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一个发卡,一次初吻,让我邂逅自己的那一份姻缘,在一个不懂爱的年龄努力去爱不知道我存在的那个人(我的缘),是命运,也是不得不肩负的责任;在一个懂得爱的年龄去拒绝我爱的那个人(荣泽),是心痛,也是不得不忍心做出的选择;在一个不能去爱的年龄又遇上爱我的那个人(万可),是幸福,也是甜蜜的苦恼。

可悲的是:无论,我努力去爱的人,还是我爱的人,亦或是爱我的那个人,都爱上了不属于他的那个人;不管,我怎样的小心翼翼,怎样的煞费苦心,情感上的波动总是不经意间伤害身边的另一个人。

“我用真心待你,但不执著于你,活在缘中,而非关系里。烦恼的人活在关系里,自在的人活在缘分中。有缘时则惜缘,全然投入,不计较、不抱怨;无缘时则放下,淡然一笑,不强求,不后悔;缘起,在人群中,我看见你。缘灭,我看见你,在人群中………”

可爱情里的千回百转,缠绕执拗,真的岂能用“随缘”就轻易概括?

清晨,当我走出家门口的时候,我想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昨晚你睡得还好吗?”他冲我露出微笑,面容憔悴,好像一夜未睡的样子。?

我点点头,“还好。”

“快八点了。”他看着腕表,“我送你回学校吧。”

“其实,你没必要对我…….”

“走吧。”他打开车门。

我叹了口气,坐进汽车。

“昨晚张瑶找你了?”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你怎么知道这事?”我打量着他。

他没有回答。

“昨晚你送我回家之后,是不是没有回去?”我又问。

他还是沉默。

我注视着他憔悴的面孔,既感动又心疼。

“万可,你为什么喜欢我?”这是多年以来,萦绕我心中已久的问题,要知道凭借他俊朗的外表,还有沉稳的气质,从不缺乏爱慕他的女生,他没必要为我付出那么多,何况他也清楚我们两人之间没有结果。

“伊静,喜欢你的理由有很多,你觉得单凭一句话就能简单的概括吗?”万可露出微笑。

我的脸红了。

他的笑容却更深了。

“但归根到底,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他说,“就像你命中注定要跟梦中出现的男孩携手一生,我也命中注定深爱着你,一切就是那么简单,没那么复杂可言。”

也许,这就是万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会把任何一件事情想象的过于复杂。他可以因为对我的一句喜欢,独自一人千里迢迢的从上海来到北京,也可以因为对我的一句喜欢,在北京一呆就是整整十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属于感情用事的那类人,事实上他做任何一件事都有自己的思考与判断,家境的富裕并没有成为他挥霍的资本,反而培养了他独立自主的能力,从十二岁那一年开始,他就没有问父母伸手要过一分钱,也使得他总是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让父母放心他一人留在北京的生活。

“可是你真的不在乎吗?”我问他,“不在乎我心里既喜欢着一个男生,又注定跟另一个男生在一起?”

“说不在乎是假的。”万可回应,“但就像我昨晚告诉你的,如果我享受的是喜欢你的过程那就另当别论。所以…….”他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你喜欢谁,跟谁在一起,对我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眼眶泛泪,感动的说不出话。

“你还没告诉我,昨晚张瑶为什么找你呢?她是不是找你麻烦了?”此刻,前面的路口亮起红灯,万可将汽车停了下来。

我摇了摇头,将昨晚张瑶找我的经过告诉他。

“没想到,张瑶那么喜欢荣泽。”万可感慨。

“是呀,我也没想到。”我惭愧的低着头,然后问他,“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把家族的秘密告诉荣泽,说不定就能让他早点对我死心,主动跟张瑶和好,我不想让他因为我错过那么喜欢他的女生。”

“可你觉得他会相信吗?”万可问我,“要知道,如果不是你主动拒绝荣泽表白的话,拒绝喜欢的男生,一开始我都不会相信。何况,就算他相信了,你觉得他真的愿意跟张瑶重新开始吗?还有,张瑶也愿意接受他吗?”

我不知怎么回答,显然看待问题万可比我更透彻。

“伊静,就像张瑶承认的那样,从一开始荣泽就不喜欢她,所以两人分手是迟早的事,你没必要看成是你的过错。”他安慰我。

“所以,还是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安静一会儿吧。如果有缘,他们自然会重新走到一起,如果无缘,你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说不定还适得其反。”

我点点头,说的没错,时间就是愈合伤痛最好的良方,我没必要现在给荣泽的心里添堵,至于将来的结局,我能做的只有随遇而安。

很快,红灯变绿灯,万可驱车驶过对面的马路,然后停在了学校门口。

“要不要我陪你进去?”他问我。

“你不怕上班迟到吗?”我问他。之前我已经说了,万可跟其他富二代最大的区别,就是从小就养成独立自主的习惯,从十二岁那年开始,他就已经学会赚钱养活自己。过去几年,为了支付每年高昂的大学学费,他更是在忙碌的学业之余,抽空在一家高档酒店当起了厨师帮徒,我不想耽误他上班时间。

“没事。”他看了眼腕表,“离上班的时间还早着呢。”

显然,短短两天时间,关于我拒绝荣泽的传闻就已经不胫而走,愈演愈烈,成为全校最热门的话题,因为就在万可陪我踏进校园的一路上,我注意到不少女生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远处不时传来她们的窃窃私语声:

“知道吗?荣泽跟张瑶分手就是她导致的。”

“是她?可她不像那种人啊。”

“这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女生看起来温柔贤淑,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放荡,不是吗?专门要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只是可怜了张瑶那么好的女孩子,连荣泽这样有品行的男生,都抵抗不了小三的诱惑。”

“是呀,可怜了张瑶。”

万可脸色温怒的向前走去,准备当面跟她们理论,可我却牢牢拉住他的一只手,告诉他:“我没必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事实上,我早就预料到今天这种局面的出现,作为全校有名的公众人物,荣泽的一言一行都成为众多女生瞩目的焦点,也因为张瑶是他的初恋,让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希望他们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步入婚姻的殿堂。现在,因为我导致荣泽跟张瑶分手,自然把我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万众唾弃、千夫所指的对象。

“伊静。”万可双手搭在我的肩膀,目光真诚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不管怎样,请你相信,我一直都站在你这一边。”

“谢谢你。”我说,“我进教室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上班吧。”

“好。”

等我跟万可挥手告别,发现晓萱站在教室门外的不远处,欢笑的跟身边几个女孩闲聊。我顿了顿,露出微笑,想跟她打个招呼,可她却低着头,刻意回避我的出现。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连我最要好的朋友都对我置之不理了。

我伤心的坐在教室僻静的角落,目力所及无不是对我展开议论的学生,就在我为此感到心烦意乱之际,一个男生突然闯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身后也尾随着一群人,他们都张望着朝着我的方向看去。

“你好,伊静。”他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没有理他。

“听说你拒绝了荣泽的表白。”

我还是沉默。

“这样也好,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依然没有开口。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哑巴了?”他的态度突然蛮横起来。

“不是哑巴,而是我不想搭理你。”我不耐烦的说,希望他快快离开,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他咧嘴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脾气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差。”

“怎么了,王鹏?”我怒视着他,“难道你也想指责我的不是?”

“我可狠不下心,我爱你都还来不及呢。”他笑着冲我眨了眨眼。

我翻了个白眼,说,“王鹏,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耍嘴皮子,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赶快走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好吗?”

“老实说,我可真有事来找你。”说着,他将手里的那束玫瑰递到我面前,“还记得吗?上高中的时候,我曾拿着999朵玫瑰对你表白,那时你没有接受,我以为是你喜欢荣泽的原因,现在看来显然是我高估了他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所以你就打算故技重施,再次对我展开追求,对吗?如果真的如此,我劝你还是别枉费心机了,之前我就跟你说了,我不喜欢你。还有,我也讨厌玫瑰!”

“可要是钻戒呢?你喜不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精致的礼盒,露出一枚钻戒,说:“伊静,我来这儿可不仅是为了追求你。”

“那就好。”

“而是直接向你求婚。”

“求婚!?”我一脸惊愕,“王鹏,过去我都不想成为你的女朋友,你觉得现在我会答应你的求婚吗?凭什么?就凭你手里的这枚钻戒?”

“伊静,你应该清楚你目前的处境。”他用近乎威胁的语气说,“现在整所大学都对你议论纷纷,把你说成玩弄荣泽感情的第三者。就在刚才我还看到,连你身边最要好的朋友都对你避而远之。除了我之外,你觉得谁还愿意站在你这一边?别告诉我,是万可,他只不过是个厨子,他帮不了你什么,只有我能帮你摆平困境,不是吗?”

“怎么帮我?”?

“只要嫁给我不就得了,你应该清楚我爸在北京的权势,只要你嫁给我,往后没人敢对你指三道四。”

“哦,对了,我忘了,你是官二代。”我语带讽刺。

可他却沾沾自喜,“现在记得也不晚。”

“你走吧,往后别在我面前出现了。”

“怎么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难道说那么多,你看不出我真心喜欢你吗?”

“王鹏,不对,应该是王少爷。”我长吁一口气,努力压抑心头的怒火,“如果你以为我现在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就让你看到了追求我的可趁之机,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你还是早点死心吧,不然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还有,我要求你喜欢我了吗?你怎么就确定你是真心喜欢我,而不是渴望占有我呢?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如果你不走,那我走了。”

“你觉得我还会像以往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受你的拒绝吗?”他强拽着我的胳膊不让离开,然后冷酷的扫视着跟前的每一个学生,他们都看着我们,等待着一场男生求爱但被拒绝的好戏上演,更别提两个当事人,一个是众人口中的官二代,一个则是他们眼中的第三者了。

“至于你说我不喜欢你,”他接着说,“那你告诉我,就你目前的处境,谁愿意喜欢你?”

“别告诉我是他。”最终,他松开了手。

我转过身,看到万可气喘吁吁的站在教室门口。

“我说万可,你不在酒店里给客人端茶倒水,跑这儿来干什么?”王鹏露出轻蔑的目光。

“那你来这儿干什么?”万可反问他一句,然后朝我们走来,说:“王鹏,过去伊静已经说不喜欢你了,你现在还对她纠缠不放,你就这么不识趣吗?”?

“识趣?”王鹏冷笑,“万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儿还不是跟我抱有同样的目的,趁着伊静主动拒绝荣泽的表白,就想借机对她展开追求,将她占为已有,不是吗?怎么,过去咱俩同时因为荣泽的存在而遭受伊静的拒绝,现在你打算跟我一起竞争吗?”

“没人打算跟你一起竞争,你是再说你自己吧。”

“我自己?你敢说你不喜欢伊静?不想跟她在一起?”

“我只希望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哪怕不跟我在一起。”

“说的真好听,可你做的到吗?”?

“我在努力。”万可说,眼角闪现一丝的忧伤,让我内心充满歉意,我知道,同样爱上注定不能在一起的那个人,但比起我所爱的男生也喜欢我,他喜欢的女生心里却装着别人,这种心情明显比我更加痛苦。

与此同时,同样是过去追求我的两个男生,万可执意要带我离开,王鹏却伸手加以阻拦,显然他难以忍受再次被同一个女生拒绝后,还要看着她被另一个男生带走,更何况这个男生也是他过往的情敌之人。

而教室内外更是站满了看热闹的学生,相比一个女生拆散他人恋情的传闻,亲眼目睹两个男生为她争锋相对的情景,让他们又可以针对这个女生的情感生活展开更多的议论,只不过就在两人僵持不下,周围人期待冲突进一步升级,而我更是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女生却奋力的挤过簇拥的人群,坚定的朝我跑来。

“伊静,你还好吧。”她问我。

“王倩,你怎么来了?”我诧异的看着她。

“我来当然是为了看看你喽。”她浅浅的一笑,“只不过,没想到你现在被这么令人作呕的对象纠缠着不放。”说完,她瞪了王鹏一眼,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顺便一提,王倩是王鹏的亲生妹妹,只不过两人的关系却颇为微妙,由于父母早期的离异,

使得这对兄妹不得不做出选择——选择跟谁一起生活。不愿失去官二代身份的王鹏自然跟随自己的父亲,而念及情感的王倩则决定跟随自己的母亲,然而父母之间势同水火的关系,还是不经意间让这对兄妹产生了隔阂。

“他们的父母为何离婚?”我曾问晓萱。

“出轨。”

“出轨?”

“是的,双方都出轨,所以没有人处于正确的一方,但却认为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面对王倩的冷眼相待,王鹏尴尬的别过脸。

虽然,顶着官二代的身份,让他任谁都不放在眼里,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姿态,但唯独在亲生妹妹面前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脾气。所以,当王倩提出要我跟万可陪她去操场散步的时候,他知道这是她故意让我摆脱他的办法,却没有加以阻止,而是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三人离去。

“伊静,最近几天我怎么一直没见到宇浩?他干嘛去了?”刚走出教室门口,王倩就开口问我。

“宇浩他….”我停顿了一下,说:“他啊,他最近感冒,一直在家躺着休息呢。”

“是这样吗?”她怀疑。

“那还能是哪样?我有必要骗你吗?”

“好吧。”她讪讪的一笑,似乎对自己的担忧感到不好意思。

可实际情况却是,王倩的担忧早已成为现实。

最近,宇浩一直留在医院照顾身患重病的姑妈,只不过除去必要的亲人外,他没有将此事告诉任何人,一方面是他不希望有人为此感到担心,一方面是他需要一定的私人空间释放内心的伤痛,对此他让我也守口如瓶。

当然,我们每个人也都清楚,王倩喜欢着宇浩,只不过宇浩的心里却喜欢着张瑶,而张瑶又喜欢着荣泽。就这样,每个人的心里都存在着喜欢的那个人,可喜欢的人的心里又装着另一个人,在没有两情相悦的情感关系里,乐此不疲的坚持着自己的一厢情愿。

“好了,我任务已经完成了。”来到教学楼外,王倩顿时松了口气,“我走了,你们好好聊吧。”说完,她笑嘻嘻的对我摆了个再见的手势,然后跑开,留下我跟万可面对着彼此。

“任务?”我琢磨,“这么说万可,是你把王倩叫来的,对吗?”

他点了点头。

“可你怎么知道王鹏来找我,你不是上班去了吗?”?

“是晓萱专门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的。”万可解释。

“晓萱?”我想起刚才在教室门口她对我视而不见的样子。?

“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背地里其实挺关心你的。”

“那我真应该好好谢谢她。”我露出微笑,同时心怀感激的看着万可,说:“当然最感谢的人是你,谢谢你,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

万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还是赶紧上班去吧,不然你就真的要迟到了。”我叮嘱他。

“没事,我已经请假了。”

“请假?”

他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说,“反正今天我也不想上班,你就当陪我一起在学校散散心喽。”

告别昨日的雪夜,校园的路上早已积攒了厚厚的一层雪,在阳光下发出刺目的白光,也让冷冽的空气变得更加寒冷。所以当我们路过一家奶茶店的时候,万可问我要不要进去喝杯奶茶取取暖,可我却陷入犹豫,因为奶茶店内熙熙攘攘,几乎座无虚席,而我一旦走进,势必又要遭受他们批评的目光,还有言语上的谩骂,我早已成为众人抨击的对象。

万可察觉到我脸上的担忧,说,“要不你先在外面等会儿,我进去买完就出来。”

我点点头,看着他走进店内。

就在我站在门口的不远处等待他的时候,一只手突然落入我的肩膀,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身,看到一张陌生女孩的脸,她神色匆匆的对我说:”跟我走!荣泽要见你!”

“荣泽?”

“是的。”

“可我......”

“快点!没时间了!”

其实,我早该猜到这是一场骗局,荣泽再怎么想见我,也不至于让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领我过去,可迫切想见他的渴望还是压倒我的理智。我望了一眼万可排队的身影,叹气的说了声:“好吧。”然后任由着她把我领到操场附近的废弃锅炉房——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荣泽呢?”我问她。

“荣泽?”她冷笑,“你都伤害了他,觉得他会找你吗?”

说完,她吹起一个响亮的口号,从不远处的锅炉底下走出三个女生,看样子她们隐藏已久。

“小玉,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害我们等了那么久。”一个女生抱怨。

“她身边一直跟着个男生,实在让我没辙。”小玉解释,“不过既然她已经来了,姐妹们,你们说,我们是应该打她的脸,还是打她的头。”

“长得那么漂亮,打她的脸实在不忍心呢。”第二个女生说。

“什么打脸、打头的!我都忍了那么久,都打!”第三个女生说。

言罢,她们四人怒气冲冲的向我靠近,将我围堵起来,而我只能乖乖的将后背抵靠在墙壁上,双手握拳,露出毫不惧怕的样子。然而最终,我却紧闭着双眼,放弃了抵抗,这原本就该是我接受的惩罚,不是吗?我已经给太多人带来了伤害,无论喜欢我的人,还是我喜欢的人,甚至包括喜欢他们的人,如果一次殴打,能够缓解我内心的哀痛,还有压抑已久的负罪感,那么……….“你们在这儿干什么!”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面露惊色,甚至连我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因为缓步朝这儿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迫切想见的——荣泽!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