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张瑶的朋友,是她让你们这么做的?”荣泽打量着跟前的四个女生,问道。

“荣泽,你可以跟张瑶分手,但绝不能怀疑她的人品?”小玉辩解,“你觉得张瑶是那种人吗?我们只不过拗不过这口气,她哪一点比张瑶好了,值得你为她分手?最近几天,你知道张瑶有多伤心,多憔悴吗?”

“我承认自己对不起张瑶。”

荣泽惭愧的低着头。

“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们,我跟张瑶分手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直以来我就没喜欢她。所以,如果你们有什么怨气,就尽管对我发泄好了,没必要三五成群的将一个女孩围堵起来。”

一阵沉默。

每个人都一言不发。

荣泽继续说:“总之,我很感谢你们对张瑶的关心,但我会妥善的处理好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如果没其他什么事,你们就请回吧。”

“荣泽,你还会跟张瑶在一起吗?”当她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小玉回头问他。

“感情上的事情不能勉强。”荣泽平静的说。

“你还好吗?”等她们走后,荣泽问我。

“还好,谢谢你。”我说。

“谢我什么,是我对不起你在先,如果不是因为我就不会导致你今天这种局面,是我伤害了你。”

“别那么说,是我不好,我不该……”

不该让你喜欢我。

“荣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开口问他。

荣泽苦涩的笑了一下,让我顿时明白,原来即使遭受了我的拒绝,他依然默默留意我的动态,所以才会及时出现解救陷入困境的我。

就这样,我们静静地站着,看着彼此,什么话也不敢说,生怕一言不语会给对方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曾经我们的相处那么无拘无束,如今却充满尴尬,一切都变了。

回忆纷至沓来,仿佛将我带到了从前,带到了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遇,那时我是刚刚转入新校的女生,得知自己的姻缘,他则安静的坐在教室的窗前,再三思忖,最终决定接受多年来张瑶对他的表白。

“我的梦想,是成为让人敬仰的妻子。”当作为新生的我站在讲台,被老师询问梦想的时候,我的回答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一张张童真的脸上挂满了讽刺的笑容,对此我并不感到讶然,事实上我早知会有这种结果,可即使如此,我依然没有打消诉说的念头,“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要证明,证明自己即使是个女孩,男人能做的事我依然能做好,甚至比他们更加优秀!我要改变男人对女人的看法!”我声音洪亮,甚至可以说是大声呼喊,我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激动,也许是对于早已邂逅姻缘的我而言,过于渴望自己的梦想得到他人的认同,也许是那一刻,我就已经意识到,要想达到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你必须学会忍受孤独与嘲笑。

我强忍着眼泪,就在自己的意志即将崩溃的时候,一双手轻柔的落在了我的肩膀,我回头望着老师目光温柔的看着我,嘴角含起一抹微笑,她问我,“你知道为了实现这个梦想,除去自身的努力外,你还需要什么吗?”

?

“孤独。”我回答,“他人无法忍受的孤独。”

“事实上我想说的是理解。”她再次露出微笑,笑容的背后就是对我最大的理解与鼓舞,“你的梦想并不平凡,伊静。我不知道往后你会遭遇怎样的坎坷,但请你敞开心扉,等待那个理解你的人,好吗?记住,无论怎样,都不要把自己孤独的锁在内心的幽暗处。”

?

我点点头,但不理解,等我走下讲台,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他转头冲我微微一笑,我也回以笑容,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对望,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他就是理解我,可以让我敞开心扉的人。

也许,每个女孩的生命当中都会遇见这样一位干净、帅气的男生,当她袒露自己的梦想而被周围人嘲笑的时候,他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露出理解的笑容,让她心存感激;当班里的学生遭受身边男孩的欺辱而落泪的时候,他会义无反顾的打抱不平,正气凛然的样子,令她刮目相看;当课后的同学聚在一起嬉闹的时候,他却安静的坐在窗前,翻阅着手中的书籍,与周围喧嚣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反差,更何况他手里的书也曾是她的最爱;当她与他的目光不期而遇,她慌张的低下头,他却微微一笑,笑容纯净的样子让她心醉神迷,内心更是泛起层层涟漪,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我就已经被这个叫做“荣泽”的男生深深吸引,不过热心肠的同桌(晓萱)还是好心提醒我,作为全校有名的“冰王子”,荣泽身边没有任何朋友,也不配成为他的朋友,然而他看似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我想那是因为他喜欢甚至享受那种孤独,因为真正的孤独,并不是对自身命运的自哀自怜,而是默默的去承受成长本该付出的代价。

每一所学校都存在传奇,如果说俊美的富家公子——荣泽作为大众女生暗恋的对象,而成为传奇之一的话,那我的表哥宇浩被冠以“校园第一恶霸”而位列其中,就着实令我费解,更让人难堪的是,表哥居然跟荣泽发生殴斗,至于原因,不过是荣泽为被欺负的同学伸张正义的时候,得罪了他手底下的“小弟”,表哥与荣泽之间敌对的关系,浇灭了我期盼跟他成为朋友的热情,也让我背负着“恶霸之妹”的名声,交际圈也由此变得异常狭窄,直到数月后,父亲忙完事业,风尘仆仆的看望我,这才给我认识荣泽提供了契机,因为我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带我去探望的朋友会是荣泽的父亲。

也许,碍于我跟宇浩是表兄妹的原因,当我被父亲打发在书房,跟荣泽呆在一件屋内,没有同学间的寒暄,甚至连理会我的眼神都没有,他向以往那样安静的坐在窗前,翻阅手中的书籍,而我只能无所事事的在房间踱步,思忖着父亲何时带我回家,毕竟自己不太喜欢被人视作空气的感觉,谁知一个不小心碰倒了书桌上的花瓶,只听“哗”的一记声响,花瓶掉落地板,碎了一地。

荣泽抬头看着我,我尴尬的红起脸,低着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弯腰试图拾取花瓶的碎片,手指却被碎片划破,流出鲜血,我满脸通红,不知如何面对此时的突发事件。

“你没事吧。”荣泽合上书,将它放在书桌,走到我的跟前,这是第一次他主动跟我说话,只不过事发的原因倒是令我尴尬不已。

“我没事,只是花瓶碎了。”我惭愧的低着头。

荣泽看了我一眼还在流血的手指,用满怀关心的语气说,”碎了就碎了,可你手指流血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拿创可贴。“

“不用了。”

“不用怎么行,还在流血呢。你跟我来。”荣泽拉着我的胳膊,把我领到厨房的水槽,帮我清理伤口,贴上创可贴,简单的动作却显得异常贴心。

“谢谢你。”我发自内心的表示感谢。

“客气什么,伊静。“他回应一句。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感到意外。

“开学第一天班里就迎来那么漂亮的女生,想不知道都很难吧。”荣泽笑着回答。

我害羞的红起脸。

也就从那一晚开始,我们两人之间开始了第一次的交流。

渐渐的,我发现荣泽是一个很容易相处的对象,言语随和,还不时风趣、幽默一把,跟女生眼中“冰王子”的形象相差甚远。

在父亲开车回家的路途上,我望着手指上的创可贴,脸上挂满了愉悦的笑容。

“你笑什么?”父亲不解的看着我。

“没什么。”我不想解释,何况女孩的心思,父亲未必了解。

我一直都很好奇,如果我不是无意打碎了花瓶,荣泽会不会跟我搭话,想来他是不会的,因为“冷若冰霜”就是最好的词汇来形容他。然而他细心的举动还是让我相信,即使他安然惬意的享受自己的孤独,但他还是迫切的需要一个可以理解他的朋友,两人不必言语太多,只需挂念着对方,就像翱翔的小鸟也需要找到自己的同伴。

然而,随着我跟荣泽的关系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却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用“朋友”加以形容,彼此心知肚明的喜欢上了对方,却又不敢往前更进一步,毕竟我从小就受制于一段姻缘的束缚,而他也早已成为了别人的男友,直到多年以后,张瑶、万可两个喜欢我们的人同时出现,这才打破两人之间关系的平衡,那时他以为我对他的刻意疏远是因为他隐藏着自己的情感关系,而万可对我的疯狂追求更是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这才断然跟张瑶分手,主动对我表达爱意,却不知我真正拒绝他的原因不仅是不愿伤害对他一往情深的女生,而是即使接受了他,但两人之间没有结局的爱情,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伤害,更何况那时我的缘分因为感情受伤而自杀未遂,我又怎能在他人生跌入低谷之际,对他弃之不顾,坦然接受别人的爱慕之情呢?

“伊静,你上哪儿了,我一直都找不到你!”这时,万可气喘吁吁的从不远处跑来,打断了我的思绪,“荣泽,你也在这儿?”

万可看着他。

我却看着他们两个,三人站成一条直线,一个是相爱的人,一个是深爱我的人,却命中注定不是属于我的爱人。

荣泽点了点头,说:伊静,无论怎样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我怔住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以为.......

然后,他走到万可的跟前,说:“好好照顾她。”

说完,他黯然神伤的独自离开。

“伊静,荣泽什么意思,他不会以为咱俩........”

“这样也好,”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能够让他早日忘掉我,告别失恋的伤痛,那就让他误会好了。”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