出现你的跟前,你的过往虽增添给我感动,但现在最多的只能是我对你的怨恨!你的存在,瓦解了我原本期望的幸福。你的存在,让我失去了对爱情的渴慕。我要反抗,反抗的不单是你,更是反抗你我之间命中注定的“缘分”,反抗命运不可抗拒性背后隐藏的那份悲凉!

我选择了跟你有过往的女生同样的道路,对你自身的存在产生厌烦,而我更是将这种厌烦发展到了憎恨的地步!

即使在梦境中,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可我能做到吗?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